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士生发邮件,要求异校同名大学生改名,网友:很遗憾你来自清华

原标题:博士生发邮件,要求异校同名大学生改名,网友:很遗憾你来自清华

古时候,在江湖侠客们中,有这样一句行话——“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本意是即便宗族被诛灭之时,也不会为了逃避死刑更改自己的姓名,现在多用来形容人行事光明磊落了。毕竟,姓名是父母给的,没有非常特殊情况,一般不会有人主动更改名字,更不用说别人来要求自己改名字了。不过,最近还真就发生了一件关于改名的“趣事”。

清华大学博士生发邮件的“趣事”

最近,不少人都被一则消息刷屏了,一名自称是清华大学博士生的马某,给素未谋面的同名同姓但异校的大学生发了一封邮件。邮件的内容大概如下:

您好,我是清华大学的马某,最近发论文的时候,期刊编辑问上次发论文的是不是我?因为相同名字在学术界容易造成混淆,我这才知道你也叫马某。为了以后发表论文的时候,在成果评定方面减少误会以及混淆,也为了您今后的学术发展道路,我请求和建议您能修改姓名。

这封要求别人改名字的邮件,瞬间就在网上火了起来。而不幸和清华博士生撞名的这位大学生,收到这封邮件以后也是一头雾水,不知道自己颇为普通的名字竟然让这位同行如此烦恼。不过,看到这位大学生回应以后,这两位知识分子之间的水平高低立见高下。

他这样回应

与您重名,我很抱歉,但是我没有做错什么,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差点把这封邮件当做垃圾邮件。大概浏览了一下您的研究方向,和我主攻的方向完全不沾边,我相信这不会造成成果评定的困扰,谁也不会蹭谁的热度,顺便说一句,让别人改姓名是非常不礼貌的行为。很遗憾你来自清华。

不仅这位无辜的大学生这样感慨,还有许多网友看到也这样说——“很遗憾你来自清华大学”。

马博士怎么会有勇气要求别人改名?

在国内,同名现象其实十分普遍。对于百家姓,在中国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小孩子也可以张口就来一句“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褚卫,蒋沈韩杨”。但很少有人知道,百家姓并不是只有100个姓氏,实际上被收录的姓氏有500多个。有些姓氏非常罕见,但对于“马”这个姓氏来说,算是一个人群众多的姓氏了,名字中同音同字、同音不同字的更是多如牛毛。虽说汉字博大精深,但国内的家长在取名字的时候,一般都会参照他人的名字,想让孩子的名字变得有意义,不想和他人重名,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这位清华大学的马博士,只因编辑的一句无心之话,就通过各种手段要到联系方式,苦口婆心的想让别人改名字,还口口声声地说是为了别人的前途着想,字里行间有一种迷之自信的傲慢。却不曾想到,这两位“冤家”连研究方向都不相同,还是被“对手”告知的,在这件事情的处理上表现出来的智商实在是让人堪忧。这或许和马博士的学习生涯过于一帆风顺有关系,碰到一点“曲折”就玻璃心碎了一地。更让人吐槽不断的是,在要求别人改名的同时,还不忘标榜自己是国内第一高校的博士生。

那如果是你遇到了这种“请求",你会怎么处理呢?

你会怎么处理?

虽说马博士的言行有非常明显的不妥之处,但从他的角度来思考这件事,之所以编辑的一句话就让他感到草木皆兵,在这背后还有着难以启齿的忧虑。

一般来说,本科读4年,硕士读3年,博士则是3到5年,不过这也只是理论上的时间限制而已,有些博士甚至要延长四五年。本科生只要论文过关就可以顺利毕业,但对硕士和博士来说,就没那么简单了,尤其是博士生,不仅要完成毕业论文,还发表三大检索的文章,这是一道很难得关卡,没有一定的学术成果很难。

身边就有这样一位朋友,学习的是地矿类专业,博士已经读了近三年,至今没有发表一篇三大检索的文章,毕业更是遥遥无期,关键还要没日没夜帮导师做实验跑项目。所以,初步判断马博士生应该是因为迟迟没有学术成果而倍感焦虑。从前年开始,经常会有硕士或者博士被学校清退的新闻消息,就在今年6月份,宁夏大学就对超期未毕业的29名硕士生集中清退处理,其中宁夏大学地博士生只允许读7年;无独有偶,深圳大学研究生院公布了这样一组数据,未注册学生退学34人,学习超期限的39人,学业退学4人,个人申请退学的高达55人,而这其中又有27人是因为达到最长学习期限无法毕业的。还有两组更加骇人听闻的数据,合工大清退了46名研究生,广州大学更是清退了72人!

博士毕业难算是老生常谈了,还有一个统计数据就可以说明问题,博士延期率高达56%,意味着一半以上的博士是不能正常毕业的,有些人是因为学分没修够,有些则是毕业论文没有通过审核,还有些是没有完成导师规定的论文发表数。不过,有博士不能毕业却完全是外界因素的干扰,有一位博士读了8年,无论是学分、论文数量还是质量,都符合要求,导师就是不给毕业,就因为这个博士有水平,能替他做出成绩,他舍不得放走这个人才。其实,这还不算最惨的博士,有极个别博士足足读了12年都没能毕业。

博士毕业难并不罕见,固然有着标准极高的毕业要求,更多的恐怕是专业能力不足埋下的隐患。十年前,我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不少高考生都是第一次到大城市,也是第一次摆脱了父母的管控范围,像一只只挣脱了牢笼的小鸟,尽情地享受着了十几年来从未有过的自由。开学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耳边时不时就会听到同学说“60分万岁”,到处都弥漫着一种“挂科无罪”的气氛,甚至有人鼓吹“不挂科的大学是不完整的”。

后来,我所在班级里,超过一半以上的男生有在宿舍熬夜打联机游戏的经历,有一人还因为沉迷网络被勒令退学。他是一个西北地区某个农村里的孩子,退学那天,他的父母想尽一切办法找学校沟通,希望能够给孩子一次机会,但最终还是无奈离开了学校,那一年他已经大三了。班里其他同学,还有一些因为挂科多只拿到了毕业证,没有学位证书。

纵然是因为高中三年太过于压抑,已经让他们失去了寻找自己喜欢专业的动力,亦或者是研究一个行业的魄力。但是,出现这种情况,家长至少承担一半以上的责任。就像有些老师激励学生学习时那样说的“考上大学你们就自由了”,大部分家长也是这种心态,他们认为高考考出高分,考上名牌大学就已经胜利了,至于大学学什么,学成什么样,他们不愿关心,也不懂该怎么做。大部分家长对于孩子即将要报考的专业一无所知,甚至对于未来人生的规划为零,认为到了高考他们的任务就结束了,剩下都听天由命。因此,大学新生们往往比家长们更加迷茫,进入大学以后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拼搏,只好混天度日。即便是考研或者读博,他们不少也是为了逃避激烈的就业竞争,希望在象牙塔里多呆一会。

目前,大学已经逐步从精英教育转向全民教育,越来越多的高中生可以进入大学,以今年为例,1000多万的高考生基数,高校录取率已经达到了79.5%,将近800万人成为大学生,而且这项数据还略低于去年。与此同时,大学生就业难的问题日益凸显,普通高校的大学生更加尴尬,毕业以后高不成低不就,工资高的工作不要他们,工资低的工作还不如同龄在外务工的一半。所以,与其说是大学生们太过于傲娇,还不如说他们太过于“弱小”。

从马博士这件事来看,大学生无论身在何处,都不要过度高估甚至标榜自己,提出过分的无知要求,大学生踏踏实实搞好学习、科研,这才是正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