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母忙为薛蝌保媒,暗藏与薛姨妈的交易,投桃之心切,报李之意假

原标题:贾母忙为薛蝌保媒,暗藏与薛姨妈的交易,投桃之心切,报李之意假

第四十九回薛蝌带着妹妹薛宝琴进京与梅翰林之子完婚,投奔薛姨妈,住进了贾府。贾母对二人的态度一直让“源易缘”费解。

其一,贾母见了薛宝琴,高兴得无可不可,当场逼着王夫人认了干女儿,还说要自己养。

毫无血缘关系的贾母竟比见了嫡亲孙女还欢喜非常,还“逼”王夫人认作干女儿,不管王夫人内心愿意与否,她就是薛宝琴的干妈了,宝玉自然就是宝琴的干哥了。

其二,薛姨妈想让邢岫烟嫁给薛蝌,托凤姐求贾母保媒,贾母不仅马上应承,还爽快、利索地出人意外。

看作者书中用词,“即刻”请来邢夫人,“硬作保山(媒人)”让邢夫人同意,又“忙”请来薛姨妈,听从薛姨妈建议,安排尤氏为媒,替双方牵线跑手续。在贾母的运作下,薛蝌定婚之事迅速且顺利,令薛姨妈喜之不尽。

如此善待薛家,如此替薛姨妈着想,如果仅为了让王夫人欢心,位高权重的老太太实在犯不着,况且薛姨妈又是金玉良缘的始作俑者,直接给宝黛姻缘带来障碍,老太太何以尽心尽力地让薛姨妈事事遂顺?

源易缘认为,贾母的智慧不着痕迹,她的聪明心机藏在岁月沉淀的厚厚包浆下,让人轻易看不出。细读“黛玉认干妈”一段文本,便会发现包浆里面的温润灵动和精细谋划。

1、黛玉要认薛姨妈为干妈,宝钗忙道认不得,原因是薛蟠看上了林黛玉,直等着回家便定了。虽是玩笑话,薛姨妈也当场予以否定,但里面却透露出一个信息,干女儿是不能作媳妇的。

由此,便明白贾母“逼”王夫人认薛宝琴作干女儿,目的是及早断了薛家将宝琴嫁给宝玉的念头。此段中,薛姨妈说,老太太因要把宝琴说给宝玉,是她本人的误解,书中只有贾母想给宝琴说人家的文字,只字未提男方是谁。

2、认干妈是黛玉主动的,“姨妈既然这么说,我明日就认姨妈作娘,姨妈若是嫌弃不认,便是假意疼我了。”这简直是“逼”着薛姨妈认她为干女儿。

清高的黛玉是不会求人施舍怜爱的,认干妈是贾母的授意,看上下文便可知。

认干妈前有段黛玉的文字:“次日勉强盥洗,吃了些燕窝粥,便有贾母等亲来看视,又嘱咐了许多话。”

认干妈后,宫中老太妃薨,薛姨妈搬至潇湘馆,照看园中姊妹。

“和黛玉同房,一应药饵饮食十分经心。黛玉感戴不尽,以后便亦如宝钗之呼,连宝钗前亦直以‘姐姐’呼之,宝琴前直以‘妹妹’呼之,俨似同胞共出,较诸人要似亲切。贾母见如此,也十分喜悦放心。”

醉翁之意不在酒,贾母喜悦放心的是“认干妈”,不是“经心照顾黛玉”,能照顾的人多了,能认的干妈却不多,只有薛姨妈最合适。

因为认干妈的目的,是为了给宝黛婚事找个挑头人。双方青梅竹马、彼此深爱,合府上下人尽皆知将来林妹妹是要说给宝玉的,宝玉和黛玉之事只隔着一层窗户纸,由谁来捅破,贾母认准了薛姨妈。

3、薛姨妈不仅认黛玉作了干女儿,还明白贾母给了她一份大礼,她也要还贾母一份礼。

“老太太还取笑说,‘我原要说他的人,谁知他的人没到手,倒被他说了我们一个去。’......我虽没人可给,难道一句话也不说?......不如竟把你林妹妹定于他,岂不四角俱全?”

薛姨妈要还的礼是认黛玉作干女儿,为宝黛婚事挑头出面。所以她又说,我一出这主意,老太太必欢喜的。

贾母忙着、慌着、尽心尽力给薛蝌保媒,原来是在与薛姨妈做一次交换,真正的目的还是为了她最疼爱的两个小冤家。

但是,薛姨妈有报李之言,却无报李之心,她放出了还礼的风声,却把这礼一直悬在了空中。

其实,她的话一放出,紫鹃便试出了她的假意。紫鹃听话便跑来催她和王夫人说去,因为她知道王夫人是宝黛婚事的一大绊脚石,只有薛姨妈能搬的动。但薛姨妈却避开话题,开玩笑羞紫鹃,半句付诸实施的实在话都没有,和贾母主亲薛蝌婚事的爽快利索差太远了。

就此话题,您有什么高见,欢迎留言。

参与书目:《脂砚斋评石头记》《红楼梦》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