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同人文:我的愿望还在继续(第二章)

原标题:《火影忍者》同人文:我的愿望还在继续(第二章)

一周前,我度过了我的25岁生日。

我记得,我许了一个愿望。

那天是我决定辞职的一天,我觉得我的生活太累了。

于是我递上了辞呈,买了个蛋糕回到家中。

点上了蜡烛,打开了电脑,工作文件都删掉了,随后点开了我的微博,从我的14岁开始看自己写微博,回顾了一下无忧无虑的那些年,那些充满快乐的记忆。

然后我许了一个愿望,希望我的生活可以过的轻松快乐一点,希望我可以成为宇智波佐助的避风港。

前面是我现在的愿望,后面是我年轻时的做梦。

每每看着那么痛苦的佐助时,我就想,如果我们生活在同一个平行线,如果我可以照顾你,带你一起去找哥哥,让你们不分开,你就不会承受那么多痛苦了吧。

所以我现在,是梦想成真了吗。

不仅把佐助自动给我送上门了,还买一送一,连找哥哥环节都省略了。

我再次拧了自己的脸一把,我真的没有在做梦。

我端着煮好的姜汤回到客厅时就看见佐助穿着大大的衣服拱在沙发上,而鼬则拿着毛巾细细在给佐助擦头发。

我突然觉得我的世界明亮了起来。

我想我此刻嘴角也一定有些微微上扬,管他是做梦也好,灵魂也好,至少,一切都不算太坏。

甚至,有一些美好。

鼬看到我出来后放下毛巾站了起来,我难得的从这个自小成熟的少年眼中看到了一丝局措。

我把姜汤放在茶几上“先喝点姜汤吧,驱寒的,味道可能有一点儿刺哦。

这会儿开口才发现我的也有点儿哑。

我的声音历来算不得温暖和治愈,因为我抽烟的习惯,时间长了不喝水的话就会沙哑,所以我从起床后还没喝过水,当然,也还没洗漱。

不过洗漱什么的还是往后稍稍吧,我现在首要了解的是,他俩究竟从哪里来。

我想了想措辞继续开口道“可以先告诉我你们的名字吧,不然的不知道怎么称呼你们^ ^ ”。

我叫小佳,应该还没有到当你们阿姨的辈分吧,所以可以叫我小佳姐哦。

“小佳姐..您好,我是宇智波鼬,这是我的弟弟宇智波佐助”。

鼬抿了一口姜汤介绍着。

“超棒的名字,那我就叫你们小鼬和佐助了哦”。

我承认,我有一点点坏心思。

“..好的”。似乎有一点儿难为情的鼬呢。

我享受着来自小版鼬神的害羞,还没来得及准备好接下来的问答环节,鼬已经对着笑眯眯的我问道“请问有房间可以让佐助再休息一会儿吗,他今天醒的很早”。

我才发现拱在沙发的,在那大衣里的小脑袋已经一晃一晃的了“有的啦,你抱着佐助过来哦”我起身带着他们往客房去“这里以前是我弟弟的房间,我也经常在打扫,很干净的”。

我打开房间门进去把窗帘拉上,回头招呼鼬将佐助放在床上,却发现鼬站在门口,眼睛里似乎有些..痛苦?

诶??“啊,后来我爸爸妈妈为了让弟弟受到更好的教育,就带着弟弟去更好的城市居住了”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还是我说的话确实容易让他误会?。?

“嗯。”鼬收好情绪点点头,小心翼翼的将佐助放在床上,盖好被子后摸了摸佐助的小脑袋。

躺在床上的小佐助也仿佛已经进入了梦乡,眼角弯弯的,是梦见快乐的事情了吧。

我和鼬重新坐在沙发上,由于刚才我造成了一丝小尴尬,我这会居然不知道咋开口了。

毕竟,家人对于鼬来说,也是..

“小佳姐,首先很感谢您招待我们。”鼬突然站起来给我鞠了个躬。

吓得我从椅子上蹦起来想去扶他又不好意思..只能摆着手跟他道着“没关系没关系“。

我和佐助是按着院长爷爷给我们的纸条上的地址走到您这里来的”鼬有些难以开口“佐助还小,我..身无分”。

“笨蛋”。我没空去想院长爷爷是谁,我的地址是不是上帝为了实现我的愿望而创造的,我只是有些生气“既然是有地址的,到了以后为什么不敲门呢”?

鼬像是被我问住了一样,直愣愣的不知道作何回答。

我鼓起勇气伸手去摸一摸鼬的头,还好鼬这会儿还没长到178。

“说出来小鼬可能不相信,我第一眼看见小鼬和佐助,就觉得,和你们认识了很久很久一样。我超喜欢小鼬和佐助的哦”!

“我从小就比较叛逆,和爸爸妈妈不是很亲,高中辍学去打工,经常也不在家,后来我沉淀下来了,父母却要带着弟弟去别的城市居住了,我不喜欢繁华的城市,所以我好像总是一个人在生活”。

呐,鼬,这一次不会让你再承受那么多了。

“鼬也才10来岁吧,就不会像个小少年一样,笨一点吗。”

“谢谢您”。低了低眼眸,明明已经被热姜汤润过了的嗓子,又异常的暗哑起来。

“好啦”。

我拉着鼬坐下来,缓和着气氛“小鼬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吗”?

总要让我了解下这上天赐给我的好运,究竟可不可以一直留下来。

“佐助是在我5岁那年出生的,父母和我都非常开心。但是一年后,父母在一次出门后再也没回来,我带着佐助一直等,等来的是亲戚们将我们送去了孤儿院”。

鼬在说这些往事的时候很平静,平静的像一点都不悲伤一样“我和佐助在孤儿院很好,院长爷爷也很照顾我们,佐助在那里也有一起玩耍的小伙伴。

但是在一周前,院长爷爷因为年纪太大退休了,副院长上任后跟我说,我已经长大了,要给别的孩子让位置。

佐助还小,可以留下,可是我一走他就哭,现在是冬天..我带着佐助一时之间也没有地方可以去,然后院长爷爷就给了我们您的地址,让我们来找您”。

我在心里嘀咕了一句‘上天保佑,这次鼬没有痛击弟弟后独自逃走’。

“嗯!我知道了,院长爷爷一定是看我一个人太可怜了,所以就派你们来拯救我了”!

我一笑眼睛就会眯起来,但是在那一点点的视线中,我好像也看到了鼬轻轻的笑了。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啦,我就是小鼬的姐姐了哦^_^”

还真的是,上天的安排。我可太爱这安排了。

Tbc.

好了,我是贝壳,新入坑的萌新一枚。看过差不多上千部动漫,如果喜欢,每天记得来看贝壳给你说动漫~Mua~

图片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本文章为独家原创,未经授权,禁止转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