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文帝一生艰苦朴素,勤勉聪明,为什么晚年却性情变化?

原标题:隋文帝一生艰苦朴素,勤勉聪明,为什么晚年却性情变化?

隋朝结束了将近三百年的历史乱象,虽然仅有三十八年的时间,它设置三省六部制,开创科举制度,改革府兵制度,开凿大运河、修建大兴城,实行均田制等等,都产生了广泛深刻的影响。

在隋朝的两位帝王中,人们普遍认为隋炀帝杨广好大喜功、残暴不仁,而隋文帝杨坚修订法律、改革官制、轻徭薄役、发展经济,在文治武功方面都取得了一定成就,受到的好评比较多。

人无完人,评价历史人物也是如此。杨坚的前半场可谓风光无限,而他人生的后半场却犯了不少错误,为隋朝的灭亡埋下了隐患。

那么,具有安万世之功的隋文帝,晚年到底有多么暴戾呢?

历史往往把机遇给了有准备的人,有人说杨坚是夺取天下最为容易的帝王。作为北周外戚,杨坚出身陇西贵族,地女儿当上皇后,他进入核心权力层,凭借着智慧韬略,逐步掌握了大权,最终废黜幼帝,自己登基当了皇上。

在皇帝位置上,杨坚整顿兵马,南下攻陈,统一了天下。

雄才大略、聪明过人的杨坚励精图治、勤政爱民、开疆拓土,社会生产力不断释放,国力逐步增强。加上有贤惠妻子独孤伽罗的辅佐,人们称他们为“二圣”。

但就是这样一位开创了“开皇之治”,被无数人奉为明君的皇帝,到了晚年却性情突变,暴躁昏聩,听信谗言,使用严刑峻法,和执政初期相比,简直像换了一个人似的。

自开皇十三年(593年)开始,五十二岁的隋文帝杨坚开始逐渐出现一些变化。

这一年,杨坚在今天的陕西省麟游县修建了一座仁寿宫。把避暑离宫称为仁寿宫,隋文帝希望德仁永寿。对这个工程,杨坚十分重视,派出重臣杨素监督施工。被委以重任的杨素为了圆满完成任务,征集了数万民工来共同修造。杨素日夜督战,抓紧施工,仁寿宫两年竣工。

不过,因为压迫太重,数以万计的征夫死在施工过程中。等到工程结束的开皇十五年(595年),杨坚前往仁寿宫视察,时值天热酷暑,结果“役夫死者相次于道,杨素悉焚除之。”(《资治通鉴》)面对这种情况,杨坚心情郁闷。等到亲眼见到仁寿宫的富丽堂皇,提倡节俭的他更是十分生气,怒道:“杨素殚民力为离宫,为吾结怨天下。”

话又说回来,杨坚提出修造避暑离宫,作为工程主管,杨素不敢违背圣上意见,擅作主张。而等到任务完成了,皇帝却又蛮不讲理,大发雷霆,杨素实在有些冤枉。

面对此情此景,独孤皇后抚慰杨素道:“公知吾夫妇老,无以自娱,盛饰此宫,岂非忠孝。”这时候,杨坚却犹如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改口夸奖杨素。

性情变化,让杨坚慢慢走远了。

当初,杨坚修订律例,从严治理国家。而现在,杨坚还亲手破坏了自己当年所制定的法律。面对下级官吏有时不尊重上级官员的情况,杨坚规定说如果属官犯法,上级可以在法律之外酌情增加刑罚,这导致了“上下相驱,迭行捶楚。”这种情况的后果就是官场残暴抬头,守法者往往成为弱势群体。

面对盗贼增多的社会现象,杨坚“命盗一钱以上皆弃市,或三人共盗一瓜,事发即死。”偷一文钱,便会被判死刑街头,这样的法规显然已经非常严苛了。在这个规定出台后,出现了三个人偷窃一个瓜而被一齐处死的情况,实在令人感到恐慌。

三条人命换了一个没有吃到嘴里的西瓜,犯罪成本的无限度加大,惹得民怨沸腾。尽管杨坚后来局部改变了这些规定,但人心却变得别扭起来。

晚年听信谗言、滥杀无辜,让杨坚的形象大打折扣。史万岁在隋朝灭陈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统一后又不辞辛劳,北上攻伐突厥,是一个著名的大将。因为杨素谗言陷害,加上他和杨坚说话时“词气愤厉,忤于上。”结果杨坚怒火冲天,命令左右暴杀了史万岁。

在传位给杨广这件事情上,杨坚的乖戾很是明显。身为嫡长子的杨勇原本是太子的不二人选,但被立其为储君后,杨坚认为他性格憨厚贪玩,不足以继承皇位。杨坚坚信杨广更加有人君之相,加上杨广的经营、皇后的劝说、杨素的谗言,杨坚废黜杨勇,改立杨广为太子。

正像司马光所说的“猜忌苛察,信受谗言,功臣故旧,无始终保全者;乃至子弟,皆如仇敌,此其所短也。”

身体每况愈下和对未来的隐忧担心,让隋文帝杨坚的性情突变,为后来埋下了祸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