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别再为我哭泣”又一次回响全球

原标题:“阿根廷,别再为我哭泣”又一次回响全球

阿根廷这颗南美洲明珠,本该与巴西一样跻身新兴市场第一梯队,可现实却无比残酷地将“十年一危机”的梦魇加在了这个国家身上。近半个世纪来,阿根廷因外债快速累积导致两次严重债务危机,并由此引发金融、经济、政治与社会的全方位危机。

安德鲁·洛伊德·韦伯的音乐剧名作《艾薇塔(Evita)》正在上海热演,“Do not cry for me,Argentina ”(阿根廷,别再为我哭泣)的旋律又一次在舞台上响起。戏剧与音乐家笔下的庇隆夫人传奇经历固然令人唏嘘不已,然而阿根廷过去几十年来的经济波折更令人扼腕。 阿根廷这颗南美洲明珠,20国集团成员,本该与巴西一样跻身新兴市场第一梯队,可现实却无比残酷地将“十年一危机”的梦魇加在这个国家身上。近半个世纪来,阿根廷因外债快速累积导致两次严重债务危机,并由此引发金融、经济、政治与社会的全方位危机。

这一次,依然如此。

8月12日,美元兑阿根廷比索飙升收至55.75,阿根廷比索当日贬值幅度接近23%,而自年初以来累计贬值已近47%,阿根廷主要股指Merval指数盘中一度暴跌超过38%,在美上市企业集体暴跌。危局之下,阿根廷央行不得不紧急出手,动用5000万美元外汇储备干预市场。自8月9日以来,阿根廷外储骤减122亿美元,约占该国外储的20%,目前净储备已不足150亿美元。无奈之中,阿根廷“违约”宣布推迟偿还1010亿美元债务,9月1日重启外汇管制,居民每月向国外账户转账上限为1万美元。

引发这一切的直接导火索,是现任总统马克里在8月11日的总统初选中大幅落后竞争对手:来自中左翼的候选人阿尔贝托·费尔南德斯。这让市场各方对10月27日的首轮总统选举结果非常不乐观。市场最为担心的是一旦费尔南德斯上台,这位代表民粹主义的新总统会和他的搭档副总统也就是前任总统克里斯蒂娜用民粹主义经济政策来推动国家干预主义。截至去年5月,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阿根廷签署570亿美元的贷款协议,阿根廷债务的44%由IMF持有。而费尔南德斯对这个协议大加指责,并承诺一旦大选获胜,将采用更为宽松的政策,并与IMF重新谈判相关条款。让金融市场参与者忧虑的是,若费尔南德斯获胜,阿根廷政府预算将失控,好不容易被压下去的债务会卷土重来,通胀一旦失控,由债务危机引发的货币危机不可避免。谨慎的外国投资者于是纷纷撤离,美元升值更如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高,这股撤离的狂风成为重创阿根廷经济,引发资本市场剧烈波动的致命力量。

毫不夸张地说,上帝似乎格外厚待阿根廷,让其凭借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和禀赋,早早享受了石油工业大发展之后产油国的“财大气粗”地位。阿根廷还有相当发达的农业和畜牧业,在1880年至1914年的现代化“黄金时代”,靠着向欧洲市场大量出口农产品和畜牧产品,阿根廷成了当时世界上的“粮仓与肉类仓库”,拥有南美洲第一流的基础设施。更靠着基础农业产品和畜牧业的贸易顺差,积累了大量黄金。当年英国甚至有句流行谚语“富得好像一个阿根廷人”。

阿根廷矿产资源同样丰富,铍的储藏量居世界第二,铀矿资源储藏量名列拉美之首。但是,过度依赖单一产业结构,不及时考虑产业升级,有形的黄金保不住产业无形的竞争能力,而反对发达国家主导的经济全球化,实行积极的进口替代政策,更使经济上渐渐走进了死胡同。于是,留给阿根廷政府的只有印钞一条途径了。在上世纪80年代拉美债务危机最高潮时,阿根廷央行印钞的行动最后因缺乏印钞的油墨和纸张被动喊停。相比这种经济结构的死结,政府腐败,外资外逃都已不值一提了。

由于抱着“赚快钱”的心态选择简单粗暴的方式赚钱,阿根廷出口矿产与石油资源比重超过40%。一旦受国际价格影响出现贸易逆差,就不得不向美国借大量外债。上世纪60年代阿根廷因经济暴露的种种问题被“剔除”出发达国家行列。从1816年独立,到20世纪初成为世界第七大经济体,阿根廷用了100年。从经济总量与美国相差无几的国家,到如今贫困率超过50%,阿根廷也只用了100年。

说起来,还在经济学家们给出“荷兰病”的定义之前,阿根廷就已给出了活生生的例子。高达80%的农产品关税,让享受自由贸易带来的黄金时代的阿根廷就此退出了世界经济舞台。国有化的巨大需求则带来政府财政支出的无限需求。马克里就职时,已面临‘双赤字’和严重的经常账户失衡。但马克里不愿削减预算开支,而比索贬值带来通胀,债务又以美元计价,不允许比索快速贬值的马克里只得向IMF借外债并大幅加息,在最后时刻实行财政紧缩,导致经济衰退。高盛8月30日发表报告预测,阿根廷今年经济将萎缩3.2%,明年再缩1.6%,连同去年,阿根廷将要承受连续3年的经济衰退,而通胀依然高企,预期年底会达到50%,明年上半年仍会达40%以上。

外界观察,阿根廷的改革派若能有效整合外部国际组织援助,加上内部的经济改革,给经济运行以喘息,重建政府财政纪律和稳定货币币值,阿根廷还是很有希望的。不幸的是,经济结构性改革的阵痛,难以被多年来利益受损的普通民众所接受。下月的大选,若改革派的所有努力抵不过民粹政治家的口号,前景就很难预料了。

面对高外债、低外储、高通胀等顽疾,阿根廷果真将继续哭泣下去吗?

(作者系英国约克大学金融学博士,现任教上海大学经济学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