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秘脉冲席卷俄克拉荷马州,50多个地震仪报警,最终锁定罪魁祸首

原标题:神秘脉冲席卷俄克拉荷马州,50多个地震仪报警,最终锁定罪魁祸首

美国俄克拉荷马州当地时间6月24日上午11点11分,一股神秘的力量席卷了整个俄克拉荷马州,它导致一个接一个的地震仪发出了嗡嗡的预警声,数百英里范围内都被这种怪异的波所侵扰。它的影响,远非微风吹过,检测到的脉冲信号像地质活动一样长达10分钟。

俄克拉荷马州地质调查局的地球物理学家杰克·沃尔特回忆起当时发生的事情,依然觉得很奇怪。当时他在一台大平板监视器上,注意到了规律性的脉冲出现。起初他认为这可能是监测设备的一个小故障导致,但是如果发生故障,通常只会发生在一台仪器上,然而那天早上的嗡嗡声震动了全州52个监测站点。

负责调查该事件的俄克拉荷马州地震实验室的分析师安德鲁泰尔,发现类似的信号至少可以追溯到今年3月份。2019年的整个夏天,这种波以越来越高的频率、强度和扩散速度席卷该州,有时会持续20多分钟。然而它们总是在早上发生,而且从来没有在星期天发生过。

究竟发生了什么? 研究人员开始了迷宫般地探索。

美国洛斯阿拉莫斯国家实验室的约书亚·卡迈克尔对地震数据进行了分析。首先需要确定每一个波形产生的奇怪信号的来源,可以帮助研究人员更容易地区分普通信号和不寻常信号。

我们通常可以在车站附近,频繁地检测到噪音的发生,它们可能是一辆卡车驶过引起,也可能是一头奶牛经过传感器附近。弄清楚信号来源可以帮助建立一个基线,以识别奇怪的自然现象,甚至全球安全威胁,比如遥远的核弹试验热潮。所以对于俄克拉荷马州的奇异电波信号,科学家的态度是必须深入研究,不要立即忽视那些看起来不像是地震的东西。

正常地震是地壳和上地幔缓慢建立应力的结果,这是由构造板块的缓慢运动造成的。 在俄克拉荷马州,更常见的地震来自地下深处石油和天然气开采过程中产生的废液注入。最终当压力达到了一个临界点时,会迫使地表突然移动,并发出一连串的地震波。 当能量向外传播时,它会分裂成一系列不同的波形:首先,高频体波会像压缩的弹簧一样左右摇摆或者成束移动。 在它们之后的波形是低频表面波,其中一些能使坚实的地面像海洋一样翻滚。

然而在这次监测到的奇怪信号中,体波明显地消失了,脉冲信号也不具有自然特征,它们通常以短脉冲的方式到达,间隔通常为20秒,强度高达2.2级。科学家觉得这种模式非常怪异,泰尔和他的同事花了一个多月进行调查,几乎没有休息过。与此同时,电波信号变得越来越频繁,并且出现在该州更广泛的范围内。

这些电波以及它们的奇特之处并没有被公众忽视。有几个人打电话称,听到了类似小型爆炸或重击的奇怪声音,还有人说像采石场的爆炸。这些声音感觉似乎与过往经历的地震并不同。

最终卡迈克尔和其他研究人员开始锁定了一个罪魁祸首。信号似乎总体上是从东南方向发出的,那里是麦卡利斯特陆军军火厂所在地。爆炸是这个军工厂日常发生的一部分,窗户会吱呀作响,尘土飞扬。

研究小组现在至少找到了部分答案。这种预感终于在8月16日得到了证实,他们与该工厂发言人吉迪恩罗杰斯取得了联系。原来这家工厂每天上午11点左右会处理旧弹药,除了周日不进行处理。另外爆炸之间会有20秒的停顿。

但即使掌握了声波来源,调查仍远未结束。科学家们仍在寻找线索,了解电波是如何传播到这么远的地方,以及它们为什么会随着时间而改变。

科学家们希望军工提供更多关于爆炸活动细节的请求仍然未得到回应。卡迈克尔怀疑,这些弹药被分成几组,然后依次引爆,以避免一次大的爆炸可能会让附近的居民惊恐。于是持续的爆炸不断间隔性的发出能量脉冲,引起了蔓延整个州的不同寻常的地质心跳。

一些令人困惑的乒乓效应可能是因为科学家们在寻找声波模式时过于放大,就好像观察一幅点彩画中的单个点。声波来源所处的位置,比绝大多数探测器都位于更靠东南的位置,这导致科学家更注意到了整个区域的影响,而没有发现真正的焦点所在。

但是小型爆炸产生的能量是如何在全州范围内传播的,这让研究人员争论不休。声波速度估算表明,横扫俄克拉何马州的信号应该比能量通常在地面上传播的速度要慢得多。在地震中,表面波通常以每小时3500公里或更高的速度波动。但俄克拉何马州实际发生的声波并不慢,它们有时以每小时1400多公里的超音速横扫该州。

博伊西州立大学的专家杰弗里•约翰逊,擅长利用次声波研究火山。他认为一种可能性是地震仪拾取声波的方向影响所致。声音可以传播到令人震惊的遥远地方。然而它并不一定直接指向地震检波器。

特别是爆炸会发出少量不同频率的声波,其中最低的是次声,传播距离最远。次声可以被抛到大气中,那里的空气逐渐变冷,然后又变暖。这些热量层可以在像靶心一样的同心区域中把波向地面弯曲。于是这样的声音可能会震动地面,类似于一段低沉的低音重复震动着你的车窗,甚至会震动仪器上方的太阳能电池板。它们都是非常敏感的探测器,就好像靠近树叶和树枝的监测站,如果树枝随风摇摆导致树根震动,就可能会给传感器带来噪音。

约翰逊回顾了对这次事件的分析,他认为肯定是声波。然而卡迈克尔却发现了一些现象,表明声音可能不是唯一起作用的因素。许多地震仪记录下的跳动脉冲的运动指向了地面辐射出的表面波。他说,虽然慢波很少见,但也不是不可能发生,也许在合适的大气和地质条件下,这样的波可以波及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大自然正密谋让这些信号以一种我们无法分辨它们是声波还是地震的方式传播。

科学家仍然在深究,希望挖掘庞大的数据库找到最准确的答案。如果军工厂可以提供更多信息,结合当地大气和其它自然现象如何影响观测,或许可以确定最终的合理解释。无论如何,这是一次值得探索的神秘信号。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