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梦里的“探清水河”,一对有情人被逼双双殉情

原标题:红楼梦里的“探清水河”,一对有情人被逼双双殉情

《探清水河》本是清末时北京的一支小曲,后来在北京地区年久失传。庆幸的是东北二人转里还流传一个版本,《智取威虎山》里张涵予饰演的杨子荣与土匪庆功时唱的就是《探清水河》。

近年来,著名相声演员郭德纲在二人转版《探清水河》的基础上,对小曲的词和曲进行了重新精简整理,也使这个故事重见天日,再次焕发生命力。

《探清水河》讲述的是一个名叫大莲的姑娘和一个名叫小六的小伙子,两人情投意合、心生爱慕。两人偷偷地约会时被大莲父母发现,大莲的父母认为女儿的行为败坏了门庭,将大莲鞭笞至皮开肉绽,逼迫其自裁,大莲无奈只身跳下了清水河身亡。

听说大莲跳河自尽的小六,来到河边悲切地祭奠了大莲后也跃入河中,“好一对多情的人双双就跳下了河”。这个故事是一个为爱殉情的故事,为纪念这段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后来有人编成了小曲去到处传唱,《探清水河》从此就在北京广泛地流传开来了。

在“大旨谈情”的旷世巨著《红楼梦》中,当然不乏各种“情”,其中也有如《探清水河》一样凄美的殉情----金哥和原守备公子。虽然曹公对这段“情”着墨甚少,仅仅是在别人的口中一闪而过,但是其中的忠贞、痴情、绝望、悲惨却给读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第十五回中,秦可卿病丧后,众人为秦可卿送葬到铁槛寺。作为近亲属、且操办丧事的负责人,凤姐要“等做过三日安灵道场方去”。按理众人的临时下榻之处在铁槛寺,凤姐嫌不方便,便住进了铁槛寺旁边的馒头庵。

馒头庵中的老尼静虚,借机央求贾府出面介入张财主和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婚约退订的官司之中。

凤姐开始是不以为然的,但是禁不住老尼静虚的献媚怂恿和三千两银子的好处费的诱惑,便私自假冒贾琏之名,修书于云老爷,促成了静虚所托。然而,事与愿违,痴情的女子遇见了重情的汉。

“谁知那张家父母如此爱势贪财,却养了一个知义多情的女儿,闻得父母退了前夫,他便一条麻绳悄悄的自缢了。那守备之子闻得金哥自缢,他也是个极多情的,遂也投河而死,不负妻义。张李两家没趣,真是人财两空”。

两条年轻鲜活的生命,还未来得及真正品尝到爱情的滋味便枯萎颓败了,实在是令人唏嘘、叫人痛心。造成这样的惨剧,谁之过?谁之责?这四大“刽子手”难辞其咎。

一、见利忘义的亲爹娘。原本,张财主已经将女儿金哥聘定了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在现代社会就相当于两家已经订婚了。当然在现代社会订婚并不具有法律效力,但是在古代聘定是具有法律效力的。比如尤二姐自小是聘定给张华的,当贾琏要娶她的时候,也是百费周折、威逼利诱的情况下才退了定的。

谁知,花容月貌的金哥在庙里进香时又被长安府府太爷的小舅子李衙内看上了,非金哥不娶。一边是有官宦背景、且是“公务员”身份的李衙内,一边是人走茶凉、影响力渐弱的原任长安守备的公子。

一时间被贪欲迷眼蒙心的张财主夫妇,心理天平便开始倾斜了,打起了退婚官司。面子上挂不住的守备家此时也执拗地强撑起来,不管青红皂白地辱骂张家,还试图通过打官司挽回颜面,保住婚约。

就这样,在对财势有无限欲望以致于见利忘义的张家父母,以及对名声又十分在乎以致于“以卵击石”的原守备公子父母的“共同作用”下,一对无辜的青年男女被逼进了绝境,不得不以死相抗。

试问张家父母,是钱势重要还是女儿的命重要?!试问守备公子父母,是名声重要还是儿子的命重要?!

二、不务正业的老尼姑。孔子有言:君子素其位,不愿乎其外。意思是人应该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情,而不超越自己的本分,在其位谋其政。渡众生之苦,行良善之事,是修行的僧道的分内之事,在大家的印象中,道士僧人皆是四大皆空、六根清净之人,他们遁迹黄冠、弃俗避尘。

然而,馒头庵中的老尼姑静虚却是个不务正业之人,干着“马捉老鼠”之事,在此事中充当着“掮客”的角色。“掮客”是指替人介绍买卖,从中赚取佣金的人。

在央求凤姐介入张财主和原任长安守备两家的婚约官司时,静虚最初是极尽了献媚奉承之术,但是优越感超强的凤姐并不买账,“我也不等银子使,也不做这样的事”。

久经世故的老尼便改变的“战术”,对凤姐实施了“激将法”,“虽如此说,张家已知我来求府里,如今不管这事,张家不知道没工夫管这事,不希罕他的谢礼,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

这一句话彻底点到了凤姐的争强好胜的虚荣“七寸”之上,便满口承应下来。俗话说,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这个不务正业的老尼,为了一点香火钱充当掮客,却害了一对痴情男女的性命,真应该下十八层地狱!

三、虚荣贪财的二奶奶。无疑,身为琏二奶奶的王熙凤是精明能干的人,同时她又是一个争强好胜的人。秦可卿初丧,尤氏染病不能理事,贾珍分身乏术应接不暇,请凤姐帮忙料理,凤姐是完全有理由拒绝的,因为毕竟不属一府。

但是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伏,巴不得遇见这事”。再者,凤姐也是贪财的,她借“管家”的身份,利用职务之便,经常偷偷地用“公款”放高利,得到的利息中饱私囊。

当老尼静虚央求其介入张财主和原任长安守备两家的婚约官司时,最先抛出的“诱饵”是银子,但是家境富贵的凤姐并不为所动。当然,经常在贾府走动的静虚是吃透了凤姐的脾性的,见一计不成再使一计,先用话语激将----“倒像府里连这点子手段也没有的一般”,再加大奉承谄媚的“药量”----“这点子事,在别人的跟前就忙的不知怎么样,若是奶奶的跟前,再添上些也不够奶奶一发挥的。只是俗语说的,‘能者多劳’,太太因大小事见奶奶妥贴,越性都推给奶奶了,奶奶也要保重金体才是”。

虚荣也贪财的凤姐在静虚大剂量的“奉承媚药”的作用下,可谓是应声而倒,“一路话奉承的凤姐越发受用,也不顾劳乏,更攀谈起来”。最终以三千两的贿银接手了静虚所托,“便命悄悄将昨日老尼之事,说与来旺儿。来旺儿心中俱已明白,急忙进城找着主文的相公,假托贾琏所嘱,修书一封,连夜往长安县来,不过百里路程,两日工夫俱已妥协”。

争强好胜、虚荣贪财的凤姐,在此事中起到了推波助澜作用,也是间接逼死张金哥和守备公子的刽子手。

四、徇情枉法的云老爷。毫无疑问,封建官场是黑暗的,官官相护、趋炎附势、踩低拜高等病态现象却成了正常的现象。在第四回中,当贾雨村欲发签冯渊和薛蟠争夺香菱案时,门子悄悄呈上的那个护官符便充分说明了这些怪象。

在贾雨村还未看完门子誊抄的“护官符”时,差人却禀报有王姓老爷莅临,贾雨村和王姓老爷交谈了“有顿饭工夫”之后,回来便与门子一番密谋,乱判了葫芦案。

贾雨村之所以会“乱判葫芦案”,仅凭门子的三寸不烂之舌和一张“护官符”是不够的,还有一个起了决定性作用的人,他就是那位登门拜访的王老爷。这位神秘的“王老爷”是谁呢?他便是薛蟠的亲舅舅王子腾,就是护官符上的“东海缺少白玉床,龙王来请金陵王”的王家。

作为主审张财主与原长安守备家婚定纠纷的云老爷,当然也深知官场上的“护官符”潜规则,贾府是护官符上的“头张符”,“贾不假,白玉为堂金作马”。况且,云老爷还“久见贾府之情”,正好有机会报答,“这点小事,岂有不允之理,给了回书”。

这桩纠纷在当事双方看来是事关全家、事关终身的大事,然而在云老爷眼里却是“这点小事”,所以他轻易而举地就徇了私情、给了贾府面子,施压原守备之家,让其接受退婚。守备之家不得不低头认栽了。云老爷行的一次小小的私情,却不知白白地断送了两个年轻的生命,可恨可恨!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吃人的封建礼教、泯灭的人性良知、日下的社会风气、糊涂的亲爹亲妈,不知道逼死了多少钟情的人。

怨只怨他们社会黑暗、生不逢时,盼切盼诸如大莲与小六、金哥与守备公子这样的痴情女和重义郎,他们去的那个地方没有逼迫、没有伤害、没有贪婪、没有私欲,是一个容纳忠贞、与美好、成全爱情与幸福的地方......

作者:温暖前行,本文经作者授权发布。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