历史上最别出心裁的大总统选举,曹锟是如何选上大总统的

原标题:历史上最别出心裁的大总统选举,曹锟是如何选上大总统的

一九二三年九月二日,山东省长熊炳琦、内务总长高凌霨、交通总长吴毓麟、司法总长程克、烟酒署督办王毓芝、京兆尹刘梦庚、直隶省议会议长边守靖,联名在甘石桥议员俱乐部设宴招待众议员们。针对议员们最关心的问题,进行一下沟通。

熊炳琦心知肚明,此时没人再去关心什么“先宪后选”的问题了。这些囊中羞涩的议员们,只惦念着一个问题,就是“先付后选”,即先把钱付上,然后把填好的选票交出去。这是再公平不过的了。

可保派的政客们却不这样想,如果把钱付出去,得不到这个议员的投票怎么办。有的议员也说出了他们的顾虑,票投完了,得不到付款有怎么办呢。这可是关乎“钱”的问题,马乎不得的。

有个议员就提出一个建议来,即然票价五千元,不妨先付上三成一千五百元。保派又提出一个法定人数(须583人以上)的问题,必须够法定人数才能照办。不然的话,不够法定人数,选举不能够进行。钱不是白仍了。

有的议员说宁愿要个官来当,不要钱。

因为在协商环节,可以提些要求的。

九月八日,保派又规定,大选出席费另加二百元,带病出席者外加二百。至九月十日召开一次预备会,出席者431人,吴景濂议长愁得眉头都难舒展了。

九月十一日,熊炳琦等人在外交大楼联名宴请议员,并提出,提高出席费到五百元。

十二日为正式选举的日子,直系出动大批军警在众议院门前,架起帐棚,并派人到东、西两站,阻止有议员出京。并让市民门前挂起国旗,庆祝选出新总统。岂料,选举会场发生了争吵,一时间越吵越凶。怕事的议员纷纷离场。军警们拦下张三,跑了李四。拦下马五,走了邹六。一哄,散了。

坐镇在保定,焦急地等结果的曹锟听闻后,气得五臓六腹直哆嗦,颤颤巍巍被人扶着,就听他传来话说,“我不管,我只当总统”。

于是就有人传“老帅”的话,务必在十月十日,坐在总统的交椅上。

九月十四日,直隶省长王承斌来到北京,这些津、保政客们自觉办事不利,心甘情愿,又将一切事物交与王承斌去办理。

王承斌向议员们提出,大选和公布宪法同时并举。紧接着又告诉议员们。选举前发给每票5000元支票,选举后就可持票兑现。

有人怀疑直系没有那么多的钱来过后付帐。王承斌请他们派代表到天津直隶省银行查看。又有人担心地方银行将来拒付。要求将这笔钱移存到外国银行。

九月二十三日在京议员己经达到六百人以上。于是就向议员们分发支票。

有的议员们好不容易把支票攥到手里,心里依然扑通、扑通直打鼓。因为终归还不是“现大洋”让人踏实,就和身边的议员们说,“如果总统选出来以后,他生生地不给钱怎么办。难道与他们打官司不成?”当然也会有心胸大煞的议员。这些议员们讲,曹锟当上总统后,也还是要与国会打交道的。他赖帐对他也不会有好处。

不管怎么说,总归是有放心不下的。

十月五日,选举会开始了。

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下午一点二十分,总算等到593人。于是投票,唱票。下午四点,结果出来了:曹锟480票,当选为总统。另有十二张是废票。

接下来就要迎新总统来京就职。曹老三可算是遂了心愿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