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作家||【一盆丢弃的蝴蝶兰】◆李新红

原标题:山东作家||【一盆丢弃的蝴蝶兰】◆李新红

作者简介

素心若雪,本名,李新红,德州市临邑县人,德州市书协会员,德州市作协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专栏作者。一个行走在墨香与文字中的女子,简单自持,心似兰草,在平淡无声的日子里,拿一支素笔写写描描。

一盆丢弃的蝴蝶兰【原创】

春天我在院子里种了一棵柿子树。不久,柿子树上长出了一些嫩嫩的芽,相互簇拥着,在树身上闪动着、炫耀着,像极了刚出生的小宝宝,着实招人喜爱。

到了浅夏,叶子逐渐变大变亮,像用清水洗过一样的碧绿、油亮,在阳光的照耀下,更显得生机勃勃。到了伏天,(也就是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它的叶子却被太阳晒的卷了起来,我赶紧借用晚上的时间给它浇水,松土,任凭我怎么精心护理,还是没能把它留住。为此,我有些伤心。发誓,以后再也不种柿子树。娇气,不好养活。

有一天中午回到家,我又一次朝着那棵被太阳晒干的柿子树发呆。突然,有几朵开的正艳的蝴蝶兰花跳入我的眼帘。噢,那是春天时被我丢弃在院子里奄奄一息的一盆蝴蝶兰。

莫非它活了过来?不可能,用心护理的柿子树都被盛夏的太阳晒死了,它怎么能活过来呢,说不定是家里人插在里面的一朵假蝴蝶兰,只为用来装饰院子用。我在心里默默的絮叨着。

但是,好奇心还是让我移步到那盆蝴蝶兰旁边,嫩嫩的花瓣,在阳光下开的又艳又亮。我禁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花瓣,肉嘟嘟的,还润润的,我仿佛感觉到它无限向上的生命力。

但内心还是有点怀疑。因为(蝴蝶兰属于花卉中比较难养殖的高档花卉,温度,湿度都要适宜。)于是我半信半疑用手掐它的叶子,哇!流出汁来了,真的,原来是真的,我不禁惊呼。很快我又平静下来,是的,真的,一点没错,它在经历了各种苦难后奇迹般的活了下来。

顿时觉得,内心有愧,更为扯下它的一点叶子后悔莫及。不觉眼前浮现出妖魔似的狂风暴雨,和火球般的太阳,一边狂吼着,一边无情的撕扯着,炙烤着它幼小的躯体。只见它小小的躯体被狂风暴雨打的东倒西歪,被太阳晒的疼痛难忍,然而兰花却毫无畏惧的用尽全身的力量与狂风暴雨搏斗,于火球一样的太阳对抗,最终战胜,开出鲜艳的花朵。

这其中它经历了怎样的苦难,经历了怎样撕心裂肺的疼痛,又是怎样的独自慢慢疗伤治愈,最后涅槃重生,或许,只有这几朵蝴蝶兰自己最清楚。

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落在一个人一生中的雪,我们不能全部看见,每个人都在自己的生命中,孤独的过冬。”这几朵蝴蝶兰像极了在这尘世跋涉的每一个人,

每个人一生所受的痛苦,磨砺,别人大部分都不能看到。别人只看到你破茧而出时漂亮的模样而非是你破茧时那剧烈的抓心的疼痛过程。

如果你用心留意,就会发现,所有光鲜体面的背后都是紧咬牙关的灵魂、所有洋溢着的笑容背后都是不为人知的心酸、所有默默坚持的背后都是打掉牙齿和血吞的坚强。在这世间行走的每一个人,都在用尽全力默不作声的与苦难对抗,在孤独的世界踽踽前行。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我觉得这句话用在这盆蝴蝶兰身上也是蛮好的。它在经历了太阳的炙烤,狂风暴雨的侵袭以及蚊叮虫咬后,依然挺了过来,并且以最美的姿态绽放。绽放前那撕心裂肺的疼与痛,那无依无靠独自熬过的无数个白天与黑夜,又有谁能真正的懂与理解。

于是,我慢慢的俯下身,用手轻轻触摸着它的每一个花瓣,它是那么的柔软且有力量。霎时,我的双眼被湿漉漉的东西蒙住了视线,透过朦胧的视线我看到每一朵蝴蝶兰像一只只破茧而出的蝴蝶,在阳光下煽动着美丽的翅膀,翩跹起舞。

《齐鲁文学》(季刊)是齐鲁文学杂志社主办的刊物之一,分别是【春之卷】【夏之卷】【秋之卷】【冬之卷】。以“时代性、探索性”为办刊宗旨,不断发掘和推出了一批中国当代诗人、作家,名篇佳作如林。富有时代气息,可读性强。

主编:罗永良

执行主编:马俊华

一级编辑:邓晓燕

支持作者 赞赏自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