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 遠 的 麥 積 山

原标题:永 遠 的 麥 積 山

麥積山石窟全景

永 遠 的 麥 積 山

文 / 屈 濤

麥積山石窟藝術研究所美術研究室

舉世聞名的麥積山石窟位於甘肅省東部,在絲綢之路東起點上與敦煌莫高窟遙遙相望,如同絲綢之路項鍊上二顆最璀璨的珍珠。麥積山石窟以其中國早期最著名的雕塑藝術遺存,號稱“中國泥雕陳列館”,是中國早期與敦煌、雲崗、龍門齊名的“四大石窟”之一。

第117號龕正壁佛坐像-北魏

麥積山石窟位於甘肅省天水市東南四十五公里處的秦嶺山脈的餘脈之中,因其山形望之如“民間積麥之狀”,形似麥垛,故得其名。在《水經注》中稱為蟠塚山,這裡地域上屬秦嶺支脈,兼跨長江、黃河二大水系,氣候溫暖,四季分明,景藝雙絕,“麥積煙雨”號稱古代著名的“秦州八景”第一景。

第142窟正壁結跏趺坐佛-北魏

從現存史料來看,天水地區的佛教活動,早在東晉時代已有肇端,西秦時關隴著名的禪僧玄高隱於麥積山中石岩寺修習禪法,有“山學百餘人”,當時山下即有無憂寺;西魏大統年間文皇后乙弗氏被廢於麥積山出家並被賜死安葬,建有“寂陵”(即今編第43窟);隋代文帝曾敕建舍利塔於麥積山頂,並賜寺名為淨念寺,至今猶存;唐代賜建應乾寺;宋代大觀年間因山頂產靈芝十八本,秦州經略陶龍圖奏上朝廷之後,敕賜為瑞應寺,並一直延用至今。

第142號窟右壁彌勒菩薩-北魏

天水自古為隴上名城,古代文化積澱十分深厚,原始時代即有先民活動,在秦安縣發現的大地灣遺址,便是明證;先秦時非子在天水牧馬有功,受封於此,繼而建立了秦王朝並統一中國;漢代趙充國及飛將軍李廣均出生於天水;蘇兆蕙有名的《織綿回文詩》亦寫於天水,至今天水西關仍有飛將巷及織綿臺可供發千年古人之幽;蜀漢三國諸葛亮在天水六出祁山,收姜維、斬馬謖,為興漢滅曹鞠躬盡瘁;李唐時代,大詩人李白據考亦出生於天水,杜甫更於乾元二年到天水,並游麥積山,在著名的《秦州雜詩》中《山寺》一篇即是寫麥積山石窟;有宋一代,由於趙姓郡望出自於天水,故一代史學大師陳寅恪先生稱二宋為“天水一朝”,這裡當時即是宋金交戰的前線,又是著名的茶馬互市的“榷場”;明清之後,由於中國經濟重心的南移,北方漸次淪為邊陲,麥積山石窟自此走上了凋敝之路。

第142號窟正壁右側脇侍菩薩與右壁影塑-北魏

自東晉開始,到姚秦時代,天水地區的佛教漸次興旺發展,至遲在後秦時代麥積山便出現了開窟造像活動。麥積山山形狀如蓮苞,形制奇特,又富丹霞地貌的赭紅色,加之林泉景致,風景優雅,歷代均是修習禪法的理想之地,經過這一千六百餘年的自然災害、兵戎損毀,至今在東、西兩崖間仍然保留有一百九十四個古代佛窟。

這些洞窟從姚秦時代開始,到明清為止,歷代均有營修,由於官民同修、僧俗共建,形成洞窟密如蜂房,棧道凌空飛架的雄奇險峻的麥積奇觀,一九七六年至一九八四年,在中國政府投資三百四十萬人民幣,歷八年修復了這一世界奇觀,並為續後的研究及參觀這一藝術寶庫提供諸多保障。

第133號窟第1號造像碑上段-北魏

石窟在中國古代本身即是具有寺院性質的修行場所,故又稱“石窟寺”,古代佛教發展史上南方建寺之風盛行,因此杜牧詩中說“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在北方,則以依山開鑿石窟寺最為盛行,所以中國的主要石窟寺均存於北方。古代石窟寺由於兼具僧人修行及信眾禮拜的雙重功能,洞窟中均以塑像及壁畫形式來表現佛陀、菩薩、弟子等形象,或繪以佛陀生平的本生故事及經變畫,借以弘傳佛法、教化眾生。

第133號窟第11號造像碑中段-北魏

麥積山石窟正是在上述背景下由歷代佛教徒上自皇親國戚,下至黎民百姓,歷一千多年,不斷創造進而形成的集泥塑、石雕、壁畫、建築等眾多表現形式於一體的大型文化寶庫。石窟遺存中現存雕塑七千八百餘身,壁畫一千二百餘平方米,現有洞窟一百九十四個。

第74窟正壁左側脇侍菩薩-北魏

早在西秦時,麥積山石窟即有開窟造像活動,今編第74、78、80等窟為此期代表,這期間作品佛像高大魁梧,衣紋綢密;菩薩像身體扁平,衣帶外翻;佛像神情古樸安祥,充滿西域風格,菩薩像表情靜穆,法相慈悲。進入兩魏時期,麥積山石窟藝術進入全盛時代,開始了麥積山石窟藝術最精采的篇章。這時期造型風格以秀骨清像為主要特點,無論是佛像或菩薩,或清秀典雅如出水芙蓉;或體態婀娜多姿似荳蔻淑女;儀態萬千像嫵媚佳人,造型洗練多變,以豐富靈動的藝術手法及精湛的藝術表現,創造出了一批極富藝術感染力,窮極觀照,心與物冥的偉大藝術作品。

第127號窟正壁龕佛與脇侍菩薩-北魏

今天我們留戀忘返或讚嘆不已的造像如127窟的石雕及泥塑形象,菩薩神韻逼人,飛天婀娜嫵媚;44窟主佛雍容安祥,妙與神通,微笑凝眸,展現了東方美學的最高意境,達到了天人合一的高超境界,充分代表東方藝術高於像外的傳統精神,成為古代藝術中美的典範之作。123窟的童男童女,溫婉可親,純真無邪,充滿了青春氣息與高度寫實技巧。

第133號窟窟室前部佛與羅睺羅-宋代

第133號窟窟室前部佛與羅睺羅(部份)-宋代

133窟的十六通造像碑,精采紛呈,在美學與視覺形象上均創造了極為驚人的成績,此窟的「小沙彌」英俊瀟灑,藝術表現能力之高達到驚人水平,王朝聞先生曾由衷讚歎:「你們看,小沙彌的影子都在微笑。」這一時期,在麥積山出現了中國現存最早的大型經變畫及長卷式構圖的本生故事,如127窟的《西方淨土變》、《維摩變》、《涅槃變》、《薩陲那太子舍身飼虎》等作品,構圖完整,形象眾多,藝術水平超邁絕塵,繪製水平超過同期敦煌壁畫。古代藝術家用鬼斧神工的技藝、自由發散的想像力、不朽的創造精神,為中國藝術寫下了重要一筆,成為古代先民藝術創造最為珍貴的寶貴財富。

第135號窟正壁左龕右側坐佛-北周

北周時期,麥積山造像特徵漸趨豐滿,造像中佛像方中見圓,氣度不凡;菩薩像意態飽滿,雍容華貴,典雅中富有生動的運動感;壁畫中形象寫實,並將繪畫與泥塑巧妙結合,在第4窟壁畫中創造了中國古代造型史上獨樹一幟的藝術表現手法──薄肉塑,即用細泥塑出飛天臉龐、胳膊、手腳等身體部分,鮮花、流雲、裙帶等則以繪畫表現,滿壁風動,別具巧思。這時期的代表作以12、62等窟最具代表性。

第37號龕正壁右側脇侍菩薩-隋代

十分重要的作品,如37窟隋代菩薩造型爽然無礙、虔心恭敬,一雙輕撫胸前的雙手,藝術家將泥土賦予了肌肉的溫熱與質感,技藝之高,令人歎為觀止。第5窟牛兒堂的作品,為隋唐時期的代表作,佛陀氣宇恢宏,睿智曉暢,滿懷濟世慈悲;菩薩形象豐腴適度,體態端莊,富有節奏韻律感,充分展現了大唐時期廣納百川、健康向上的審美精神與藝術趣味,從藝術品上亦可體味盛唐氣象的莊嚴博大與超邁氣象。

第4號窟前廊左耳龕維摩詰及侍女-宋代

第4號窟第6龕右壁右側菩薩-宋代

宋代是麥積山石窟藝術發展最後一個極盛期,雖然當時天水處於宋金交戰前沿,戰火烽起,但佛事活動並未停滯,北宋尚在麥積山瑞應寺出了一位雲門宗第五祖圓通禪師秀鐵壁,這一時期,達官貴人往游題刻不斷,留下許多歌詠麥積山詩文。宋代麥積山造像藝術更加重視寫實性與世俗化,並且出現了前代沒有的藝術形象,如水月觀音(58窟)、白衣觀音(165窟)、邈真僧像(50窟)等,使麥積山石窟的佛教藝術內容大為增加。此期133窟的釋迦瑞像衣飾處理表現極強質感,造型傳神,充滿無相無住的大關懷,藝術表現手法超越前朝,自成一格。165窟供養人生動傳神,表情自然,為同期宋塑中的藝術珍品。

第4號窟前廊右壁力士-宋代

第4號窟前廊龕帳浮雕天龍八部-宋代

第4、43等窟的金剛力士、造型誇張,威猛剛毅中又有戲劇化的誇張處理手法,無論對於解剖的精熟,或是氣度的把握都對後世造像產生了標準化式的影響。43、165、58等窟的菩薩造像溫婉可親,神態祥和,衣飾華美,裝飾繁複,反映出宋代藝術重精神刻畫,重形式處理的時代潮流。

進入元明清三代,由於天水政治經濟的地位漸次喪失,麥積山的佛事活動時興時廢,洞窟營造基本停止,只有少量的造像活動,已非時代主流,當時只有零星的修修補補或重修功德,氣象上比起前朝已是不可同日而語了。

佛教作為一種外來文化在進入中土的二千餘年間,融通儒道,發揚光大,逐步在中國文化中佔有了不可憾搖的重要地位,並且滲透進中國文化的方方面面。麥積山石窟留存的佛教藝術,正是中國佛教發展的一個具象藝術寶庫。

第120號窟右壁佛-西魏

在一千六百餘年先民偉大的創造中,我們充分認識先民在藝術上不朽的創造精神與神奇的想像力,這些曠世的偉大遺存為我們提供了還原與解讀先民審美與創造的第一手最為珍貴的資料,並且藉由這些遺存可以體味漸已消失在歷史天空中永不熄滅的偉大民族精神,這些精神,藉由宗教的傳播跨越時空、超越民族成為全人類共同的文化遺產。在這個寶庫中我們尚可以藉以研究中國古代佛教藝術發展與美學思想,並可研究佛教傳播及中國化的軌跡,還有建築、音樂、服飾、裝飾、材料學等方面的歷史變遷,藉以更加豐富我們對於古代社會的全面認識,對民族化的繼承發揚,進而繼往開來,再創輝煌。

第127號窟正壁龕右側脇侍菩薩-北魏

為今之世,在物質文明急劇發展的同時,亦伴生了許多人間亂象,人類自身心靈的安祥平和,成為世人安身立命、超越自我的重要功課,西方世界在深刻檢討價值觀念與物質文明的同時,已經注意到東方文化中所秉持的中和敦淳的文化因素可以最大限度地醫治當代社會的各種無藥可救的“文明病”,我們在學習“先進文明”的同時要如何對待我們的過去?

只有站在對過去繼承及認知的基石上,一個人、一個民族、一個國家才可稱之為有健康與強盛的基礎。而追求這個結果的同時,我們首先要了解過去,惟其如此,才能有一個光明的未來。

第87號窟右壁右側弟子迦葉-北魏

麥積山石窟的偉大遺存是我們民族過去及將來貢獻於世的最偉大的藝術與文化寶貴財富之一,在這個古代先民東西交流、華梵融和的創造與吸收過程中,展示了我們這個民族博大的創造胸懷及不倦的學習精神,正是這種內在精神的自省與推動,才使我們民族在經歷千難萬劫之後仍然有一個光明的可期未來,而這個未來的希望更在於今日對先民文化的消化、繼承與吸收之中。

第24號窟右壁脇侍菩薩與弟子-隋代

我們今天在麥積山石窟無論是匆匆一瞥的過客或是千里迢迢的朝聖;無論是浮光掠影的驚鴻一瞥或是窮首皓白的仔細研究,但凡深入都會有意外的收穫,這種文化的張力會網羅住每一個人駐足的凝視,就此意義而論,麥積山真是永遠的麥積山!這個地方真是每一個人都應發心一至的精神殿堂,讓我們準備簡單的行囊、僅帶上一顆單純透明的心靈、安頓永遠不會簡單的生活,去叩訪麥積梵宮,親赴藝術與精神的千年之約!

2、1-2篇原创文稿(艺术家自己或评论人针对作品的评论或赏析解读);

4、在其他平台原创刊发的,请加“游观”为白名单后,再进行投稿。

主 编:朵庆彦(汲云轩)

/

本号所登载之文章,除部分原创外,版权属于原作者。若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处理。图片除平台拍摄及相关作者提供外,其它图片均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号不对其来源负责。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