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魏国姓以及国号

原标题:北魏国姓以及国号

《魏书》开篇即谓“昔黄帝有子二十五人,或内列诸华,或外分荒服。昌意少子,受封北土,国有大鲜卑山,因以为号......黄帝以土德王,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其裔始均,入仕尧世,逐女魃于弱水之北,民赖其勤,帝舜嘉之,命为田祖......此说盖综合了《山海经》“黄帝妻雷祖,生昌意。”、“有北狄之国。黄帝之孙曰始均,始均生北狄。”《史记》“嫘祖为黄帝正妃,生二子,其后皆有天下……其二曰昌意,降居若水。昌意娶蜀山氏女,曰昌仆,生高阳,高阳有圣德焉。黄帝崩,葬桥山。其孙昌意之子高阳立,是为帝颛顼也。”等传世文献之说,构建了北魏的祖源文化,为其建国创造正统舆论之基。

“北俗谓土为托,谓后为跋,故以为氏。“拓跋”之词意为“土后”,表黄帝之后。满语中有遗存对词,谓之“tesu ba”意为“本地”、“土著”,与后拓跋改为“元”姓内涵暗合。《帝纪第七下·高祖纪下》有记载“二十年春正月丁卯,诏改姓为元氏。”这是孝文帝时期拓跋盖元氏的明文记述。为什么改元,史料未述,盖一则是国姓,再则是拓跋本意所转。但在满语中“tesu”意为“本”、“原”,“ba”则有“土”、“老家”、“本元”、“根本”等意,与《魏书》之述又略有不同。盖其为远追黄帝附会其词,或语言隔阂使然。

北魏、元魏、后魏都是后人所称,以区别于曹魏。北魏在历史上自称大魏。登国元年春正月戊申,帝即代王位……夏四月,改称魏王。天兴元年,六月丙子,诏有司议定国号。群臣曰:“昔周秦以前,世居所生之土,有国有家,及王天下,即承为号。自汉以来,罢侯置守,时无世继,其应运而起者,皆不由尺土之资。今国家万世相承,启基云代。臣等以为若取长远,应以代为号。”诏曰:“昔朕远祖,总御幽都,控制遐国,虽践王位,未定九州。逮于朕躬,处百代之季,天下分裂,诸华乏主。民俗虽殊,抚之在德,故躬率六军,扫平中土,凶逆荡除,遐迩率服。宜仍先号,以为魏焉。布告天下,咸知朕意。”」这里没有直接承继“代”,而是承继了更远“魏”,一般认为是“曹魏”,实际大错也,其乃承继的是周的诸侯国“魏国”、春秋时期的“毕万魏国”,后即战国七雄之一。秦汉之后其地为魏郡,曹魏即封于魏郡而得名。而北魏所承继的魏,在《魏书》的表述上更倾向于“毕万魏国”,也即春秋时代的魏国。

《魏书》记述“玄伯议曰:「三皇五帝之立号也,或因所生之土,或即封国之名。故虞夏商周始皆诸侯,及圣德既隆,万国宗戴,称号随本,不复更立。唯商人屡徙,改号曰殷,然犹兼行,不废始基之称。故《诗》云『殷商之旅』,又云『天命玄鸟,降而生商,宅殷土茫茫』。此其义也。昔汉高祖以汉王定三秦,灭强楚,故遂以汉为号。国家虽统北方广漠之土,逮于陛下,应运龙飞,虽曰旧邦,受命惟新,是以登国之初,改代曰魏。又慕容永亦奉魏土。夫『魏』者大名,神州之上国,斯乃革命之徵验,利见之玄符也。臣愚以为宜号为魏。」太祖从之。于是四方宾王之贡,咸称大魏矣。”这里引用的“虽曰旧邦,受命惟新”即指代的周(春秋),又“夫『魏』者大名,神州之上国,斯乃革命之徵验,利见之玄符也”说的即是“毕万魏国”,显然不是曹魏。这段记载很重要,汉臣崔宏关于国号的谏言直接关联到了《史记》。

《史记·三十世家·魏世家》记述“魏之先,毕公高之後也。毕公高与周同姓。武王之伐纣,而高封於毕,於是为毕姓。其後绝封,为庶人,或在中国,或在夷狄。其苗裔曰毕万,事晋献公。献公之十六年,赵夙为御,毕万为右,以伐霍、耿、魏,灭之。以耿封赵夙,以魏封毕万,为大夫。卜偃曰:‘毕万之後必大矣,万,满数也;魏,大名也。以是始赏,天开之矣,天子曰兆民,诸侯曰万民。今命之大,以从满数,其必有众。’”所云毕公高,“与周同姓”即姬姓,名高,周文王姬昌第十五子,周武王姬发异母弟,周武王灭商朝后,受封毕地。周之先“后稷,名弃”为帝尧的农师,“帝舜曰:“弃,黎民始饥,尔后稷播时百穀。”封弃於邰,号曰后稷,别姓姬氏。”

显然“拓跋魏国”与“毕万魏国”并无直接关联,但后稷、始均都善于农事,后被视为农神,且有意思的是在满语中二者是用同一个词表示的即“jekuju”,本义即庄稼、粮食、农田等,其音转即为“始均”,近于“后稷”。如果这个词汇承袭或与鲜卑语相同,那么就不难看出历史上拓跋魏国是如何构建一个北方民族和中原民族都能认同的祖源文化了。可以窥见,在北魏初年准备建国之时,其必定集结过大量的文臣儒客,屡议其国号,对建国作诸舆论准备,其初或曾考虑承继“曹魏”之国,但综合而看其更倾向了“毕万魏国”,更可远追周之后稷、上古之黄帝后裔始均,显然更比“代”有远见和亲和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