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四大名著作者吃饭,有哪些注意事项

原标题:请四大名著作者吃饭,有哪些注意事项

《三国演义》:吃的是权谋

请罗贯中吃饭,毫无压力。读《三国演义》很容易感受到,他对吃没什么兴趣,小说里对吃也很少有具体描写。

刘备和张飞相遇,到小酒馆里喝酒,然后遇到了关羽。这场戏里,下酒菜是不提的。汝南袁氏四世三公,自然是锦衣玉食。但袁绍、袁术兄弟平时吃啥好吃的,《三国演义》从不会浪费笔墨。只有吃不着的时候才记一笔。袁术兵败后,想喝蜜水,下面的人回应说:“止有血水,安有蜜水!

《三国演义》里的刘备一天到晚忧国忧民,“食而不知其味”恐怕是伴随他大半生的体验。张飞这种性格的人物本来是很容易被塑造成吃货的。毕竟大碗喝酒也要大块吃肉,张飞家又以杀猪为业,对烹制肉食自然很有经验。但《三国演义》里也没提。倒是诸葛亮的口味,《三国演义》略有涉及。在南征孟获的情节里,寻访隐士孟节,孟节款待诸葛亮的食物是“柏子茶、松花菜”。

《三国演义》写吃最详细的地方,是曹操和术士左慈的对手戏。

左慈变戏法,从一个铜盆里调出松江鲈鱼,又配上蜀中的生姜。这个故事当然是《后汉书》《搜神记》之类的书里就有的,但那些书里的鲈鱼,有三尺来长,有人考证,更可能是花鲈,也就是现在菜市场常见的“海鲈鱼”。《三国演义》却改成了明清时人更推崇的四鳃鲈。相应地,《搜神记》里曹操吃的是生鱼片,《三国演义》就改成了炖汤(烹)。虽然,按照今天的标准看,《三国演义》的写法未必更刺激食欲,却是罗贯中写吃时难得流露出的创作欲。

总之,既然罗贯中的心思不在吃上,那么请他去高档饭店还是下普通馆子,可能没啥区别,坐下来聊天就好。可以拿青梅煮酒,摆一盘鸡肋,炖汤的鲈鱼是花鲈也好,四鳃鲈也罢,他大概也不会挑剔。

《红楼梦》:吃的是文化

请曹雪芹老师吃饭,是需要勇气的。

《红楼梦》写吃,内容多而丰富。说博大精深,是理所当然的评价。《红楼梦》里的精致菜肴,大多只能震惊于品位之高雅,烹制之繁复,越看越不敢吃,思维也就不免跑偏。

比如说,妙玉喝水,要取梅花上的雪,她怎么就没有发现,雪融化后会有许多肮脏的沉淀?毕竟,形成雪最基本的条件是大气中要有“凝结核”存在,而大气中的尘埃、煤粒、矿物质等固体杂质则是最理想的凝结核。

再比如,王熙凤忽悠刘姥姥的著名的茄鲞: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签了,只要净肉,切成碎丁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丁子,用鸡汤煨干,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爪一拌就是。说得那么复杂,基本的口味,似乎还不如腌茄子加鸡精加香油。据说有人真的照做过,结果并不見佳。

所以,我是自知不配请曹雪芹吃饭的。若是碰到落魄后的他,倒是可以请来吃个汉堡,也不妨说一下这种廉价食品背后的工业生产流水线,比起茄鲞还复杂得多。这种流水线没什么品位,不过世界上“举家食粥酒常赊”的人,却是因此少了许多。

《水浒传》:吃的是江湖

请施耐庵吃饭,鱼汤就不能这么马虎了。施老师是生活在水边的人,怎么拿淡水鱼炖汤,他显然很有心得。

智多星吴用想拉阮氏三雄入伙去劫生辰纲,套近乎的方式是去讨要“十数尾金色鲤鱼,要重十四五斤的”,阮家哥几个表示很为难,因为大型锦鲤都被霸占了深水区的梁山垄断了。

宋江更爱吃鱼,嘴巴也比吴用刁。所以在浔阳江畔,吃了几杯酒,想要“加辣点红白鱼汤”,而且只“呷了两口汁”,立刻吃出这鱼不是当天现捞的,就不吃了。而李逵则迅速吃掉了宋江、戴宗嫌弃的鱼,还不满足,宋江吩咐切了三斤羊肉上来,李逵才说:“这宋大哥便知我的鸟意!肉不强似鱼?

毕竟,肉才是梁山好汉的最爱。至于吃什么肉,好汉们倒是不忌口。鸡鸭鹅这样的禽类,牛羊猪这样的家畜,在《水浒传》里都频频出现。

那么,请施耐庵吃饭的要点,大概也就明白了。酒肉管够就行,别的不需要太多忌讳,也没有太多讲究。只是有一点,如果不是胆力过人,那吃饭的地点,一定要由你自己来挑。

《西游记》:吃的是食物

说真心话,我特别想请吴承恩吃饭。读《西游记》很容易发现,他就是一位特别爱吃的老师,经常是逮着机会,就来一段报菜名。

小说开始不久,美猴王离开花果山学艺,猴子猴孙给他送行,开列的水果单子是:金丸珠弹,红绽黄肥。金丸珠弹腊樱桃,色真甘美;红绽黄肥熟梅子,味果香酸。鲜龙眼,肉甜皮薄;火荔枝,核小囊红。林檎碧实连枝献,枇杷缃苞带叶擎。兔头梨子鸡心枣,消渴除烦更解酲。香桃烂杏,美甘甘似玉液琼浆;脆李杨梅,酸荫荫如脂酥膏酪。红囊黑子熟西瓜,四瓣黄皮大柿子。石榴裂破,丹砂粒现火晶珠;芋栗剖开,坚硬肉团金玛瑙。胡桃银杏可传茶,椰子葡萄能做酒。榛松榧柰满盘盛,橘蔗柑橙盈案摆。熟煨山药,烂煮黄精。捣碎茯苓并薏苡,石锅微火漫炊羹。人间纵有珍馐味,怎比山猴乐更宁!

一个吃货面对丰富的美食,那种从心底流出来的欢喜,分明是可以感受到的。

除了描写食物本身,他还特别善于写人物吃东西的状态。写猪八戒大吃,几乎场场出彩。在车迟国三清观,行者向猪八戒夸张地形容了贡品,“馒头足有斗大,烧果有五六十斤一个”,并不是什么高档货,但对挨过饿的人来说却格外诱人。师兄弟三人坐下,把贡品全部吃光,“那一顿如流星赶月,风卷残云,吃得罄尽,已此没得吃了,还不走路,且在那里闲讲消食耍子”。这是劳动者饱食后休憩的画面。

总之,《西游记》的特点就是,它写吃就是写吃,内涵也许欠奉,但看的人会饿。

吴承恩还有个特别之处,他应该是不光爱吃,而且自己常下厨房。写唐僧遇到猎户刘伯钦,在他家吃饭有个难题:猎户家自然肉食为主,“有两眼锅灶,也都是油腻透了”,怎么给唐僧做饭呢?

刘伯钦的老母亲出手了,“着火烧了油腻,刷了又刷,洗了又洗,却仍安在灶上。先烧半锅滚水别用,却又将些山地榆叶子,着水煎作茶汤”,然后才给唐僧煮饭。没有丰富的洗碗经验,可真写不出这么一段。

所以请吴承恩吃饭,最好是囤足食材,请到家里来吃。菜不要多,因为没准吃不了多少,他就忍不住自己下厨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