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散文||【问厨】◆龚程

原标题:当代散文||【问厨】◆龚程

作者简介

龚程,男,90后,出生于湖北仙桃,现供职于中韩(武汉)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湖北鹰台诗社社员,武汉石化凤凰诗词学社社员、理事会成员、《凤凰诗词》文字责任编辑。爱好诗词创作和文学写作,有诗歌、散文多篇在《凤凰诗词》《湖北工业大学报》《武汉石化报》等刊物发表。

问厨

在武汉工作,两周不回家,我就会担心家里的情况。上次回家,隔壁的婶婶嘱咐我:天气转凉的时候,记得给奶奶打电话,她的身体不好,变天就加重。从那以后,我致电奶奶格外勤快,有时竟惹得奶奶笑问:城吖今天没有上班吗?

班自然在上,工作是立身之本,每次下夜班给奶奶打电话,她都会这样问,我也笑着为她解释这倒班的作息。我告诉奶奶:我工作两天,白班和夜班交替,然后休息两天,时间多而零散,然而琐事缠身,暂时没法回家。她听罢,总会说:没事没事,你忙你的,工作要紧,我们都好的很。我知道她这样讲,实情多于客套,但总不免心生难过。默默在心中一算,我已有两月没有回家,家中之事难以得知,心中更是牵挂。

宛如一阵风吹散了浓雾,终于看见眼前之景,忙完了这一阵,做几次深呼吸,然后收拾行李回家去,所有的消息都无暇顾及,归心似箭,家人第一。几番周转,终于到家了,奶奶在剥青豆,青豆已有大半碗。我喊她,她抬头看向我,笑着说:“两月不见,城吖瘦了。快进屋休息,我马上做饭。”我说:“您也休息,我不饿。”然后,抬手示意她看我手上的菜,她看了更是开心,手中青豆剥个不停,顿了一下,她说:“这青豆,自家种的,好的很,吃着甜。”我顺从她的心愿坐下来,跟她一起剥青豆。一会儿就满身大汗。我说:“这天气真热,受不了!”她说:“可不是,像火啊!”我说:“我真不饿,厨房那么热,您晚一点做饭,到时候和大家一起吃晚饭就行。”她听了,剥青豆的手停了一会儿,又飞速地剥着,她说:“不碍事,不碍事,做饭快得很,你先去休息。

我终于拗不过奶奶的执着,便不再劝说,只怕损了她的心意。午饭时,一家人围坐在餐桌旁,我们边吃边聊天。所聊的话题,从毕业至今,从未改变,工作是否顺心,生活是否顺意,与人交际是否顺利,师傅和同事对我是否满意,诸如此类,像极了副歌的旋律。末了,他们话风一转,变了脸色,问道:为何还不谈朋友?看那同村与我同龄的人,都已有了两个孩子,他们急了,我懵了。我为他们剖析城里婚姻的现状,他们就叹气,说:“家庭条件不好,束缚了你。”我安慰他们,说道:“没关系,我会继续努力。”奶奶总是最后才开口,说:“城吖,你已老大不小,应该早些成家,趁我还能看到。”每每这时,我就心情凝重,安慰着奶奶,说:“会的,会的。”她的皱纹舒展,笑意浮上脸颊。待他们不再说话,我便感慨道:我深知家人的心意,古往今来,定时成婚,倘若推迟,便急不可待,宛如天塌一般。今日之势,多有变化,物质居上,动辄房车,为人次之,庸俗亦可。倘若爱我之人,必信我不负,深挖潜力,但往往事与愿违。曾与人交好,被房子难倒,三句话不离“务必武汉有房”,哭笑不得,终不能成。天可知,量体裁衣,往往比一味追求雍容华贵,更为宝贵。城亦知韶华易逝,不轻易拿年少搏潜力,是为情理。故叹曰:“且将杯酒敬孟婆,忘尽此生苦难多。有缘识得转世官,亲人来日莫投错。

和家人聊结婚的话题,总会陷入死角,惹得都不快乐,满屋沉寂。我岔开话题,对奶奶说,我想和您聊一些别的。她问我想聊什么,我说,想向您请教做饭的事。她听了瞬间笑起来,风趣地说道:“炒菜嘛,就是打两嘴巴,然后把盐。”这话,用方言说起来,格外有趣,满屋欢笑。我这别出心裁的问厨,竟起了效果,我开心不已。

亲人之间,担心和关心是常见的情绪,但倘若想让彼此开心,请务必用心。长辈对晚辈,用心有余,往往让人揪心;晚辈对长辈,大多粗心,甚至让人寒心。其实,长辈所求不多,晚辈安好,生活舒心;晚辈义务不重,多点关心,让长辈安心。我始终牢记,家人第一,值得我们百分百用心。

主编:罗永良

执行主编:马俊华

一级编辑:邓晓燕

支持作者 赞赏自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