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落得遗臭万年的抗金名将

原标题:历史故事——落得遗臭万年的抗金名将

如果说“靖康之耻”有赢家的话,最大的赢家莫过于张俊。道理很简单:自从徽、钦二帝屈辱地做了金人的俘虏,第一个意识到北宋已经完蛋,第一个提出立康王赵构为帝的,正是中兴四将的张俊。这意味着南宋尚未建立、赵构尚未坐上龙椅,说这话的人就为他立了一大功,这就叫拥立之功。张俊,字伯英,凤翔府成纪(今甘肃省天水市)人。他也算是少年英俊,十六岁就成了家乡乡兵的弓箭手,直到30岁随军进攻西夏时,才当了个级别最低的武官——授承信郎。

而又过了漫长的10年,靖康元年(1126年),金兵合围榆次,宋军主帅殉难,张俊率所部数百人力战突围,且战且退,斩杀追兵五百余人。这个数字,对当时兵败如山倒的宋军来说,已经是了不起的战绩了,于是他声名大振,人们知道了“张俊”这个名字。同年,抗击金兵于东明县城(今河南兰考北),以功升至武功大夫。五月,从河北、河东路制置副使种师中进援被金军围攻的太原(今山西太原),种师中兵败榆次(今山西榆次),张俊率所部数百人突围南逃。十二月,兵马大元帅康王赵构进至大名时,张俊随信德(今河北邢台)知府梁杨祖率三千兵马到大名,被任为元帅府后军统制。

靖康二年(1127年),金兵攻破汴京,掳走徽、钦二帝,北宋覆亡。张俊以其敏锐的政治洞察力,断然拥立赵构:“大王皇帝亲弟,人心所归,当天下,不早正大位,无以称人望。从此张俊以御营前军统制而成为赵构集团的亲信。张俊驰骋江淮,平定淮宁,镇江、杭州、兰溪、秀州等地的武装割据势力,为南宋朝廷开辟了一席回旋之地。同年秋,张俊根据自己对形势和力量的分析,提出了南渡方略:“今敌势方张,宜且南渡,据江为险,练兵政,安人心,候国势定,大举未晚。”不久金兵南下,赵构到达临安,偏安格局形成。"宋高宗即位后,张俊任御营前军统制。同年七月起,率部多次讨平叛军和起义军,升观察使,成为高级武官。

宋高宗在位36年,仅去过两位大臣家,一个是秦桧,一个就是张俊。皇帝是不会轻易到大臣家里去的,除非那人在他心目中具有特殊地位。而为了报答皇上对自己的这种特殊恩宠,张俊也是拼了,花重金把杭州仅有的28位名厨全部请到府上,为赵构整了个“天下第一宴”,这桌“中国历史上最大的筵席”,仅正席之前的点心就上了13轮,每一轮都有十多道,正席开始后的下酒菜就有15盏,每盏两道菜,另外还有28道“见缝插针菜”。这58道菜,仅仅是给赵构一个人享用的,其他随从每人另有一套菜,级别不同,菜品不同,数量也不等。这桌“天下第一宴”的菜谱,《武林旧事·高宗幸张府节次略》有完整的记录,仅菜名就长达千字。

张俊极得高宗恩宠,靠贪婪和他占据的巨大财富而闻名于世。大肆兼并土地,占有了巨额田产,成为古往今来罕见的大地主,号称“占田遍天下,而家积巨万”。张俊家共有良田一百多万亩,每年收租米六十万石以上,相当于南宋最富庶的绍兴府全年财政收入的两倍以上。张俊家占有的田地面积达到一百多万亩(还不包括他家占有的大批园苑、宅第),相当于六百六十七平方公里。张俊在世时,家里的银子堆积如山,为了防止被偷,张俊命人将那些银子铸成一千两(五十公斤)一个的大银球,名叫“没奈何”,意思是小偷搬不走它们,全都拿它们没办法。

其实张俊的抗金意志,丝毫不输后来的岳飞。他还曾是比他小十多岁的岳飞的伯乐,若没有他的赏识和栽培,也不知岳飞要被埋没多久,甚至终生都将碌碌无为默默无闻。建炎三年(1129年),在著名的明州(今浙江宁波)之战中,张俊率部殊死抗击,毙敌数千人。同年十月,金军完颜宗弼部南犯,占领杭州后,派斜卯阿里、乌延蒲卢浑率金军四千追击,金军自高桥镇攻西门,张俊部将刘宝,以及杨沂中、田师中所部等抗击金军,知州刘洪道亦率州兵助战,金军战败,死伤以千计。

他和韩世忠率领的军队,成为当时南宋最重要的两支抗金力量,宋高宗称他们为他的左右手。绍兴六年,在被列入“中兴十三处战功”的“藕塘之战”中,作为总指挥的张俊,指挥所部大败30万以金人为后台的伪齐军队,因功进领镇洮、崇信、奉宁军三镇节度使,与韩世忠分守江防,在他们守护下,江防固若金汤,金人数年不敢窥江而渡。然而,这样一位抗金名将,最终却“晚节不保”,彻底投入投降派怀抱,并昧着良心制造伪证,成为促成岳飞冤狱、害死岳飞的帮凶。

在金兵的步步追击之下,赵构一味南逃,先后放弃应天、镇江、扬州、杭州、江宁、杭州、越州、明州、温州,在放弃扬州的时候后不久,因为对赵构逃跑的不满,时驻杭州的鼎州团练使苗傅和御营副将军刘正彦发动兵变,逼赵构下台,禅位于他年仅2岁的儿子赵旉(fū),拥兵自重。当时正屯兵吴江的张俊,随即与韩世忠、刘光世等率兵攻打苗傅、刘正彦,打败苗、刘军,使赵构得以复辟。后来,李成叛乱,又是张俊率军平叛。从此,赵构引张俊为心腹。

为了向金人求和,赵构在秦桧的建议下,决定收大将兵权,收兵权是十分敏感的事情,需要要威望高、兵权大的人附议,为此,赵构又相中了张俊,当赵构向张俊表示要向金求和时,张俊俯首听命,力赞议和。当提出要解除他和岳飞、韩世忠的兵权,任他为枢密使,其他二人为副使,即解除手中实际掌握的兵权,而成为朝中领导军队的官员时,张俊极力赞同。后来,为了支持和议,张俊把岳飞派人送信给韩世忠一事告知秦桧,又诬陷岳飞主张放弃楚州,使岳飞的罪名“坐实”,直接促成岳飞冤死。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对领导无比忠诚的他,会以遗臭万年的奸臣的形式,死了也会跪在岳飞面前,而且是永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