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电河及渜水语辨

原标题:闪电河及渜水语辨

闪电河,是一个汉语思维讹变的典型,她的原始内涵即上都河、御河,满、蒙语谓之“dorgi”(宫廷内部的-御)或“dergi”(上方、皇帝-上都),全称则为“dergi golo”即一般所云的“相德因郭勒”。据《清史稿》记载曾于此设“闪电河汛”,可见清代已经发生了语言的讹变。闪电河,似乎日渐转变成河流形如草原的一条闪电。

不仅如此,清代还曾讹变为“商都河”。据《大清一统志》谓“按:今滦河。即古濡水。《汉书》、《水经注》皆作濡,音“乃官”反,自唐以来变文为滦,其音则同。或谓即古灅[lěi]水者误也。又按土人呼上都河,以元时上都在水北岸故名,后又以音同讹为商都河耳”。

古语“乃官”反切之音即“渜”(nuǎn),《集韵》谓之“渜”为“奴官切”。盖北魏时代已渐讹为“濡”,唐代再转为“滦”,宋以后复有讹为“濼”(乌泺)者。“渜”,一般文献也作“今中国河北省滦河的古称”。清代的朱骏声通训“《水经濡水》:‘濡水从塞外来。’渜,误作濡,按即今北方滦河也。”

《说文·水部》:“渜,汤也。”《士丧礼》中有“渜濯弃于坎。”郑玄注:“沐浴余潘水、巾栉、浴衣,亦并弃之。古文渜作缘,荆沔之间语。”贾公彦疏:“潘水(淘米水之意)既经温煮,名之为渜;已将沐浴,谓之为濯。已沐浴讫,余潘水弃于坎。”可窥见“渜”也曾音“缘”,是温热的淘米水之意,所以渜即有暖意。

闪电河段滦河,故也称为“濡源”,实际是“渜水之源”,“渜水”用满、蒙等民族语谓之“halhvn”,该词音转疾呼浊音即为“渜”,或复合音疾呼脱去前音即为“”,故《大清一统志》有古水误一说(今人一般认为水亦是遵化沙河之古称)。若满蒙语遗存了鲜卑、匈奴等北方古族之语言元素,可窥见濡源即“halhvn sekiyen”音即“哈勒浑色钦”,渜水即“halhvngolo”音如哈伦郭勒。但问题来了,武列河也叫作“热河”,其民族语名字也叫作“halhvn golo”,疑其音转即为“武列”。两河重名,且后来汇流了。这种现象不是偶然的现象,因为二水源头都有大量温泉使然,如郭家屯的南北温泉群(一说郭家屯下始称滦河,盖也源于温泉),七家温泉群等。重名的河流在承德发生的很多,如柳河,伊逊河、流河、瀑河都曾讹变过该名。再如獐水,即锡尔哈河,木兰围场有一条,平泉州也有一条。故河流近地缘性重名,讹变是时有发生之事。笔者认为滦河、武列河都曾因为源头多温泉,水温较高谓之“暖河”、“热河”乃至“汤河”,因为在民族语中“汤河”也作“halhvn”。

从语音角度,“halhvn”,合音疾呼成一音即“渜(暖)”,音转为二音即“武列”,音转为三音即“哈勒浑”(哈勒珲河,东北有之,古也作“阿儿温河”,若意译则可谓之热河、温河、暖河、汤河),缓呼四音即成“哈勒呼温”,看似各别,实际一也。

随着时间的更迭,两条重名的河流渐渐的分化,这种分化在《水经注》已然发生,后世则越走越远,乃至清代乾隆帝修《热河志》时还派人专门名人勘查撰写《热河考》,谓之“以热河为濡水之源,余固心疑之,而未暇深考”。为什么要派人考证,就是因为两条河名称上语音关联,有重名之疑,人们经常将之搞混,甚至认为热河是滦河的源头。自《热河志》后彻底从官方规范了两条河的名称,也理清了两条河的关系。

但滦河的古来名称“渜”与热河的古老名称“武列”,实际是一音之转,却是可以窥探其痕迹的,都深刻的记录着承德的人多民族和地多温泉的自然人文特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