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野:棍棒之下出的“孝子”,或许是“精神病”

原标题:虹野:棍棒之下出的“孝子”,或许是“精神病”

文/虹野

昨日,一群内有办学者讨论如何体罚学生,看到其兴奋地谈及“体罚”的细节,以及被体罚者对那些施加体罚者的“感恩”,不禁有些“失望”,时至今日在教育界竟然还有坚定不移地支持“体罚”的拥趸者。

常有人把“不打不成器”与“棍棒之下出孝子”当做体罚的“依据”,“打”常常被父母、老师当做教育的重要方法,并且边打边“打在儿身上,疼在娘心里”。棍棒确实出了一些“孝子贤孙”,逆来顺受,唯唯诺诺,惟命是从。很多家长都很奇怪为什么“越打越亲”,甚至当做“经验”口口相传。

记得有一年,在马路上,一个父亲用力把一个五六岁的女儿甩到地上,大声训斥说不要女儿了。当女儿撕心裂肺的一次次追上去抱着父亲的腿说听话了,而后又一次次被甩开……我发现父亲甩的一次比一次远,女儿却一次比一次抱得紧,大约过了有十几分钟,父亲和女儿都累了,而后父亲抱着女儿露出“舔犊情深”深情,女儿则一边抽噎一边露出幸福的表情不停的说“我听话了”……

一直以来,我都很痛恨这位父亲恐吓女儿的凶神恶煞的行径,也不解为何女儿越打越亲。我能感受到那个小女孩当时的恐惧和无助,甚至一度要去制止那位父亲的行为,甚至打算好好“教育教育”这位父亲应该如何教育孩子,可是最后小女孩对父亲依恋却让我大跌眼镜。是这位父亲的“打骂”教育,使得“棍棒之下出孝子”成为现实了?如果说我们的教育就是为了让孩子听话和感恩,我倒是觉得这位父亲的教育已经成功了。

可是我们的教育真的可以忽视学生的“认知水平”的提高吗?我们的教育真的可以忽视“人格”的形成吗?我们的教育真的可以忽视孩子的“快乐”吗?我们的教育真的可以忽视孩子的“健康”吗?……

我们的教育真的是家长棍棒下“孝子”与“听话”的考试机器的合谋吗?“打”、“骂”真的是我们教育方法的唯一选择吗?

诚然,我们的“打”、“骂”确实对于培养“孝子”和“听话的考试机器”是有效的。即便是赞成惩罚的、且为惩罚构建了理论体系的行为主义学习理论鼻祖华生,也不赞成“打”孩子,因为容易让孩子变成“受虐狂”。而精神学把屈服于暴虐的弱点,“斯德哥尔摩症候群”。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说明了“人类是可以驯养的”。只需要让人产生突然的恐惧;长期在不安的环境中身心受到威胁;和施加威胁的人长期相处且未收到“直接”伤害,认为对自己的威胁是不得已的行为;最后则对施加威胁的人施以援手,去赞美、歌颂和帮助他们。

家长和老师们以及我们自己,是不是感觉到这个经历很熟悉?就像马路边的小女孩,恐惧于父亲对其抛弃;身心长期处于被威胁的状态;长期和父母在一起认为自己的给父母添了麻烦,很同情父母为自己所做的一切;最后去帮助父母,感恩父母为其做的一切,哪怕将其驯服为“孝子”和“巨婴”。

或许这个事情涉及到太多的人,或许看到的每个人心里都不会高兴,毕竟我们还不完全是“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是的,不完全是……但是已经很多人已经是了,他们在同情、赞美对他们施加“棍棒”的人,而且打算把“棍棒”施加给自己的孩子……

虹野 中华教育改进社理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