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穗集】寨是一座城,城是一个寨

原标题:【拾穗集】寨是一座城,城是一个寨

寨是一座城,城是一个寨

——荆山古山寨考察日志

5月3日,中雨转多云,板桥镇。

早上"起床了”的吆喝声吵醒了我,早餐后天空仍淅淅沥沥地下着雨,计划今天去双龙寺村樊家寨。有队员提出行动的安全问题,一是路况不明,若道路泥泞,车子怕是上不了山; 二是若遭遇雷雨,在山上有被雷击的可能。商议后形成共识,无论怎样继续前行,到时根据路况、天气顺势而为,大不了继续朝下站走就是了。

一路走去,行进在新建成的“村村通”水泥道上,看着车窗外错落有致的农舍,翠绿的山 野,心生愜意,感觉城镇与乡村间的距离缩短了许多。

雨渐渐停了,找到双龙寺村委会,打听好上山的路线,一转弯就到了樊家寨坡下。樊家寨坐落在一片丘陵中较高的一处坡顶上,远远望去,寨墙连绵雄伟;走到近处,褐色与灰白色的条石构建的寨墙规整、厚重,透着威严。我围绕寨子走着、看着,整个寨子精美且完整, 无一处崩塌,这是我看到的品相最完整的山寨了。

寨墙外见到多处裸露的岩石,层层叠叠,酷似地壳的皱纹。我想先民们当时就地取材, 把这些个“皱纹”剥离开来,再凿刻成石材,堆砌了这座寨子。石材厚的一拳左右用来砌墙, 薄的一指左右用来做瓦,现在村民们仍用它们建猪圈和杂物间。

整个寨子呈长方形,方圆有一亩三分地,坐南朝北。南、北两个寨门建在长边的中间,但略有交错,不在一轴线上,这也许是为了避开敌人的进攻而有意为之。两个短边寨墙外山势较陡,越发显得墙体的高大。南门外地域狭窄,墙体到坡边只有六七米的距离,墙体交接处呈圆弧形。北门外有一片开阔地,视野通畅,坡下道路一览无余;两角寨墙凸出,呈圆柱状, 线条流畅,底部和中部有梯形射击孔,看来是防御的重点工事。

通过1.5米宽的拱形寨门,拱形寨门建筑工整,是打磨过的石块砌成,上有不完整的门楼。来到寨子里,没有古山寨通常见到的灌木丛和残垣断壁,而是村民的一块良田,收获后的向曰葵秆一堆堆码放在翻过的土地上,我想如果是向曰葵花开季节,古老和现代包容,沉寂和生命交融,那是多么美丽的意象。顺寨门边的石阶上到寨墙箭道,放眼望去,整个寨子方正、端庄;箭道宽约一米,箭道旁的墙体高不足半米,不见通常的垛口,看来是有人把它拆掉了;北面的两个墙角呈"U"字形,凸出在两面墙体之外,可兼顾两面的警戒、防御,古人的军事智慧可见一斑。

樊家寨全景

天色渐暗,一行人离寨而去,回头一望,若有觉悟,这就是一座微缩的古城呢。

下山来到已卸任的村党支部书记唐明和家,70岁的老人身板硬朗,面色红润,言语中透着自信,由于常年劳作的缘故背有点佝倭,他说现在的双龙寺村原来叫就樊家寨村,对樊家寨的建造年代和曾经发生过的战事,也无从谈起,只说是当时的大户人家樊氏家族主持修建的。

我们了解到,1972年在樊家寨内,驻有大队委,建有小卖部、米面加工厂、卫生室等,他老伴还在那里做了十年的裁缝,是大队的政治、商业中心呢。1982年,由于冬天风太大等因素搬走了。

老书记的家是土木结构的两层楼房,屋旁有渚圈、牛栏,屋前种有牡丹花,安装有一口"锅"(卫星天线)。在庭院前老书记神清气爽地遥指古寨与我们侃侃而谈,眼前祥和安宁的生活和建造古寨时动荡不安的世态、百姓颠沛流离的生活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天色渐晩,我们结束了访谈,告别老书记,赶往巡检镇。

撰文/邓粮 摄影/张玉涛

《拾穗集》连载已获襄阳拾穗者

民间工作文化群授权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平台态度。

【拾穗集】兴隆观:从烽火到香火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