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亿董事长熊续强遭证监会调查 股东占用资金悬而未决

原标题:银亿董事长熊续强遭证监会调查 股东占用资金悬而未决

起步于房地产、折戟转型高端制造业的银亿股份,自今年以来一步步陷入危机的漩涡,戴帽ST、业绩亏损、违约债务增多、大股东申请重整,如今高管接受调查。

9月16日,受两个消息影响,银亿股份(ST银亿)股票下跌3.25%至1.49元。一是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包括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熊续强在内的5位高管进行调查;另一个是其控股股东银亿控股以资抵债的关联完成过户,看似好消息,但实则也潜藏交易风险。

而9月16日晚再次有新消息传来,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如升实业拟将其持有的山西凯能股权转让给银亿股份,用以抵偿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应的占款。而银亿股份与如升实业的实际控制人皆为熊续强。

5位高管接受证监会调查

9月15日,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9月12日,银亿股份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熊续强、副董事长张明海、副董事长兼执行总裁方宇、董事兼总裁王德银、财务总监李春儿分别收到中国证监会《调查通知书》,因公司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上述人员进行调查。

银亿股份是一家专业房地产公司,自2004年-2018年度连续15年上榜中国房地产百强企业。2011年,银亿股份借壳成功在A股上市。

2016年,银亿股份开启了“房地产业+高端制造业”双轮驱动的格局。但是,频繁重组致使银亿股份陷入财务危机。在2018年年底,银亿股份发生首笔债务违约。

“在新业务的现金回款能力一般,而债务结构又朝着短期化方向发展的情况下,最终的结果是资金链断裂。”中泰证券分析人士如此称。

今年以来,银亿股份遭遇戴帽ST、业绩亏损、债务违约、大股东被动减持并申请破产重整,直至如今包括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熊续强在内的5位高管进行调查。

以资抵债交易有被撤销的风险

在银亿股份业绩下滑的同时,大股东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也一直影响着其资金的流动性。

今年ST银亿股份自查发现,截至4月30日,控股股东宁波银亿控股有限公司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约22.48亿元。为此,ST银亿向深交所申请戴帽ST,股票简称由“银亿股份”变更为“ST银亿”

“公司治理及内部控制体系存在重大缺陷,关联方资金占用及其可回收性存在不确定性。”在4月26日辞去公司独立董事的余明桂,对2018年年度报告投弃权票的原因说明中这样表示。

而截至8月24日,银亿控股已偿还占用银亿股份资金1.4亿元港币(折合人民币1.23亿元)及1.88亿元人民币,尚有资金占用余额为19.36亿元。为此,银亿控股拟以其全资子公司持有的宁波普利赛思电子100%股权抵偿部分占用款项4.24亿元。

9月16日,银亿股份发布公告称,上述以资抵债的关联交易已于9月11日完成过户。但此事并非最终落定。

在银亿控股以资抵债关联交易披露的第二天,8月26日,银亿股份就收到深交所下发的关注函。直到9月2日,银亿股份才发布回复公告。

深交所关注的内容是,银亿控股及其母公司银亿集团目前提出司法重整申请,若被法院受理,根据《破产法》的规定,本次交易或构成个别清偿,或存在被人民法院撤销的风险。

据悉, 自2019年以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也持续面临流动性危机,为此,于2019年6月14日向宁波中院提交了重整申请。

不过,截至9月3日,银亿集团、银亿控股的重整申请尚未被人民法院正式裁定受理,亦未收到法院认为存在实质性障碍的通知。

银亿股份在回复深交所关注函时也称,此次“以资抵债”的交易不影响控股股东重整,如果重整申请在本次交易后一年或六个月内被受理,且相关管理人又请求人民法院撤销交易,交易存在被追回的风险。

由于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公司的占款尚未偿还完毕,9月16日晚,银亿股份再次发公告称,银亿股份与银亿控股、如升实业和熊续强签署《以资抵债框架协议》,即熊续强控制的如升实业拟将其持有的山西凯能股权转让给银亿股份,用以抵偿银亿控股及其关联方对应的占款。

据悉,银亿股份实际控制人熊续强为如升实业的实际控制人,如升实业持有银亿控股 25%的股份,银亿控股持有银亿股份18.55%的股份,实际控制人均为熊续强。

前三季度业绩净利润预亏6.4亿

受大股东及其关联方占用非经营性资金等综合影响,自去年底以来,银亿股份债务违约仍在不断。截至8月31日,银亿股份存在逾期未偿还债务42.57亿元,其中逾期公司债券本金为18亿元。

第一笔逾期未偿还债务是在2018年12月24日,应付回售款本金近3亿元。而最近一笔逾期未偿还债务是在2019年8月19日,应付回售款本金近4亿元。

对于债务问题,银亿股份称将继续督促股东通过引入战略投资者、处置资产回笼资金、以资抵债等各种方式尽快偿还占用资金;同时尽最大努力积极筹措资金,在满足日常生产运营所需资金的情况下,尽最大努力兑付债券本息。

事实上,银亿股份一直试图缓解公司流动性困难,卖公司成为办法之一。上半年,银亿股份将宁波瑞欣置业82.38%股权转让给宁波金翔房产。转让的交易对价为1万元,同时交易对方宁波金翔房产承担标的公司债务近5.33亿元。

另外,银亿股份还将参股子公司安吉盛建置业的39%股权平价转让给上海盛建置业,作价4.9亿元,代价是退出湖州安吉天使小镇及湖州安吉健康特色小镇项目和合作开发。

银亿股份的困境也反映在2019年半年报里,今年上半年其营业收入38.61亿元,同比下降23.2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9亿元,同比下降132.12%。贷款偿还率和利息偿付率已由2018年底的100%分别降为31.82%、44.8%。

8月31日,银亿股份发布的2019年前三季度业绩预亏报告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约-9.6亿元至-6.4亿元,下降175.01%-212.51%。银亿股份分析原因,其中包括在建项目减少致本期资本化利息减少,同时因债务逾期按照合同约定计提罚息等影响,致归母净利润相应减少。

由此,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银亿股份走过了黄金时代的房地产行业,在金融及债务危机的双重作用下,将面临很大的挑战。房地产企业不仅业务转型要谨慎,有质量平稳的发展也不应该只成为口号。

新京报记者 袁秀丽

编辑 武新 校对 吴兴发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