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鲜花耐得住烈日灼烧,又有多少痴情经得起干涸的等待

原标题:有多少鲜花耐得住烈日灼烧,又有多少痴情经得起干涸的等待

有多少鲜花耐得住烈日灼烧,又有多少痴情经得起干涸的等待

在烈日下徘徊于花前,半生的追逐,依然在奔向如诗的明天

诗话:流连花前,总会有很多美好的夙愿和遥远的回忆。烈日之下赏花,热烈绽放的鲜花如同一个个梦想或者记忆的片段,将心情装扮得五彩缤纷。而烈日,是对花的一种考验,有多少鲜花能耐得住烈日灼烧呢?又有多少痴情经得起干涸的等待呢?肃竹的诗歌《炎热》就是在烈日下徘徊于花前,想起一段漫长的等待,那绝望的爱情,如同一条干涸的河流,仰望着天空的烈日,等待的雨水。

《炎热》

也许花不该在此时盛开

也许我不该想着

到花前流连

那片花海将我召唤

烈日灼烧

灼烧了鲜花也灼烧的心

我有蠢蠢的心思

在花间遗落

行走在城市的街道上

天在烧地在炙烤

想起干涸想起思念想起

一轮落日挂在山边

一条滚烫的涸河

横陈在记忆中

我在烈日下走过梦想

怀抱一曲散章

在沸腾的时光浅斟慢酌

半生的追逐

依然在奔向如诗的明天

肃竹于汉中(原创作品,严禁侵权)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