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了“鹰派”军师,特朗普的出牌路数会变吗?

原标题:踹了“鹰派”军师,特朗普的出牌路数会变吗?

原标题:踹了“鹰派”军师,特朗普的出牌路数会变吗?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他的“鹰派”军师博尔顿闹掰了。

10日,特朗普通过推特宣布,在他的要求下,博尔顿已辞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职务。

“我昨晚通知博尔顿,白宫不再需要他的服务。”特朗普还说,他和政府中不少人一样,对博尔顿的很多建议“非常不赞同”。话说得不能更直白。

号称“战争鹰派”

通常来说,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与国务卿、国防部长并称美国国安领域“三驾马车”,在执政团队中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是2018年11月27日在白宫拍摄的约翰·博尔顿的资料照片。新华社记者刘杰摄

博尔顿是特朗普就职以来的第三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曾就职于里根、老布什、小布什三任政府,以对外政策立场强硬著称。

在加入特朗普执政团队前,他就被美国媒体称为“战争鹰派”。比如,他曾撰文批判奥巴马政府在外交上“没骨气”,鼓吹对伊朗动武、轰炸其核设施。

进入特朗普政府后,他在伊核、阿富汗、朝核等问题上均表现出强硬姿态。媒体上常见他的各种表态。

据美国媒体援引一些政府人士的消息报道,特朗普会晤外国领导人时,有时会带上博尔顿,在引荐他时常开玩笑:“大家都知道了不起的博尔顿。他会轰炸你们。他会把你的整个国家炸掉。”

曾是特朗普“想要的人”

特朗普与博尔顿也曾“看对眼”。

博尔顿曾多次表示自己无条件支持特朗普的执政理念。特朗普在决定任用博尔顿时也说“这就是我想要的人”。

这张2018年7月12日拍摄的资料照片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时任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的博尔顿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出席北约峰会。新华社记者叶平凡摄

有美国媒体评论说,特朗普当时在博尔顿身上“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口无遮拦、厌恶联合国等多边国际机构、反对伊核协议、质疑美情报界有关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的指控。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默契”渐渐演变成“貌合神离”。担任高参职位的博尔顿可能入戏太深,在政策立场上总是坚持自己的观点。用白宫发言人10日的话说,他与特朗普在很多问题上都“不合拍”。

据多家美国媒体报道,特朗普与博尔顿就多项事务分歧严重,涉及伊核、朝核、委内瑞拉等。博尔顿一直想用“拳头”说话,但特朗普不想违背竞选承诺,不希望美国进一步卷入海外战事。

2019年6月,伊朗宣布在霍尔木兹海峡附近击落一架进入伊朗领空的美制RQ-4“全球鹰”无人机。这是美国空军发布的RQ-4“全球鹰”无人机的资料照片。新华社/路透

今年6月伊朗方面击落一架美国无人驾驶飞机后,博尔顿力主空袭伊朗,特朗普在最后一刻“叫停”。特朗普多次透风愿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但博尔顿对此强烈反对,主张对伊制裁不应松动。

同时,博尔顿反对特朗普政府与俄方加强接触、缓和美俄关系,反对与朝方接触、解除对朝制裁。这些想法也与特朗普立场相左。

《纽约时报》曾援引多名消息人士的话说,特朗普私下曾说过多亏自己约束着博尔顿,否则美国可能会陷入更多战争。

“撑到现在实在让人吃惊”

“我并不意外。”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10日在白宫记者会上对博尔顿辞职消息这样回应,毫不掩饰。

今年入夏以来,坊间就不断传出博尔顿快走人的消息。

美国一些媒体认为,压倒博尔顿的最后一根稻草可能与美国和阿富汗塔利班和谈有关。和谈临近尾声,美方谈判代表对外释放的信号是双方达成一致、协议“就差签字”。但华盛顿有不少反对声音,其中一个就是博尔顿。据报道,博尔顿在最后关头仍坚持游说特朗普不要同塔利班签署任何和平协议,招致特朗普不快。

9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南草坪,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媒体讲话。新华社/美联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的报道说,两人9日晚再因特朗普计划邀请塔利班代表到戴维营会谈一事争执不下,把特朗普彻底惹翻了。

特朗普突然“炒掉”博尔顿,确实令各方措手不及。在白宫10日对媒体公布的日程安排中,还赫然写着博尔顿将与国务卿蓬佩奥、财长姆努钦出席当天下午的一场记者会。

但对特朗普的“圈内人”而言,博尔顿离职更像是“另一只靴子落地”。甚至有美国媒体以“博尔顿能撑到现在实在让人吃惊”为题报道。

一些不愿公开姓名的白宫官员说,博尔顿行事“不按规矩”,经常与同僚争执。有报道说,他与国务卿蓬佩奥和美国前国防部长马蒂斯都曾因外交政见不同而有矛盾。

9月10日,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左)和财长姆努钦出席一场白宫记者会。新华社/法新

蓬佩奥还在会上坦言,他与博尔顿在很多问题上观点不同。

无论美国媒体还是华盛顿政治圈,蓬佩奥“唯特朗普马首是瞻”的特点不是秘密。

只有一个声音至关重要

特朗普10日表示,他将于下周宣布新的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人选。该职位目前暂由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副助理查尔斯·库珀曼代理。

外界也在揣测,“鹰派”博尔顿提前谢幕,特朗普政府外交团队中“好战者”暂时减少,是否意味着未来美国选择武力解决问题的风险降低?

或许,正如蓬佩奥在记者会上所说,其他国家不应预期“因为我们中有一些人离开,特朗普总统的外交政策就会发生实质性改变”。

9月9日,在美国华盛顿白宫南草坪,美国总统特朗普对媒体讲话。新华社/美联

美国公共政策智库国家利益中心高级主任哈里·卡齐亚尼斯认为,特朗普心目中博尔顿继任者应是一位不寻求颠覆伊朗政权、愿意减少美国在中东驻军、支持与朝鲜对话的人。换句话说,要与特朗普现阶段目标一致。

美国总统与国会研究中心副主任丹·马哈菲认为,毫无疑问,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只有一个声音真正至关重要——那就是特朗普本人的声音。

(责编:马晓波、张鑫)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