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谈艺】张大千:纸生墨漏 · 亦画家之一厄也

原标题:【大师谈艺】张大千:纸生墨漏 · 亦画家之一厄也

张大千像

张大千,原名正权,后改名爰、季爰,别号大千居士,四川内江人,祖籍广东省番禺,1899年5月10日出生于四川省内江市中区城郊安良里的一个书香门第的家庭,中国泼墨画家,书法家,我国近现代著名的国画大师。

纸生墨漏

亦画家之一厄也

......

印度国际大学纪念泰戈尔,诸女生为献花之舞,舞态婉约,艳丽不佻,迨所谓天魔舞也耶?其手足心皆敷股红,则缘如来八十种随好,手足赤铜色也。观莫高窟北魏人画佛,犹时有现此像者。

凡美人者,一等肥、白、高,二等麻、妖、骚,三等泼、辣、刁。往岁游五天竺,颇爱彼邦闺秀所服纱丽,盖即佛天衣无缝者。写此异未能传其轩轩遐举之致耳。爰翁额间点,印度教所谓吉祥红也。

江堤晚景

1946年

188×120cm

我们中国画在北宋以前,都与西洋画一样,画成之后,只在画下角不显著处签个名便了,有些甚至连名都不签,这点倒与西洋画的作风相同。因为当时的看法,认为这幅画本身不能再着笔墨了,若在明显处再题字,就会妨害画面的美观。

可是后来到了文与可、苏东坡、米元章他们几位大家,都是诗、书、画三绝的人物,于是就创出了题画的例子来了。宋徽宗也是这样的名家。这种风气到了元朝更盛行。明朝时期,大家都不再像宋人那样只在树身、石角签名了,唯有仇实父一人还是自守老法,不肯随流。

水月观音

1943年

158×88cm

如何题画行款,才不致影响画面美,反而产生相得盖彰的衬托作用呢?这中间自然有学问,最重要的当然是字要写得好,篆、隶、真、行都可以,就是要注意字之大小疏密,都得与画面相配合。至于题诗或跋,那是发挥画意的未尽之处,感慨、兴怀要近合画意,才能相得益彰,才是合作。

云山古寺

1965年

172×90cm

董玄宰说过,题画诗不必与画尽合,但期补画之空白,适当为佳。此真行家语。元、明以来没有人道破,只有这位老先生提出来,功德真是不小。

我个人的看法,题字最忌高高矮矮,前后必须平头。若有高低参错,便走入江湖一路,如世传的“扬州八怪”的李复堂、郑板桥之流,我认为千万不可学。

飞天图

1941年

182×94cm

吾画一落笔可成,而题署必穷神尽气为之,如题不称,则画毁矣,故必先工书也。

墨对画的表现,纸对墨的承受,这两者对画的关系都很重要。如果所用的墨不好,所用的纸你不了解它的特性,即使有天大的本事,也不能得心应手,绘出来的画也必然逊色。

雅歌·香草嘉果良木册

1977年

45×53cm ×12

石涛就曾说过:“纸生墨漏,亦画家之一厄也。”以石涛这样天马行空的天才,还有这样的感叹,我们就可见纸与墨对画关系的重要了。

我再举实例来说,写意画要用生纸,因为生纸能发墨。工笔画要用熟纸,因为熟纸不渗,生纸易渗。古时候的熟纸当然最好,因其本质坚洁,画上去不会板滞。但现在的熟纸是用胶矾水来拖的,既不受墨,而且涩笔。所以如果是画工笔画,绢比纸更合适。

晚波鱼艇

不详

353×130cm

纸的种类很多,唐、宋时代的纸很好,又细、又挺、又白,又能受墨。后来的麻纸,看来稍粗,但是仍很坚实,画写意画是最相宜的。大家都知道宣纸很好,这是明朝才有的。为什么叫宣纸?这有两种说法,一说是宣州泾县所造,所以叫宣纸,一说是明宣宗发明的,所以又叫宣德纸。宣纸的质料是用檀树皮做的,宜书宜画,确实很好。到了近代,大概檀树皮不好找了,偷工减料,多半用稻草代替,看起来还是雪白洁净的,但用起来可真不如意。

泼彩荷花

1981年

135×68cm

我们都喜欢用旧纸,并不是纸放旧了就好画,实在是古人做事不肯偷工减料,本质就好用。我们四川有一种竹纸,很不错,画起来很好用,受笔发墨,但缺点在于不能经久。贵州都匀有一种皮纸,此纸耐久,但画色却又不甚好。日本纸颇有可用的,但墨色有浮光,又是美中不足。

除了纸而外,古人绘画也用绫、绢。绫、绢的性质自又和纸不同,质料也不一样。绫不上胶矾,可画写意画;绢却必须胶矾之后才可用,因为生绢极不受墨,写意、工笔两种都不适宜。

溪山春雪

1969年

68×138cm

除了纸,再谈墨。墨是油烟墨最合宜绘画,因为有光纸。松烟墨只是黝黑,并且没有光彩,故不宜作画,但它也还有些用处,在画人物的时候,可以用它来渲染发、鬓、髭、须。山水、花卉,却不能用松烟墨。

和纸一样,墨也要越陈越好。因为古人做的墨,捣烟极细,下胶轻重合适。可是近人制墨,不但未求改造,反而粗制滥造了,不仅下胶又重又浊,并且用洋烟,甚至于等而下之,有用烟囱煤烟的了,怎么能用来画画呢?目前用的罐装墨汁,方便是方便了,不必磨墨,但绘画更不能用。因为中国画画好了之后还要经过裱工的啊,墨汁经不起装裱,一沾水就会浸了散渍,墨色都保不住的,可能会散花得一塌糊涂。

仿敦煌南无观世音菩

1947年

142×72cm

若求好墨,要光绪十五年前所制的,乾隆御制的更好。因为宫中多有明墨,因风碎裂,加胶重新制造,所以又黑又光亮。用这样的墨画画,真可以墨分五色,光彩夺目。

制墨之道,古人有所谓“轻胶十万杵”之说,这五个字可就道尽了其中奥妙。但是近来做墨的商人只知牟利,不肯费事下功夫,所以连求好墨都不易了。

密积金刚

1950年

95×53cm

色彩,不仅是表达物品的本色,而且用以衬托画面的立体和美。因此颜色一定要洁净、明朗、鲜艳。笔砚必须洗净,尤其在重彩设色时,不能急于一次完成,而要一次一次地上。如有的先找底色,再上浅色,再渲染,再背衬,有的则可一气呵成。重彩的颜色大都是矿物质颜料。颜色下胶,用后即加水退胶,否则隔宿就会失去本色。

朱砂,以箭头砂最好,镜面砂次之,豆砂再次,又种灰色的为火山的岩石磨成,不足取。

我最近已能把石青当作水墨那样运用自如,而且得心应手。这是我近来唯一自觉的进步。我很高兴,也很得意。

文章摘抄自《张大千谈艺录》

END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