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散文||【宝大爷】◆佟丽莉

原标题:当代散文||【宝大爷】◆佟丽莉

点击标题下「蓝色微信名」可快速关注

作者简介

佟丽莉,蒙古族70后,中共党员。生于辽西北票,后定居辽南大连,从事着与文字不相关的工作,业余时间喜欢写写画画,小文散见于当地纸媒及《齐鲁文学》《首都文学》公众平台。

-作品欣赏-

宝大爷

宝大爷(第四音),就是我家宝爸的哥,年长宝爸20岁,以至于刚结婚那阵儿,他那个比我小不几岁的侄子叫我“婶儿”的时候,我都十分害羞,不自在。

宝大爷在铁路上班,早年离婚的,我结婚时就没见过嫂子。他和儿子一起生活,后来儿子去当兵,复员后安排在了火车站,工作还算不错。

彼时婆婆健在,聊起过嫂子,说她长得漂亮,原先在粮库上班,后来跟一个有点钱的老头跑到海南去了,宝大爷与她离了婚。几年后,那个老头把她踹了,她一无所有地从海南回来,没房没工作,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婆婆叹息说,我大儿那么疼她,什么都由着她,这个媳妇,傻死了!唉,苦了我大儿啊……

她回来后想复婚,儿子也支持她回来,但宝大爷一直不同意。

宝大爷过年过节都来我们家,也算是看望父母吧。有时下班后过来,我就手忙脚乱地给他炒两个菜。他每次都喝白酒,我们家又没有喝酒的人,就得特意为他备着。没人陪,他也能喝两个多小时,喝得满脸通红,然后相同的话翻来复去地说好多遍。我等着收拾饭桌,就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听他说那些没头没尾的话。

我跟宝爸抱怨:你哥这人脑子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跟个酒魔似的,谁受得了?!难怪媳妇跟人跑了。

宝爸说,原先不是这样的,是我嫂子跟人跑了以后他才这么喝的。

婆婆去世几年后,有了宝儿。每每家里来了客人,咿呀学语的宝儿都表现得十分热情,尤其是认识宝大爷之后,他总是扬着小脸围前围后亲昵地叫着“大大”,还主动跑到厨房给宝大爷拿来喝酒的杯子,每当这时,不爱笑的宝大爷也笑眯眯的蹲下来逗他玩。

听说离婚前嫂子与姨婆婆相处的很好,离婚后也一直有联系。那几年姨婆婆撮合他们复婚,跟宝大爷说,都这么大岁数了,日子往前看,互相照顾着过日子吧。宝大爷一直没吐口。我偶尔在他来我家时也劝几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连侄子都快结婚了,让嫂子回来吧,家也有个家样啊。

喝了酒的宝大爷情绪激动,一口回绝:不要提她!我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每年正月初二我们都到姨婆婆家拜年。那年去,嫂子也在,我第一次见到她,五十多岁的她风韵犹存,一身皮衣皮裤显得既年轻又时尚。和我们同去的宝大爷见她在,面露不悦,饭桌上一句话也没说,只闷头喝酒。她倒是神态自若地和姨婆婆聊着天,喝着大罐黑啤,还给了宝儿一个二百元的压岁红包。

那时她办了低保,打着零工,我和她平素没有来往,自然不会占她的情,后来,我买了条更贵一点的围巾让侄子捎给了她。

宝大爷与儿子相处不睦,两人时有争吵。他曾忿忿地跟我们说,我这辈子,就栽在这娘俩手里了。

退休后,他在海边承包了一个卖饮料的摊位,来我们家的次数少了。那年正月里来,他不再喝酒,饭后神情落寞地说,这段时间呼吸有点憋闷,上二楼都要喘一会儿,感觉不是好病啊。

我们催他去医院检查,也督促着侄子。几天后得知,他肺癌晚期,已无法手术,住进了市肿瘤医院。

五一小长假前一天,下班早,我买了些冲调保健品去医院看他。他当时正一个人躺在床上吸氧,看见我,起身坐着聊了一会儿,我走时他还微笑着把我送到了电梯口。五一当天下午,这个只领了两年退休金的人,走了,当时只有宝爸在场。

火化那天,没看见嫂子的身影。告别厅内摆放着几个花圈,赫然发现一幅挽联上写着“爱妻***”的字样,让人如鲠在喉……

那时我还年轻,不懂得太多的婚姻真谛,但我知道,好的姻缘,是琴瑟和鸣,相扶相携,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执着与忠诚,是融入烟火日常里的默契与包容,是无论世事有多凉薄,都情有所依的安暖;差的姻缘,是貌和神离,同床异梦,是忘了初心后的绝决转身,是三观不同相看两生厌的渐行渐远,是满腔爱意错付了一个读不懂的人的悲凉和失望……

哀乐缓缓响起,看着眼前安静躺着的一直对过去无法释怀的宝大爷,内心感慨万千,眼泪忍不住簌簌落下来。

一年后,在我们跑前跑后的帮助下,宝大爷终于入土为安了。

中元节夜晚,窗外寂寂。忽然想起逝去多年的宝大爷,悄声问在一旁玩得热火朝天的10岁宝儿:“还记得大大吗?”

“大大?”宝儿愣了几秒,一脸茫然的说:“不记得了。”

宝大爷

宝大爷(第四音),就是我家宝爸的哥,年长宝爸20岁,以至于刚结婚那阵儿,他那个比我小不几岁的侄子叫我“婶儿”的时候,我都十分害羞,不自在。

宝大爷在铁路上班,早年离婚的,我结婚时就没见过嫂子。他和儿子一起生活,后来儿子去当兵,复员后安排在了火车站,工作还算不错。

彼时婆婆健在,聊起过嫂子,说她长得漂亮,原先在粮库上班,后来跟一个有点钱的老头跑到海南去了,宝大爷与她离了婚。几年后,那个老头把她踹了,她一无所有地从海南回来,没房没工作,与母亲生活在一起。婆婆叹息说,我大儿那么疼她,什么都由着她,这个媳妇,傻死了!唉,苦了我大儿啊……

她回来后想复婚,儿子也支持她回来,但宝大爷一直不同意。

宝大爷过年过节都来我们家,也算是看望父母吧。有时下班后过来,我就手忙脚乱地给他炒两个菜。他每次都喝白酒,我们家又没有喝酒的人,就得特意为他备着。没人陪,他也能喝两个多小时,喝得满脸通红,然后相同的话翻来复去地说好多遍。我等着收拾饭桌,就只能百无聊赖地坐在一旁听他说那些没头没尾的话。

我跟宝爸抱怨:你哥这人脑子是不是被酒精烧坏了,跟个酒魔似的,谁受得了?!难怪媳妇跟人跑了。

宝爸说,原先不是这样的,是我嫂子跟人跑了以后他才这么喝的。

婆婆去世几年后,有了宝儿。每每家里来了客人,咿呀学语的宝儿都表现得十分热情,尤其是认识宝大爷之后,他总是扬着小脸围前围后亲昵地叫着“大大”,还主动跑到厨房给宝大爷拿来喝酒的杯子,每当这时,不爱笑的宝大爷也笑眯眯的蹲下来逗他玩。

听说离婚前嫂子与姨婆婆相处的很好,离婚后也一直有联系。那几年姨婆婆撮合他们复婚,跟宝大爷说,都这么大岁数了,日子往前看,互相照顾着过日子吧。宝大爷一直没吐口。我偶尔在他来我家时也劝几句:都过去这么多年了,连侄子都快结婚了,让嫂子回来吧,家也有个家样啊。

喝了酒的宝大爷情绪激动,一口回绝:不要提她!我不需要,真的不需要!

每年正月初二我们都到姨婆婆家拜年。那年去,嫂子也在,我第一次见到她,五十多岁的她风韵犹存,一身皮衣皮裤显得既年轻又时尚。和我们同去的宝大爷见她在,面露不悦,饭桌上一句话也没说,只闷头喝酒。她倒是神态自若地和姨婆婆聊着天,喝着大罐黑啤,还给了宝儿一个二百元的压岁红包。

那时她办了低保,打着零工,我和她平素没有来往,自然不会占她的情,后来,我买了条更贵一点的围巾让侄子捎给了她。

宝大爷与儿子相处不睦,两人时有争吵。他曾忿忿地跟我们说,我这辈子,就栽在这娘俩手里了。

退休后,他在海边承包了一个卖饮料的摊位,来我们家的次数少了。那年正月里来,他不再喝酒,饭后神情落寞地说,这段时间呼吸有点憋闷,上二楼都要喘一会儿,感觉不是好病啊。

我们催他去医院检查,也督促着侄子。几天后得知,他肺癌晚期,已无法手术,住进了市肿瘤医院。

五一小长假前一天,下班早,我买了些冲调保健品去医院看他。他当时正一个人躺在床上吸氧,看见我,起身坐着聊了一会儿,我走时他还微笑着把我送到了电梯口。五一当天下午,这个只领了两年退休金的人,走了,当时只有宝爸在场。

火化那天,没看见嫂子的身影。告别厅内摆放着几个花圈,赫然发现一幅挽联上写着“爱妻***”的字样,让人如鲠在喉……

那时我还年轻,不懂得太多的婚姻真谛,但我知道,好的姻缘,是琴瑟和鸣,相扶相携,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执着与忠诚,是融入烟火日常里的默契与包容,是无论世事有多凉薄,都情有所依的安暖;差的姻缘,是貌和神离,同床异梦,是忘了初心后的绝决转身,是三观不同相看两生厌的渐行渐远,是满腔爱意错付了一个读不懂的人的悲凉和失望……

哀乐缓缓响起,看着眼前安静躺着的一直对过去无法释怀的宝大爷,内心感慨万千,眼泪忍不住簌簌落下来。

一年后,在我们跑前跑后的帮助下,宝大爷终于入土为安了。

中元节夜晚,窗外寂寂。忽然想起逝去多年的宝大爷,悄声问在一旁玩得热火朝天的10岁宝儿:“还记得大大吗?”

“大大?”宝儿愣了几秒,一脸茫然的说:“不记得了。”

主编:罗永良

执行主编:马俊华

一级编辑:邓晓燕

支持作者 赞赏自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