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赵孟頫书风的继承和修正:浅析文征明书法的媚滑之气

原标题:对赵孟頫书风的继承和修正:浅析文征明书法的媚滑之气

很多人给我说,文征明的书法太过媚滑,不容易找到书法学习的筋骨所在。的确,这是很多人学习文征明时候普遍的感觉。但文征明就是以柔美妍妙的书法姿态取胜的,这本来就是他的特色所在。就好像我们说颜真卿的书法是阳刚壮美一样,你在他的书法中很难找到一丝柔美的痕迹。所以,你如果向我抱怨“颜真卿的书法太粗野了”,那恰恰是颜真卿书法的特色。

如果你总觉得某一个书法家最成功、最具有影响力的艺术效果是他的缺点,那么只能说明你在学习他的时候,将他书法风格中固有的一种特质给放大了,而没有达到像文征明和颜真卿那样中和恰当的地步。

这是因为,本来每一个书法家书法风格形成的时候,都是他们艺术、文化修养达到一定层次,自然而然地产物,和每个人的书法水平有很关系。一旦他的风格形成的时候,艺术上的逻辑和审美自动的就和艺术家本身的为人学问相联系了,因此,这个时候书法家的书法特色也就彰显了。

德国著名哲学家黑格尔说:

对于同一句格言,出自饱经风霜的老年人之口与出自缺乏阅历的青少年之口,其内涵是不同的。

同样的,一种艺术风格在不同的人手里,就会演绎出不同的艺术效果。不同的人学习文征明和颜真卿的书法也会有不同的感受。只有当我们把自我的艺术修养提升到了和他们同样的高度,才能真正体会到他们艺术中的魅力所在。

而且,我们另外需要考虑的一个问题就是,文征明书法面貌形成之时,他是不会考虑后代人怎么学习的问题,他考虑的只有这种风格适不适合我自己来表情达意。很难想象有一个书法家会把自己书法对后人的影响也考虑到,如果有这样的人,他只能是书法教师,而非书法家。

因此,好学不好学,是每一个书法爱好者自身出于自我的学习情况做出的判断,而并非一个书法家应该考虑的事情。

但是话又说回来,文征明的书法面貌为什么是柔美为主的?我们有又应该如何去理解把握文征明的书法面貌呢?

我认为我们要想理解文征明的书法,就应该把他放在整个书法史中,以元代到明代这一时期为主要参考,通过梳理吴门四家和元代书法的联系,来看文征明在整个书法史上的地位。

在文征明身上,有两重身份值得注意,一个是他作为吴门四家的艺术地位,一个是他作为中国明代书法帖学倡导者和引领者的身份。

明代吴门四家是一个绘画流派,但是以吴门四家为主要代表人物的吴门艺术群体很快就不满足于绘画上的交流了,而是拓展到了文学、书法等其他艺术门类,形成了一个尉为壮观的艺术家思潮流派。

“吴门画派”这一概念最早是明代后期董其昌明确提出的,因为其核心人物沈周、文征明都是苏州吴县人,吴县在春秋时为吴王建都之地,又称吴门,故称此派门吴门]派。此画派最盛时的明嘉靖年间,约公元1509年左右。

吴派艺术家各具风貌,但总体上属于文人艺术派体系。这些画家大都通过师生、姻亲,交友的来往,相互需染,形成了一种共同的艺术类型。

吴派艺术家的艺术风格主要继承宋元以来文人艺术传统,他们大多具有良好的古典文化和艺术修养。他们的作品变元人的疏简放逸为文雅蕴藉。因此,吴门派和元代四家以及赵孟頫等人有密切的关联。

元代是中国艺术史上极具特殊意义的一个历史时期,这一时期,既造就了各种矛盾又酝酿着诸多新意。面对少数民族建立的大一统政权,汉族知识分子内心惶恐,面临着艰难的处境。统治者的民族歧视政策和对科举的轻忽,又使得大批文人失去了优越的社会地位和政治上的前途。在此背景下,他们多数已失去积极用世的热情,放浪形骸、寄情山水,使元代继魏晋之后,再次出现了靡然向隐之风。

黄公望、吴镇、倪瓒、王蒙四位元末的隐士代表了元代山水画的最高成就。书法上,元代隐士中善书者甚多。元代郑元祐居吴中,以臂疾不仕,他的左手楷书堪称一绝。陆继善双钩摹唐人《兰亭》,实属乱世中的绝唱。吴镇,性情孤骞,不能旁人篱落,故书法也高洁飘逸如野鹤,其草书《心经》可谓元代草书的一座高峰。这些隐士借助手中的艺术排遣内心的苦闷,客观上促进了书画艺术的繁荣。

在这些书法家中,值得注意的是元代大书家赵孟頫, 它体现了元末特殊的时代背景下,隐逸文化对书法的影响。

作为处于这一历史与文化转折之中的隐逸文人,他们的立场、观念的转变会直接引发审美心理习惯及趣味标准的移易更变,亦驱使其投注热情与创造力在书法艺术中,以迹化心灵上的新感受。书法艺术的审美活动也因之变得直接、明快、活跃起来,并带有通俗性和普遍性特征,这也意味着庙堂文化开始向世俗文化方面转变。传统的典范美发生着蜕变,典范由单一走向多元 ,新的价值观念正在悄然树立。而文字与书法作为文化的一种表现形式,一种富于象征意味的艺术符号,文化上的任何变异都会在其上刻出烙印。

以赵孟頫的作品来参照,就会发现他的大部分书迹用笔平顺结构平整、章法平稳。即使是行草书,也多表现为一种流畅秀丽、静穆闲雅、柔美妍妙的气象,决不在用笔、结字上做轻易的夸张和变形,坚持着情感上的理性和法度上的固守。他把自己的个性泯灭在长时间的泥古之中,日书万字成了于纸一面,艺术创造成了技术的追摹与竞赛,学书思想也从最初的主动崇古转化为极其被动的模拟,那种创新的思想,创作的冲动在被动的追摹下消失殆尽。

因此,以元代赵孟頫为代表的文人隐逸、消极避世的艺术思潮在对魏晋的追摹复制中逐渐消磨了魏晋风骨刚健昂扬的一面,文人士大夫中骨力刚健的一面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柔媚无骨的一面。

明代吴门四家将这种乱世消极之美加以发挥,重新高举文人风骨,尤其是文征明,他着意的将这一隐逸消极之气变为文人的清高潇洒。

文征明大力变革元人软弱秀媚的习气, 力求古朴苍劲。代表文征明书法艺术最高成就的是他的小楷,其次是他的行书。文征明的小楷以晋唐小楷为基础,具体地讲,他师法锺繇《宣示表》、王羲之《黄庭经》和欧阳询《九成宫》等,传达魏晋小楷端庄流利,刚健婀娜的气韵。

但文征明一派毕竟是文人士大夫群体,他们没有完全摆脱文人狭隘的书法审美取向,在远宗二王,近师赵孟頫,旁涉苏轼、米芾和黄庭坚的时候,没有唐代颜真卿变革帖学书法根本审美取向的气魄,所以只是在艺术风格上做细微的调整。其书字法主要来自《圣教序》以及黄庭坚。他学二王,从赵孟頫去窥视晋人,所以他的行书笔意带有赵的痕迹。他学黄,是受沈周的影响而涉猎的。因此,在他的行书中,一直脱离不了赵孟頫柔媚油滑的弊端,这也是很多人学习他书法感到滑腻的原因。

然而,即使这样,为什么文征明仍然在书法史上有如此重要地位呢?

这其实和中国书法“字如其人”的传统给审美有关。文征明在明代很高的文人声望,并且他的学养高深,完全可以遮盖其在书法上的缺陷。

史料记载,文征明一生好交游,对知已好友,是满腔热情,但是对达官贵人,从不攀龙附凤。他虽以书画会友,但自戒书画三不应,即不应宦官、王侯与外夷。

高洁的品格是其领袖书坛的前提,卓越的艺术造诣也是其得到同行拥护与推崇的必备条件。

作为吴门书派的领袖人物,文征明对吴门书派的贡献,还在于广收门徒,而又善于栽培、悉心教诲,桃李满天下,由此扩充了吴门书派的阵容,扩大了吴门书派的影响。

继承文征明衣钵的,除了蔚为壮观的门生队伍外,还有文氏子孙。文氏后裔中能书善画者不乏其人,他们也是吴门书派中不可忽视的生力军,其中的文彭、文嘉、文元养、文震孟等人,卓然成家,而且这些后裔跨越明清两个朝代,是吴门书派的重要延续者。

他个人极高的修养、威望,再加上门人弟子的追捧,都让他的书法在明代中期长期统治书坛,成为书坛主流审美,即便是柔媚滑腻,也丝毫不影响他在书坛的地位。

甚至后来与文征明相对的董其昌也受他的影响。但董其昌的聪明之处在于不师文征明之迹,而师文征明之心,师文征明之径一力追古人。 绘画方面力追唐宋,超越元人,书法方面上溯晋唐宋人,下比文、赵以期超越。所以,在董其昌的书法中很少看到文征明式的滑媚无骨。

通过上述分析,我们可以看出来,文征明的“滑”直接来自于赵孟頫,但是更深刻的来源是文人狭隘的审美情趣以及艺术上缺乏打破陈规的勇气,他们虽然对赵孟頫等人隐逸消极的书法有所改造,成为文人高雅趣味的代表,但始终没有跳脱出文人视野的束缚。但是他本人崇高的艺术地位、艺术修养和门人弟子的追捧让这一弊端得以隐藏,甚至成为其书法的特色,与他文人身份纠结在一起,成为不可分割的艺术风格。

因此,打破文征明书法的滑,就要有首先认清文人狭隘的审美观,多元并包,兼收并蓄,努力在艺术风格上打破传统审美范式而创作出新的意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