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苗之王危机后400天:有公司面临退市,有公司股价“坟头起舞”

原标题:疫苗之王危机后400天:有公司面临退市,有公司股价“坟头起舞”

作者|资本市场部

来源|野马财经

“疫苗之王”*ST长生(原“长生生物”,002680.SZ)经过6个月的暂停上市,将正式走到退市关口。

然而,去年因受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波及同样处在聚光灯下的康泰生物(300601.SZ)股价却创出了新高。有公司面临退市,有公司股价却创出新高……

“疫苗之王”*ST长生(原“长生生物”,002680.SZ)经过6个月的暂停上市,将正式走到退市关口。

然而,去年因受长生生物“疫苗造假”事件波及同样处在聚光灯下的康泰生物(300601.SZ)股价却创出了新高。有公司面临退市,有公司股价却创出新高……

长生生物预计成“因重大违法退市第一股”

距离今年3月初,*ST长生宣布停牌并且暂停上市已过去6个月时间。9月15日晚间,*ST长生发布公告表示,15个交易日内深交所将作出公司是否退市的决定。

此外,*ST长生至今也没有披露2018年年报,因此已经收到证监会立案调查通知书。走到如今这个地步,有市场观点认为*ST长生可能成为A股首例因重大违法事项退市的公司。

“疫苗之王”离退市又近了一步。

去年7月,长生生物“假疫苗”事件闹得沸沸扬扬。3个月之后,国家药监局基于调查结果对长生生物开出巨额罚单,共计罚没91亿元。证监会也对长生生物及主要责任人给予处罚。

与此同时,长生生物的股价也在经过36个跌停后,从25元来到了3元附近。值得注意的是,它的股价在事件爆发前还曾创出了历史新高。

从新高到新低这段时间,长生生物及相关事项细节均被置于放大镜之下。长生生物背后实控人高俊芳及其创业史当然也不例外。

2015年,长生生物通过黄海机械进行重大资产重组,随即长生生物实现借壳上市。后来,黄海机械的资产被全部置出。

完成重组后,虽然随着市场行情波动股价出现回调,但是从去年2月开始随着行情转暖长生生物股价迭创新高,最高创出29.99元(前复权价)的历史新高。

2018 年上半年,长生生物的净利润达2.5亿元,虽然净利润略有下降,但是营业收入却是同比增长。此外,其主要疫苗产品毛利率高达90%以上,所以去年5月其股价创出新高也是理所当然。

来源:2018年半年报

然而,疫苗事件的爆发,长生生物最终原形毕露。国家药监局在行政处罚决定书载明,公司存在将不同批次的原液进行勾兑配制;使用过期原液生产部分涉案产品;未按规定方法对成品制剂进行效价测定;销毁生产原始记录,编造虚假的批生产记录;通过提交虚假资料骗取生物制品批签发合格证等八项违法事实。

由此,长生生物不仅被国家药监局、证监会重罚,而且还走上了退市之路。

闹得沸沸扬扬的“假疫苗”事件,也最终带来监管层对疫苗监管的梳理和完善立法。在这期间,整个行业迎来强力整顿。

值得注意的是,曾与长生生物实控人高俊芳一样被审视的另一个疫苗大佬杜伟民,貌似越走越顺。

杜伟民曾被称为“国产疫苗操盘者”,也曾被冤枉为“杀婴者”。他路过的地方,屡屡事件频发,却又屡次有惊无险。

目前,杜伟民担任实控人的康泰生物股价在走出去年阴霾之后,近期更是创出新高。

创新高的股价背后隐身另一位大佬

杜伟民也是疫苗江湖的大佬,早年间在长生生物赚得“第一桶金”。

江西人杜伟民,从小家庭贫困,曾在江西省卫生防疫站工作多年。1993年,怀揣着辛苦攒下的几百元钱,杜伟民下海了。

他先后就职于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下称“长生所”)、长春长生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等,主要从事疫苗销售的工作。

工商资料显示,2001年3月,杜伟民与韩刚君创办广州市盟源生物工程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广州盟源),各占股50%。2001年9月,长生所将持有的长生实业0.68%的股权以43.79万元的对价转让给了杜伟民持股的广州盟源。

自此,杜伟民成为长生生物的股东之一。

2007年,杜伟民从长生生物股东序列中退出。当时广州盟源将其持有的长生生物0.68%的股权以54.74万元转让给了他人。

“那个时候人年轻,非常能吃苦。”杜伟民描述创业艰辛时说,“最艰难的时候连5元钱的招待所都不舍得住。”

杜伟民的大哥杜牛仔曾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称,杜伟民的第一桶金来自长春长生。长春长生是长生生物的全资子公司,也正是2018年这次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的直接当事方。

野马财经注意到,杜伟民退出长生生物后。他控制的广州盟源对常药延申进行了数次增资。一直到2006年,广州盟源持有江苏延申34.5%的股份。2007年,江苏延申曾试图冲击A股未果。一年后,延伸疫苗造假案浮出水面。

2010年3月,《潇湘晨报》一篇《“疫苗造假为祸百万人”真假成谜》在网络广为流传,延申疫苗造假案引发广泛关注。

来源:潇湘晨报截图

根据杜伟民大哥杜牛仔曾对媒体的强调表示,江苏延申疫苗造假发生之前,杜伟民就已经转让了持有的股权,二者并无干系。如果属实,意味着杜伟民通过这笔“完美交易”也实现了全身而退。

退出江苏延申的同时,杜伟民复制了高俊芳拿下长生生物的手法,开始了康泰生物的重组。

2008年6月,杜伟民持股达75.1%的深圳市瑞源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瑞源达)参与了康泰生物的重组。两个月后,康泰生物股东大会通过增资决议,瑞源达康泰生物股东。

康泰生物于2017年2月正式上市。股价从2.54元/股一度冲高到74.75元/股(前复权价),杜伟民当仁不让地成为了富豪。如今,康泰生物去年疫苗造假风波过去后,似乎已经走出了阴霾,股价创出了77.95元的历史新高。

来源:东方财富

相似的“渊源”,不同的命运

在2018年“疫苗造假”事件被曝光之后,康泰生物公开澄清:与其它疫苗企业没有股权关系和业务往来。公司董秘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么多年来,康泰生物的疫苗从来没有过质量问题。”

然而,康泰生物实控人杜伟民与长生生物早前的“渊源”确是事实。

在康泰生物的过往年报中,关于杜伟民的介绍中曾经明确注明了他在长春长生、江苏延伸的任职履历。然而,在现今的公告中这部分履历被“1987年至今在生物制品领域从业经验超过25年”简单概括。

康泰生物无疑是杜伟民经手过的几家公司中最风生水起的一个。他与高俊芳的路径有颇多相似。

康泰生物上市前也曾经历过多次危机。

2013年12月13日,媒体曝光深圳康泰乙肝疫苗涉嫌致2例婴儿死亡病例。两天后,国家药监局要求立即停用康泰生物部分批号乙肝疫苗。随后,又有多名婴儿疑似注射康泰疫苗致死,一时间杜伟民被冠以“杀婴者”的名号。2014年1月3日,两部门通报称深圳康泰乙肝疫苗暂未发现质量问题,并于1月17日恢复了该疫苗的使用。

一年后,北京高级法院的一则审判书显示,2010年到2014年间,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议中心副主任尹红章收受杜伟民47万元,为民海生物的药品申报审批事宜提供帮助。

然而,问题频频的同时,康泰生物股价可以迭创新高,和它的高毛利率有关。据康泰生物2019年半年报显示,其主要产品非免疫规划疫苗(乙型肝炎疫苗)营业收入达7.7亿元,虽然同比有所下降,但是凭借其高达93%的毛利率,股价可以迭创新高也就不足为奇了。

来源:康泰生物2019年半年报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疫苗造假”事件甚嚣尘上之际,2018年7月15日晚间康泰生物公告称收到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杜伟民通知,杜伟民通过深交所交易系统减持其持有的康泰可转债359020张,占发行总量的10.08%。

然而,2019年5月中旬康泰生物又发布公告披露,杜伟民分别于2018年11月14日、2019年5月20日至2019年5月21日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公司股票合计约127万股。

目前杜伟民持有康泰生物53.43%的股权。

经历众多风波之后,杜伟民究竟选择是去是留?他曾经公开宣示“走向世界,造福全球”的疫苗大业将如何实现?康泰生物在杜伟民疫苗大业中究竟会扮演何种角色呢?

这些目前均不得而知。目前已知的是,杜伟民的身后总是风起云涌,好在屡次有惊无险。

对于*ST长生面临退市,以及康泰生物股价再创新高,你怎么看?欢迎在评论留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