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装周1/3的品牌来自中国!20年前就在海外办秀的设计师前辈怎么看?

原标题:纽约时装周1/3的品牌来自中国!20年前就在海外办秀的设计师前辈怎么看?

刚刚结束的2020 春夏纽约时装周,共有4 家中国知名服装企业、30位华人设计师品牌进入官方日程。登陆纽约时装周的品牌包括被国人熟知的太平鸟、安踏童装、Lily商务时装等知名时尚企业,以及拥有82年历史的中国贴身衣物品牌三枪Threegun,还同时有ANNA SUI、VERA WANG、JASON WU、Vivienne Hu 、Taoray Wang等常驻纽约时装周的华人设计师品牌。换言之,本季纽约时装周约1/3的品牌来自中国。中国时装品牌出国走秀热的现象已持续多年,可以说这季纽约时装周将这股热潮又推向了全新高度。

(太平鸟@纽约时装周)

出国走秀无外乎两个目的:宣传和开拓海外销售市场,这两大愿景真能通过一场秀实现吗?

9月4日举办的中国服装设计师协会2019年度联席会议上,北京吉芬时装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艺术总监谢锋、上海特彬昂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艺术总监陈闻、北京艾帛美服装服饰有限公司ANNBOO品牌创始人兼设计总监安博、纺织服装周刊副社长刘萍、Onlylady CEO 李云等五位资深行业大咖就“中国品牌出国走秀热”这一现象进行了圆桌讨论,他们的观点值得我们冷静咂摸。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97年,陈闻先生就赴法国巴黎、波尔多举办过服装发布会;2006年10月1日,谢锋先生创立的时装品牌吉芬JEFEN选入巴黎时装周,在巴黎卢浮宫举办成衣发布会,吉芬由此成为首次进入巴黎时装周的中国服装品牌,谢锋先生则是首位登上巴黎时装周的中国时装设计师。作为前辈,他们的经验更值得深入思考。

谢锋:先在中国做到成熟,再去国外走秀

(谢锋 北京吉芬时装设计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艺术总监)

设计师(出国)走秀首先是一种情怀。现在有很多年轻人在国际舞台上展现自己,其实这么多年来大家的本质(追求)没有变化——都想做一个品牌。

(此外,)我们当年在国外走秀,也是为了在国外进行销售。国外整个销售体制跟中国有很大的不同。

有些在中国长大的设计师,其实到国外走秀会有一些水土不服。从以往的经验我们可以看到成功的道路有几条:

一条路是国外要比国内更注重设计本身;

第二条路是先在中国做到成熟,再去国外走秀;

第三条就是有老板想让你走秀;

第四条就是年轻人自己想当网红。

我觉得无论是第一条还是第二条都是有价值的。

陈闻:相比办秀,更重要的是如何用国际化的现代语言讲述中国故事

(陈闻 上海特彬昂服饰有限公司董事长兼艺术总监)

我在1997年就到了波尔多和巴黎去走秀,那个时候不叫走秀,叫服装表演,当时国外对中国的衣服是一点都不了解。

我非常赞成刚才谢锋老师的观点,出国走秀就这么几个方面的目的:第一是为了做一些在国外的宣传;第二是想开拓国外的市场。

但是想开拓国外的市场是非常难的。你自己去开店是不可能的,有一些类似中介的机构或者专业的商业机构,你的预算多少、够不够决定了能不能去开发这个市场。其次,你的风格、你的文化是不是适应当地的市场,这是很难的。可以说到现在为止,我觉得我们中国设计师在国外走秀主要目的还是为了宣传,在国外市场开拓方面,没有一个品牌做到了风声水起的效果。

当然,现在是一个很好的时代,特别是很多年轻人,在国外留学的时候通过毕业设计秀,在国外被发掘,然后在工作中升级,回来后会得到很多赞助商的支持。在国际上走秀以后,地位也会有所提升。

我昨天刚刚跟我在纽约时装周的朋友沟通过电话,我问朋友这些设计在国际上的地位怎么样?我也想了解一下参加纽约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的一些东西。他说,说实话中国的元素在国际上没有应用得很好。这个我非常赞成。他说第一是没有融合国际化的语言和文化。我前几年做的秀,是把苗绣跟昆曲结合,他后来说我们可不可以把中国的元素跟涂鸦放在一起,用涂鸦的方式去做中国的民族刺绣可不可以?这就融合了一个现代的国际化的语言了。为什么以前中国的符号是兵马俑、熊猫、武术,这不对,中国有现代化、有时尚,我们要把我们的东西推广到国际上去。国外非常赞扬李宁,因为李宁慢慢用中国元素融合了国际化的语言和文化,能够把中国的文化跟国际的时尚语言相结合是很重要的。

其次,中国设计师的目的重在宣传,真正要达到市场的融合可能还比较难。现在的中国社会正在处于一个快速发展的时期,这种快餐式的方式跟国际上是不一样。这一点的文化差异是存在的。我们不能那样浮躁,如果不解决这一点,我们想走向国际很难。

安博:出国走秀更适合拥有大体量消费人群的品牌

(安博 北京艾帛美服装服饰有限公司ANNBOO品牌创始人兼设计总监)

我们近几年还没有出国走秀的计划。我觉得走秀这件事情,从感性的角度来说,每一个设计师都是一定喜欢办秀的,这是到目前为止最能直接表达设计师的理念和你要输出的审美诉求的方式。

但是时尚归根到底还是一门生意,如果是一门生意的话,我们还是要算一下投入和产出比例。我觉得出国办秀的话,第一要分析你的主要目的是什么,时装秀的本质就是让客户看到我们的服装,这是一个目的。其次,我是要给中国的客户看,做中国的市场推广,还是我出去走秀就是要给国外的买手看,然后做国外市场推广和品牌的传播,这是完全不一样的。

如果想去(开拓)国外的买手(渠道)的话,从你的产品设计、整个思维的流程到产品的呈现其实跟做国内产品市场是不一样。因为大家都是从不同的体系培养出来的设计方法,这个其实(关系到)你到底能不能让这个产品适合国外的市场和买手方式。

如果从做推广来说的话,其实现在整个传播的方式和大众接受传播的方式已经不再像五年前、十年前那样。那个候可能我们国内品牌出去做一场秀回来的话,我们会对它的品牌认知度和这个品牌在国内新的含金量会提升很多。但是现在所有的操作流程都很透明,大家都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就像纽约时装周有三十多个中国品牌,其实我认为所谓的品牌传播的能量度和含金量其实是逐渐下降的。

我觉得作为一个中国设计师,我目前对中国的消费市场是非常自信的,而且我认为现在还没有很能够地把中国的市场做大做强,其实也没有必要去做很大的投入,然后出去做一场秀,只收一些媒体的反馈回来。

但是,如果在国内已经有非常大体量的消费人群品牌,比如说像李宁、波司登这样的品牌。他们其实已经在货品结构、渠道、品牌推广方面很完整了,他们出去做一场秀是一个组合拳。从产品上,从这场秀出来以后,国内各大消费媒体也好,都是一个大力的推广,再到它所有的深入渠道的反馈,其实是一个完整的流程,所以我觉得如果到那样的体量可以去走秀。但是对于我们这种还算创业初期设计师来说,其实是没有必要去考虑这方面,我们在中国也同样能够达到传播的方式和传播的力度。

刘萍:推荐参考李宁和TAORAY WANG海外办秀的案例

(刘萍 纺织服装周刊副社长)

作为一个媒体人,我还有一个身份,就是行业的观察者。从我的观察来看,我觉得现在走出去做秀有几个案例是比较成功的。

首先是谢锋老师,他作为第一个走上巴黎时装周的中国设计师,确实是破天荒的头一个,还有陈闻老师进入巴黎时装周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法国高级时装工会主席还说过一句话,他认为这个意义等同于1973年日本设计师的加入。我觉得这也是一个划时代的事件,因为这体现出了巴黎时装周对中国设计师的一种期待和认可。在那个时代来讲,这都是非常成功的案例。

第二个成功的案例就是李宁。李宁在纽约时装周的亮相等于是惊呆了国人,它颠覆了国民品牌在国人心中的印象,那一波国潮的热度被它带起来了,我觉得是非常成功的。

第三个成功的案例就是设计师王陶,从上海走出去的一个设计师,她的品牌今年已经是连续第11季在纽约时装周做发布了,是非常有连续性的、有根基的发布,而且是推产品。她是从上海出去,然后在日本、英国学习,又定居英国,她对于国际媒体资源的掌控、渠道的把握,我觉得是其他设计师一时半会达不到的。

(TAORAY WANG 2020春夏)

(设计师王陶)

后面这两个案例,可能李宁相对来讲是做宣传,王陶是踏踏实实做市场,我觉得这两个成功的案例都可以给大家作为一个参考。

李云:成熟品牌在海外办秀更能提升影响力

(李云 Onlylady CEO)

有些品牌通过国外时装周亮相的机会,有一个比较好的转型,做得比较成功。比如说像夏姿陈SHIATZY CHEN自2008年开始就登陆巴黎时装周,连 续11年进入巴黎时装周官方日程。还有像郭培老师,在巴黎高定时装周发布自己的秀,赢得了比较多海外媒体、明星的关注。

(夏姿陈SHIATZY CHEN 2019秋冬大秀@巴黎时装周)

另外就是这两年大火的一些运动品牌和一些年轻时尚品牌,像李宁、太平鸟都去海外时装周走秀。我觉得在市场宣传中,李宁算是国内运营经验相对成熟的品牌,它在海外时装周能更好的提升自己的曝光度和影响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