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子笔记》---47

原标题:《孟子笔记》---47

孟子为卿于齐,出吊于滕,王使盖大夫王驩为辅行。王驩朝暮见,反齐滕之路,未尝与之言行事也。

公孙丑曰:“齐卿之位,不为小矣;齐滕之路,不为近矣。反之而未尝与言行事,何也?”

曰:“夫既或治之,予何言哉?”

孟子在齐国担任客卿,被派往到滕国吊丧,齐王派盖地的大夫王驩为孟子的副使。王驩早晚同孟子相见,一起往返于齐国至滕国的路上,孟子却从来没有与他商量过怎样办理公事。

公孙丑说:“作为齐国客卿的职位不算小了,从齐国到滕国的路程也不算近了,但往返途中未曾与他谈过公事,这是为什么呢?”

孟子说:“他既然已经独断专行,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

这就是孟子与孔子的不同,孟子十分高傲,你的层次太低,我都不屑与你交流。而孔子则是以德报德,以直报怨。你不尊重我,我就不尊重你。孟子作为吊丧的主要负责人,本应全权处理吊丧事宜,但是王驩仗着是齐王的亲信,深得齐王的恩穷,没有把孟子放在眼里,什么事情都自己说了算,不和孟子商量。这些宠臣都知道孟子的性格,也知道孟子虽然贵为客卿,但是也知道他和齐王的关系,所以敢这么做,这跟孟子不玩权术有关系。苏秦,张仪,范雎等都做过客卿,那些宠臣绝对不敢在这些人面专横跋扈前。自从政治这个玩意诞生以来,从来都是肮脏龌龊的,而孔孟既要想实行自己的政治主张,又想洁身自好,不想卷入政治的旋涡中,这是不现实的,所以孔孟的主张一直得不到君王的支持,在世之时,政治主张只能停留在纸张上。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