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良玉:《桃花扇》中的忠臣良将,现实里的大明军阀!

原标题:左良玉:《桃花扇》中的忠臣良将,现实里的大明军阀!

文:岩穴之士(读史专栏作者)

左良玉,字昆山,临清人。由于史料记载较少的缘故,笔者并没有了解到他年轻时的经历。仅见《明史》记载:“良玉少孤,育于叔父。其贵也,不知其母姓。长身赪面,骁勇,善左右射。目不知书,多智谋,抚士卒得其欢心。”

由于缺少家庭教育,所以左良玉从小就没什么家国天下的概念,而家庭教育的缺失也间接导致弘光朝廷的过早覆灭。

在嬉戏打闹中度过了少年的他,通过关系攀上了昌平督治侍郎侯恂。在侯大人的引荐下,左良玉官运亨通,当上了辽东车右营都司。但是好景不长,崇祯元年,辽东爆发兵变,巡抚被杀,左良玉由于精通逃跑之术,躲过一劫。

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心急如焚的崇祯立即将他乌纱帽摘掉。但架不住左良玉上面有人,外加天时地利,在清军围攻大凌河之时,侯恂抓住时机,让左良玉参战,最后居然还骗来一个“军功第一”!

一、在围剿农民军中壮大

由于靠关系与坑蒙拐骗,他在崇祯六年被升为山西总兵。虽然是关系户,但他还真有两把刷子,先是大破农民军于怀庆,又获得鄢陵之捷,前后大大小小十几场战役,双方互有胜负。

由于作战较为勇猛,农民军都把他列为躲避对手。《明季北略》曾记载:“时为之谣曰:军中有一曹,流贼闻之心胆凉。次左良玉、汤九州;若京营兵,贼甚轻之。”

这看起来,左良玉对农民军英勇作战,杀之而后快,但事实上并非如此。左良玉更多的是靠杀掠百姓,“借头”邀功。一旦遇到农民军主力,则是能避则避。不能避时,方才放手一搏,且胜少输多。

比如,崇祯六年,左良玉就被老回回一彪人马设伏,险些自刎于山间,所幸部下拼命突围。

到了崇祯十二年,张献忠重新起义,左良玉受命前去围剿,结果落到张献忠、罗汝才设下的埋伏圈,再次差点全军覆灭——此战副将罗岱被杀,连总兵官的通行证——关防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士卒死者达到一万多人,丧失军资器械不计其数。左良玉逃回房县清点人数,剩下的还不到一千人。

但左良玉还是有些本事的,每次战败后,都能迅速拉出一支新的队伍,这也是朝廷不得不用他,而他敢于不听令于朝廷的缘故吧。

二、拥兵自重的大军阀

东汉与唐代皆因军阀力量过大而逐步走向灭亡,而这一切也发生在明末。

起初,左良玉被崇祯和兵部尚书、督师辅臣杨嗣昌寄予厚望,《明季北略》记载:“良玉二十万之众可与传庭十六万之师,相为犄角,內外拒战,而自成可灭矣。”

可是,杨嗣昌在设计包围网时,没考虑过属下是否会听从调动。孙传庭尚有为国效力之心,但左良玉可就不一定了。在他眼里,只有朝廷的粮饷,而没有朝廷的威严。

起初,杨嗣昌本想着拉拢兵力较多的左良玉,以便让其他地方部队服从朝廷,于是拜他为大将军,并且特别让崇祯皇帝给予他特制的关防,用于号令群雄。

但事与愿违,杨嗣昌根本就驾驭不了他。

多次的交流后,崇祯也发现左良玉难以控制,于是把狱中的侯恂放了出来,以图约束左良玉。可是侯恂出狱后立即与左良玉狼狈为奸,替左良玉想尽办法骗取军粮。

拥兵自重的左良玉在与农民军作战的生涯里屡屡违抗上命,导致农民军势力不断扩大。

早在崇祯十年,左良玉于舒城六安大破农民军,连战三捷,本来可以一举歼灭这支农民军,但左良玉有意纵敌,任凭张国维发几份文书,他都视而不见。

除了无视战友外,他甚至还目无皇帝。崇祯十二年,攻破南阳府后,他纵兵劫掠,崇祯皇帝立即责难他,但他也仅仅是口头表达歉意,仍然干着“勇于虐民”的勾当。

官虐民,民从贼,贼势愈盛。由于左良玉平日里经常屠杀百姓,导致军中招纳的都是些地痞流氓,亦或是起义军中的投机分子,他们平常扰民是一流的,可是一旦作战时就容易原形毕露。

随着闯军规模不断扩大,开封逐渐被李自成包围。朝廷急忙下令调左良玉部北上。左良玉认为自己不是农民军的对手,全军北上有可能被农民军围歼,但是为了私吞朝廷给养,他还是爽快地答应前去支援。

可是等朝廷给养送达时,左良玉还是不满足,接着收刮襄阳地区的人民。

当农民军南下湖北时,左良玉急忙在襄阳大造战舰。准备一旦形势紧张就顺汉水向东逃窜。

襄阳的老百姓由于对左良玉十分痛恨,暗中放火把左良玉打造的船舰烧毁一空。左良玉闻讯大怒,抢掠了一批商船,装载军用物资和掳来的妇女钱财,在几天内迅速运走。

而他自己则领着军队据守襄阳、樊城,妄图阻滞农民军前进。然而,襄阳地区的人民听说农民军快要到来,纷纷焚香顶礼,有的人更主动充当向导。这一切连左良玉本人也不得不承认:“此时民情响应,势若沸羹。”

与此同时,张献忠率军进入四川,杨嗣昌急忙让左良玉驰援,可是左良玉一直拖延行军速度,导致友军不满。不过,躲却没躲过,左良玉竟在玛瑙山与张献忠相遇。

两虎相遇,只有拼命。最终,左良玉竟击溃张献忠。这一战后,侥幸获胜的左良玉更加嚣张,出言顶撞上司杨嗣昌,从此更加不听调遣。

但是,左良玉的成功,并没有遏制住农民军。崇祯十五年,陕西官军进抵洛阳时,李自成、罗汝才又把左良玉部官军包围在郾城。

汪乔年认为这是同左良玉会师合击义军的大好时机,遂率两万人马前往解围,贺人龙也率部会师。但就在农民军转而围攻汪乔年时,左良玉却率部开溜大吉!

左良玉在突围后,不仅没有往西夹击农民军,反而乘机带着部众向东溜走。总督汪乔年变成了光杆司令。农民起义军再次进攻襄城,到十七日攻克,汪乔年被活捉,带到城北韩家庄经李自成亲自审讯后处决。

在左良玉的影响下,许多将领也开始消极避战。朱仙镇一战中,明军主力左良玉部七千人首先避战而逃,其他将领也不战而溃。

丁启睿借口追回左良玉,经许州逃往光州、固始,结果逃亡过程中还将皇帝给予的敕书弄丢。

丁启睿被问责,但左良玉却安然无恙,继续养寇自重。

在左良玉的桀骜不驯下,明王朝逐渐要落幕了。

三、和清军一起围攻弘光朝廷

1644年,李自成大军攻破北京,朱由崧于南京急忙登基。《桃花扇》里曾描写左良玉闻京师已破,嚎啕大哭,悲痛欲绝。然而现实中的他,考虑的却是自己是否要承认弘光新政权。

由于左良玉离江淮较远,导致定策之功被“四镇”夺取。马士英为了拉拢关系,特地派人找左良玉,声称朝廷要给左良玉分爵位,可是左良玉并不想承认弘光政权,只是虚伪地表达了感谢,内心并没有任何效忠之意。

及至弘光朝廷为天下承认,成了气候后,他才安排人去南京试探,怎知南京那边也硬起来,不仅不买账,还怒斥左良玉手下不知廉耻。

适逢李自成大军为清军所败,准备南下,左良玉借此机会避战,声称要清君侧,以迎立“真太子”登基,顺江而下,直奔南京。

左良玉在离开武昌之时,把居民全部屠杀,吴晋锡在《半生自记》记载:“宁南传令无少长戮之。楚民以抚军仁爱,争匿都院中,抚军坐于门,向内坐,听百姓入。”

由于突如其来的叛变,弘光朝廷立刻派黄得功前去迎敌,导致防守清军的兵力被削弱。

自此,弘光朝廷被左良玉以及清军所包围。

巧的是,正当左良玉军势如破竹之时,左良玉却突然病逝于九江。

《桃花扇》里曾把左良玉之死描写得何其悲壮,可是现实中的他,却并非真为社稷而清君侧。

在他死后,其子左梦庚投降清军,在清廷的庇护下继续残害百姓。

《桃花扇》是一部感人至深的文学作品,可是戏说与历史终有区别,笔者曾为桃花扇里的左良玉感伤,也为《明季北略》里的左良玉感到愤怒。

无论文字如何变换,都改变不了他的罪恶。

只叹是:一把桃花扇,尽把罪拂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