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从埃尔克森到艾克森他没怎么变 婚姻和家庭让他经历很多

原标题:深度-从埃尔克森到艾克森他没怎么变 婚姻和家庭让他经历很多

文章来源: 赛点公众号

埃尔克森已经被写进了中国足球的历史,在他成为第一个无华人血统的中国国家队球员并为国足在世预赛取得进球之后。当然,他现在是中国籍公民了,他的身份证写的是汉族,他的户口落在广州,中文名艾克森。

其实广州球迷不太喜欢他这个新名字,因为用粤语读起来发音跟“艾黑心”一样,而且他们明明知道他是红心的。所以为什么不叫“艾洪森”?但普通话“艾克森”没毛病,很接近葡萄牙语发音。

支持者认为归化外籍球员为国效力展现了中国体育开放的姿态,反对者认为这带有功利主义色彩不可取。大多数人则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他们不会为此拒绝看国家队比赛,他们也希望国家队踢得更好,艾克森在国家队的表现他们会额外关注。不过,作为球队里最特殊的一个,艾克森好像没有被他的处境所困扰,他展现的只是他一贯的样子,仅此而已。

1

公开场合,艾克森哭过三次

这个镜头在日后的纪录片里是会被反复播放的——会说葡语的俱乐部队友韦世豪,用自己的突破赢得了一个点球的机会,这是全场比赛的第二个点球,艾克森成为主罚者。艾克森不是球队第一点球主罚手,但当时中锋杨旭已经被换下场,艾克森自然站到了点球点上。进球后他跟迎上来的队友逐一击掌庆祝,然后从底线这一端跑向另一端底线,向中国球迷致谢。

艾克森在入籍之后说得最多的一个词是:回报。跑那么远跑到客队球迷区致谢,考虑到他特殊的身份,这是一个特殊的庆祝仪式(其他进球的中国球员就没有这么做),但你又看不出太多刻意,也绝不牵强。可能因为不管在广州还是上海,艾克森对球迷向来饱含热情。

2013赛季刚加盟恒大的时候,球队习惯了碾压对手,进球之后很多球员往往懒得庆祝,后场球员总是第一时间往后走准备重新开球,搞得球迷在看台上有些意兴阑珊,但艾克森每次进球后都会跑向角球区激情庆祝,肢体语言的感染力让人印象深刻。

南都记者曾在一次专访中问过他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最重要的是回馈给球迷。大家来看球,最兴奋的是进球的时刻。这个时刻,你要把所有的喜悦和兴奋都展示出来,跟球迷一起互动,配合着让他们的这种情绪一起释放出来。”

艾克森对球迷的态度还表现在他不会轻易拒绝合影和签名这类事情上,合影的时候,他还会在镜头前摆出笑容。但他的哭倒是更让人印象深刻。

在中国7年,公开场合里艾克森仅哭过三次,一次是2015年亚冠决赛打进制胜球后,他跪地庆祝时饱含热泪,那年他经历了伤病,经历了婚姻的变故,内心压力之大,都在眼泪里。

还有两次都跟球迷有关。一次是2017赛季亚冠四分之一决赛次回合,上港在天体淘汰了恒大,埃尔克森枯坐板凳120分钟,赛后他去恒大球迷区谢场,虽然输球了,但恒大对他的热情不减,山呼海啸他的名字,让他情难自禁流下热泪。还有一次是他离开上海的时候,很多上港球迷去机场送他,他没忍住哭了。

艾克森跟球迷之间的感情总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表现出来,至少证明他是一个容易被感动的人。感情是相互的。艾克森的性情对他容易被中国球迷接纳是有帮助的。在归化一事上,异议大多只是针对恒大和足协,而不是球员本人。

2

最早学会的中文是“马马虎虎”

入籍之后的艾克森有过忐忑,这来自他的自述。在第一次进入国足集训的那天,他凌晨4点多就醒了,然后没能睡着,他说他心里有点焦虑所以醒了就睡不着。但在一个熟悉的训练场地,面对曾经的教练里皮,面对恒大和上港的老队友,面对那些在中超赛场上交手了很多次的俱乐部对手,面对围在场边相熟的记者,艾克森的融入速度之快也是顺理成章的。

他没有任何不适。面对记者的镜头,他不拘谨,随意,而且还懂得用说两句中文的方式来活跃氛围。

他现在会说“你好。你们好。我是艾克森。”他会脱口而出“中国加油”。在恒大的更衣室里,他还能用脏话跟中国球员开玩笑。但他没有请专门的中文老师来给他上课,他的中文其实说得马马虎虎。没错,“马马虎虎”这个词,是他在中国学会的第一个正儿八经的形容词,他在2013年就从翻译那儿学会了。那次南都记者跟他聊到他读书时的文化课成绩,他用了这个中文词,颇让人吃惊。这个词可能是艾克森在中国6年半时间里接受中国媒体采访时用得最地道的一个词。

对阵马尔代夫的奏国歌仪式,艾克森开口唱歌了。翻译有教过他唱,他卖力地唱,就算唱得还不流利,已经是在表达爱意。但有一点也可以确定,他并没有像一名大学生上课一样在学习中文和中国文化,他仍然在以自己惯有的习俗生活着。

3

婚姻和家庭出现变化

虽然与几年前相比,艾克森有些发福,也显沧桑。重新穿上恒大球衣后在德比战里接郜林的传中球打进一个飞身铲射后,他的身体看起来不那么僵硬了,但离以前那种轻盈感还是差得远。

哪怕抛开在上港不那么顺利的职业生涯不谈(这不妨碍他的进球还是很多,37个中超进球,15个亚冠进球),这几年他确实经历了很多,尤其是婚姻和家庭。

2014年他跟妻子在马尔代夫举办婚礼,不到一年儿子降生,但也是在这一年他跟妻子离婚了。孩子母亲不愿意到中国生活,很多隔阂让两人的感情有了变化。如果艾克森跟塔利斯卡一样能够迅速从一段感情转换到另一段感情,那他看起来前两年就不会有点孤独。

2016年一次在基地的采访,被上海媒体问及自己生活的时候,他直接说自己已离婚,当时的翻译向他确认记者是否可以发出相关报道,他告诉翻译没关系。从这个情节来看他也在尽力做到坦然,但考虑到艾克森是一个极重感情的人,他也未必能轻易走向下一段感情。

艾克森重感情这个印象最初源自于南都对他的首次采访,只是后来也不断被证实。当时问他近期有没有遭遇什么难过的事,他说冬天随恒大在西班牙集训的时候,得知他在萨尔瓦多的一个当商场保安的从小玩到大的兄弟被劫匪顺手一枪打死了,这件事情让他很痛心,在房间哭了整整一个晚上。那时候他拿着超过两百万美元的年薪,而他儿时的玩伴只能在商场当保安死于非命,这种差距让他心生怜悯。

当时又问他记忆中最开心的一件事是什么,他脱口而出回答:“有一次妈妈生了严重的病,一天回家后我突然看到她健健康康的,比之前好了很多,那一刻我内心特别激动,我永远记得。”

4

谈一次恋爱绝非易事

来中国之前,艾克森身上有三处文身,都跟家人有关。第一个是左腿上的他奶奶的头像和十字架,他小时候跟奶奶在北部一个较偏远的城市生活,后来随父母搬到了南方,他一直想念奶奶,以此为纪念。他把父母的名字文在了左侧胸部,把表哥、弟弟和自己的名字,文在右侧腰部。

每个人对文身的态度不一样。艾克森的同乡、曾在中超效力的巴西人乌索,本也能在中国效力满5年从而获得入籍资格,但他中途回巴西效力过半年,所以只能被排除在名单之外。乌索就是一个比艾克森更随意的人,他把米老鼠的图案和中国国旗一起文在了自己左臂上,他曾告诉记者,他喜欢米老鼠,也喜欢中国,所以就这么干了。艾克森的文身范围很窄,只有亲人。

艾克森代表中国参加的世界杯预选赛上穿一件打底长袖出场,这长袖是为了按照相关特殊规定,遮盖球员手臂上的文身图案。大热天,这中国特色的规定必然让球员感到不适,但规定只能执行。艾克森在中国近7年,唯一增加的文身就在他的左臂上,是一个圣母的图案,他儿子的名字在这个图案中。

艾克森说过可能的话他想找个中国女朋友,但在爱情这个问题上,艾克森跟中国的缘分不如足球那么深。他今年在上海找了一名外籍女朋友,媒体在5月份拍过他跟新女友牵手的照片。如今艾克森独自一人住在广州,女友则在上海和广州两地跑。艾克森曾告诉南都记者,在跟前妻一起之前,他没有谈过恋爱,自己不是那种有很多女生围绕的球员。这意味着他谈一次恋爱绝非易事,眼下这段爱情只是他人生里的第二段。

艾克森其实还是那个埃尔克森,还是那个真诚有爱的巴西阳光少年,只不过他的国籍变成了中国,为中国踢球,有一个跟中国足球相同的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