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爸妈为你吹过的牛

原标题:那些年爸妈为你吹过的牛

放假回家,邻居家的小妹妹专程来了我家一趟,给我展示她的日本旅行计划,并邀请我这个日语“大神”一起去玩。“大神?”我尴尬又不失礼貌地微笑着,顿时明白我妈在外面又吹了多大的一个牛。在她心里,看我喜欢追动画看日剧就默认了我懂日语,而我懂日语就意味着我是自学成才精通小语种的大好青年……

后来和朋友聊起爸妈为自己吹过的牛,发现其实很多父母像粉丝一样,为孩子开启十级滤镜,吹最夸张的“彩虹屁”,脑补最值得期待的未来。作为被吹捧的主人公,我们真是脸上笑嘻嘻、心情不咋地。

记得刚上大学时,有一次春节聚会,一位叔叔非要给我敬酒,他听说某种植物的药用价值很高,而我爸妈讲我就读于业界公认的王牌医药专业,他想问问我的投资意见。等会!潜力?投资?意见?一连串大词把我吓得不轻。我不记得当时怎么给自己解的围,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当时空气凝固、我快窒息的感觉宛如昨日啊!

后来好几年的家庭聚会上,辟谣成了我的一项重要活动。我要努力向亲戚解釋,我不是行走在医药行业前沿的科学家,我能成为第二个屠呦呦非常难,能拿到诺贝尔奖也希望渺茫,我只是一个要为论文发愁的普通研究生。

现在想想,爸妈成为孩子的颜粉只是基本步骤。只要是自家孩子,爸妈的眼就是十级美颜滤镜,冲孩子眨一眨就自带磨皮瘦脸大眼效果。朋友一直对自己的单眼皮不满意,她妈妈会说:“你这是世界上最有味道的单眼皮!不用割!”等她把眼皮割好,她妈妈又不遗余力地赞叹:“看看这双眼皮!感觉世上没几个能这么自然的!

成为事业粉也是父母绕不过的宿命。小时候我们总因为“别人家的孩子”而愤愤不平,长大后,爸妈分分钟把我们包装成“别人家的孩子”。

表妹一直担心我小姨这个炫女狂魔会把周围人都得罪一遍。聚会时,二舅说工作不好找,表弟最后进了一个小公司。小姨接话:“小公司也是公司啊,我女儿在几万人的上市公司不也一样上班嘛。”话音落地,表妹都不敢抬头看二舅的表情。

还有一次,小姨和朋友聊天,对方说自家孩子是985学校毕业的,工资一个月才5000块,“女生在一线城市很辛苦的,你女儿也是吧?”小姨回答道:“辛苦是辛苦啊,但我家女儿努力,一毕业月薪就9000多块啦!”据表妹发回的现场报道,那天气氛十分微妙,欢声笑语里带着淡淡的紧张,感觉围观了一场成年人之间的高手过招。

上周我去看演唱会,表演结束后,粉丝热情大喊:“×××,妈妈爱你!”追星时,我们都是亲妈粉,时时关注偶像一切动态。我突然意识到,爸妈不也是这样嘛!在家操碎了心,在外花式吹捧,他们总能给我们随时随地打气投票,还要在外人面前为我们时时控评。虽然有时我们觉得尴尬突破天际,但不得不承认,爸妈才是这世界上的忠实“站姐”、资深铁粉。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