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散文||【童年囧事】◆刘春燕

原标题:当代散文||【童年囧事】◆刘春燕

作者简介

刘春燕,山东德州市夏津人,毕业于德州学院。从事语文教学20年,爱好文学,喜欢阅读和写作,一个初涉文坛的新人,用真性情书写人生,有作品散见于《德州晚报》、齐鲁文学、今日作家、鲁城文学、德州作家协会公众号、文学百花苑等。

童年囧事【原创】

每当《童年》这首熟悉的旋律在耳边想起,美好的童年时光便似放电影一样,一幕幕的在眼前闪过,有温暖,有感动,有惊喜,也有伤感……当然,也有难看与尴尬,把刚买的新铝锅底烧掉了,把灶台里的柴火点着了,爬树摘枣卡住下不来了……其中,记忆犹新的两件事,把我侠女的风范体现的淋漓尽致。

我从小就跟着父亲听评书,里面那些好汉的八拜结交着实让我羡慕,于是,我就开始着手准备一场结拜的仪式。首先是找人,我的目标是当时和我经常在一起玩的娟和芹。一天中午,趁爹娘睡午觉的时候,我悄悄的把她俩领进我的小房间,郑重其事的宣布:“我要和你俩结拜成异性姐妹!”俩人一脸懵的看着我,我知道她们不懂,就绘声绘色的讲起了“刘关张桃园三结义”的故事。当我滔滔不绝的讲完后,她俩已经笑得前仰后合了,抹着笑出来的眼泪说:“你讲的跟戏文里差不多,就是满嘴冒白沫,可笑死我们了。”我白了她俩一眼,板着脸问道:“可以结拜吗?”“可以!

于是,我就开始准备。在爹的抽屉里翻出一把香和两根蜡烛,又找了四个茶杯,一个装上满满的沙土做香炉,另外三个倒满水,就当是酒了,在外面的灶台上找到火柴。一切准备就绪,点着蜡烛和香,我们三个就跪在地上,我当时激动的把要说的词都忘了,就拉着她俩“噔噔噔”的磕头。礼毕,一人端着一杯水,一饮而尽,“啪!”我豪爽的把茶杯往地上一摔,哎呀,这下可坏了,惊醒了爹娘,吓得我们三个夺门而出。一直到太阳落山,我才背着满满一袋青草怯生生的回到家。娘看到我满头大汗的样子和一袋青草的份上,也懒得和我算账了。

从此,我们三个干尽了“坏事”。偷瓜,摘枣,背玉米……每次被撵的上气不接下气时,躺在地上呼呼喘气时,我们可开心了,银铃般的笑声经常回荡在空旷的原野上。八拜结交的事情已经很久远了,但是八拜之交的情谊却没有随着岁月而远去,现在,每次见面,一谈到那时的无忧无虑,我们就觉得一切烦恼都烟消云散了。

我家里就姐妹俩,童年时,周围的玩伴大多是男生,我对男女的概念很淡。所以,上学后,我都是主动和男生说话的,可他们都不理我,这让我很是苦恼。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才慢慢发现,原来,在学校男生和女生是不说话的,甚至交作业时,自己的作业都不能靠着异性的。我百思不得其解,也就懒得动脑子了,依就我行我素。于是,我就成了学校里的另类。后来,班里的一次调位,让我的这种另类的行为名扬全校。

四年级时,我们班的一个小男生经常受到他同桌的欺负。那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女生,骂起人来无止无休,班里的大多数女生是她的小跟班,“势力”相当强大。小男生经常被打的哭着回家,他的家长就多次找到学校,要求老师给他调位。老师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怎么安排最为合适,就站在讲台上,问:“谁愿意和小军同桌?”“我!”刷的一下,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我的身上,有愤怒,有惊讶,有羡慕,也有同情……到现在,我都佩服自己当时的勇气,感觉那个“我”字十分响亮,那个举手的动作帅到了极致。我麻利的收拾自己的东西,搬到了新座位上,一股新奇感包围了我,那些目光,都被我统统忽略在了身后。毫无疑问,我得到了老师的表扬。但是,我的这一壮举,影响深远是我始料未及的。班里的多数女生都和我断交,其他班级的男男女女也会不时的对我嘲笑指点一番。有好长一段时间,我是孤独的。但是,我没有后悔。

回想当时做的事,我觉得自己真是傻透了,但“傻”中透露着儿时的童真,稚嫩,应该是那个纯真年代最好的折射吧。好留恋那段无忧无虑的时光,以前的日子再也回不来了,让我们轻轻挥手,和告别童年吧:再见了童年,再见了那个傻傻的我……

主编:罗永良

执行主编:马俊华

一级编辑:邓晓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