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下苦微信久矣 颠覆者何时才能破局?

原标题:天下苦微信久矣 颠覆者何时才能破局?

你有没有卸载微信的冲动?”

文/乔艾

微博“绿洲”都没火起来就被“日抛”了。

绿洲从产品定位来看,实则是一款发布内容与微博别无二致的图片、视频分享社区。页面风格与INS类似,更有网友吐槽连墙都不用翻了,还是跟INS一样卡。

对于如今的微博来说,推出新品并不奇怪。据微博2019年Q2财报,本季度净营收4.32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27亿美元增长1%,该增速创上市以来的最低值。此外,增值服务收入也较上季度同比增速下降16个百分点,净利润同比下降了26.9%,“绿洲”恐怕是微博最后的希望了。

但“绿洲”真的能救微博吗?从内容上看,“绿洲”前期的内容沉淀均来自于微博,甚至照搬了点赞和评论。而微博自己的内容又如何?充斥着广告、搬运、舆论公关、明星打榜、水军,被广告控制的微博,多么像“野蛮生长”如今满身虱子的小红书呢。微博急于自救可以理解,成功了就是中国的INS,失败了就是另一个小红书。希望微博真的能还社交电商一片绿洲吧。

01

说回社交,近几年想要颠覆微信的企业太多了。

早期的先行者有米聊和飞信,优势是有的,但米聊和飞信都没能将眼光放长远,也没能看的深,资源投入不足是一方面,对市场和用户的理解都弱于腾讯,当然只能望尘莫及了。

飞信在《“日抛型”APP们刷屏之后》一文中有详细分析,这款软件比米聊更早,也更具用户基础,但一直被诟病的是,飞信只对移动用户开放注册,收短信免费,发短信仍然要钱。

使用前还需要问清楚对方是不是移动用户,当真反人类。

当时的飞信主打校园用户,原本是很有前景的目标人群,偏偏待到毕业时,飞信就跟着学校一起放手了,没能真正维护起来。不过这些错都可以理解,当时的移动是交给神州泰岳打理,卓越运营。飞信处在一个很尴尬的位置,一方面神州泰岳凭借着飞信的服务费(按项目总人数计算服务费)而上市,自然不会考虑移动的盈利问题,另一方面移动也不希望飞信制约短信费的流水。多方制衡下的结果就是,飞信也完了。

米聊的悲剧就在于开发目标是增强用户体验,但却没能很好的与自家的产品打通,只是单纯的作为小米铁人三项(高性能手机+MIUI+米聊)而独立存在。当年好奇使用过一段时间,除了加了两个好友,每个月互动1-2次,再无其他亮点了。随后微信就诞生了,米聊和微信争过,但微信推出摇一摇和查看附近人的功能之后,米聊彻底没了声响。2010年3Q大战对腾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米聊此时进入原本有霸占社交的可能,可惜有了天时,没有人和,米聊的失败不无道理。

02

微信附近的人火了之后,第二批队伍明显浩荡了许多,清一色主打陌生人社交,比如“约炮神器”陌陌。这一阶段的大多数产品都没跳脱出陌生人社交这一领域,同质化严重不说,更是因为涉黄被封了一大批,至今还小有成就的也只有陌陌了。

早期的陌陌凭借附近的人着实火了一把,但附近的人也总有认识完的一天,更甚的是所谓“陌生人”实则可能是你的老熟人,因此陌陌火了一把后便开始寻求盈利点。在努力求生的路上,陌陌试过会员收费制,直到上市后才找到了直播这一条路,直至今日直播仍是陌陌的主要营收来源。从另一个方面看,陌陌早已跳脱了陌生人社交,如今的陌陌男女比例7比3,交友?不存在的,你可能会遇到卖股票的、卖茶叶的……恭喜陌陌成功撕掉了“约炮神奇”的标签,同时社交+娱乐的模式也给了陌陌新出路。

从数据上看,陌陌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其净利润为7.31亿元,较上一年同期7.48亿元下降2%,靠直播业务发展至今的陌陌已经走到了天花板,加之短视频对直播界的挤压,陌陌急于开辟第二社交战场。前几日大火的“ZAO”就是陌陌造出来的,目的在于大批量快速生产内容,但因法律因素的问题,火了一下也灭了。当然,除了“ZAO”,陌陌也推出了不少新款社交产品,比如是他、瞧瞧、赫兹等。

提到陌陌就不得不提被其收购的探探,这起收购案同时也标志着陌生人社交混战的终局。探探属于滑动匹配交友的形式,仿照国外陌生人社交应用Tinder。左滑右滑的匹配模式相比陌陌减少了被打扰的可能,但探探出现的较晚,陌陌在2012年初就已经火了,探探则是2014年6月上线,此时的陌陌已经开始谋划上市。晚出生的探探除了滑动匹配的模式给国人带来了新意,在产品迭代上并没有跳脱出滑动匹配。探探创始人王宇则多次表达过,希望探探先要做透,不要做宽。也正因如此,探探在吃透用户前就被陌陌吃透了。

03

陌生人社交混战结束后,细分市场开始涌入一批先行者。

声音类的赫兹、吱呀;树洞类的一罐(已阵亡);阅读类的微信读书;匹配类的Soul;校园类的Summer校园、学bar;电竞类的掌游宝、Yo赛;职场类的钉钉、领英、脉脉等等。

说到声音社交,最早火起来应该是YY语音,借助游戏YY早已发展成为用户深度依赖的成熟社区。音频直播也是声音社交中的一种,荔枝就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并依靠打赏分成实现了盈利,背靠荔枝的新社交产品为吱呀。

后来者赫兹作为陌陌矩阵中的一员,主打兴趣领域的声音社交产品,和音遇等产品类似,不得不说以兴趣为出发点的声音社交比传统社交更富有想象空间,也更能满足Z时代对新社交的诉求。但无论何种社交总有色情的擦边球。

今年,音遇两度遭遇App Store下架,一同遭到监管的还有733款语音类、社交类APP。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音遇APP遭遇两次出局,但在此前音遇的用户留存便已成下滑趋势,

微信除了拉一个家人群抢红包,还有一个重要的用途就是沟通工作,那么作为替代产品,职场社交为什么没能复制微信的成功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工作+社交的本质还是工作,原本定因为社交的产品,非但没能带来社交上的便利性,反倒从社交产品转为商业工具类产品。比如,领英——找工作的,钉钉——打卡的。在功能的设定上,这些产品又太过于强调工作、沟通、协作,最后开发出来的功能都极其反人类——方便了老板,苦了员工。

04

天下苦微信久矣,向微信发起挑战的产品总是络绎不绝,无论他们有没有那个实力,但也不能失去了勇气不是。今年年初三英战微信的事件就开了一个好头。

比如想要做短视频社交的多闪。作为抖音背后的社交产品,除了自身使用抖音的用户,多闪还瞄上了微信用户的数据,靠着从抖音和微信的引流,多闪一面被微信封杀,一面与抖音的弱社交属性不合,没有关系网络,何来亲密社交一说?另一方面,多闪也希望能够打破熟人社交中的压力感,实现无压力社交。但靠短视频进行社交的成本原本就很高,无压力止步于懒癌,社交也就无从谈起,最终沦为微商的阵地。

多闪也不是未曾努力,至少在烧钱方面从未含糊过,“聊天赢取万元红包”和“瓜分1亿红包”两个活动让多闪的下载量达到了两个峰值,但最终也还是落落落千丈。因此对于抖音来说,比起做社交,深耕内容、发展电商要靠谱的多。

多闪的失败并不能阻止头条征战社交,年中头条的飞聊也低调上线。飞聊是一款想的很美好,做的也很美好的产品,前期引入小组聊天,避免了多闪无人可聊的尴尬,功能方面既有“微博”又有“豆瓣”还有“即刻”的影子,这款集百家之长的产品也被寄予了颠覆微信的厚望。但缺点也明显,飞聊缺乏差异性,不足以让人们从微信、微博转战飞聊,总的来说就是太平了。另一方面,多闪被微信屏蔽了再不济还有抖音,飞聊被腾讯屏蔽了就真的只能独自飞翔。

对于今日头条来说,想要走的更远就必须要打破社交领域微信独大的格局,否则所有的流量最终都会被分到微信上,而非沉淀在自己的社交圈子里。但不同于今日头条的野心,像微博一样转战社交以自救的还有很多。

比如快播王欣搞的马桶MT,一个和快播一样很不美好的名称,可以想象王欣也很怀念快播时期的荣耀,因此马桶MT一开始简介就暗藏深意。以致于被快播吸引而来的屌丝们成了马桶MT第一批的入驻者,搞黄马桶似乎只要有“屎”就可以了。所以,王欣的马桶MT很快就因为涉黄被封杀了。

年初的三英战微信的还有老罗的聊天宝,子弹短信的前身。老罗的赛道换的很快,也败的很快,子弹短信的败是因为跑偏了方向,聊天宝的败是因为太缺钱了,而忽略了方向。聊天宝在做什么,刷一下趣头条的广告就知道。拼多多和趣头条作为社交裂变模范确实创造了神话——拼多多APP和微信小程序去重后的合计用户规模超2亿;趣头条APP近12个月MAU增长3倍多。但神话毕竟无法复制,聊天宝如此烧钱般的垂死挣扎,倒是让媷羊毛的人狠赚了一笔,而老罗买来的数据当然也没能帮他撑到最后,脸疼就对了。

目前看来,颠覆微信的可能性不大,能够在自己擅长的社交领域分得一杯羹也算小有成就,能够做到微信的体量,需要的不仅仅是创新,还有天时地利人和。同时,有一个致命的问题——在生活日益焦虑的今天,社畜们又有多少精力投入到新社交中呢?如此看来,或许颠覆微信的不是哪一个企业,而是时代,亦或者微信自己。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