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子弘凡“知足”20岁:我长这么大都是靠一口仙气儿

原标题:黄子弘凡“知足”20岁:我长这么大都是靠一口仙气儿

本文原创自微信公众号“南都娱乐”,微信号:nanduent

和自评“话多且密”的黄子弘凡聊天,必须时刻“紧盯”,才能跟上他的语速和思路。他时常把“缘”挂在嘴边,认为“人生都是缘”,参加综艺节目是因为“缘分”,从声乐“转行”到流行音乐是因为“缘分”,遇到的所有幸运事?那就更是“缘分”了!所以在前20年的人生里,也没什么好遗憾的,黄子弘凡很知足,因为不管好的还是坏的,只要经历过就好。

采写_本刊记者 陆茜 视频制作_本刊记者 钟俊豪

录音整理_实习生 白梦真

父母鼓励式培养

“喜欢什么,就去干”

黄子弘凡今年的暑假是在工作中度过的。两个月的工作让他的生活变得规律起来,以往的暑假比较“随意”,“晚睡”在所难免。而现在他自评“在时间观念上真的是进步了很多”,早睡早起,一日三餐,身体状态也好了很多,“整整白了一个度”,但在大理录制节目时又被“打回原形”。

见到黄子弘凡时,他正在杭州录制综艺节目《花样新世界》,带着倪萍、范明和张晨光三位老师一起感受新兴世界。和三位“父母辈”的老师录节目,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交流起来也没有感觉到“代沟”,因为父母都是大学教授的关系,他从小就已经习惯比自己年长很多的大学生、研究生相处。但黄子弘凡不想用“朋友”去定义和长辈之间的相处模式,对此他有自己的理解:作为晚辈,要给予前辈应有的尊重,约束自己,少一些发言,更多地去倾听。

带领三位演艺圈前辈接触新鲜事物,也让黄子弘凡想起了自己教父母用鼠标、学打字的经历,即使“他们会把我们眼中看起来傻乎乎的问题直接问出来”,他也都会一一解答,黄子弘凡认为这是一种“不懂就问”学习态度。而父母从小给予他的则是“鼓励式”教育,从不给儿子施加压力,完全尊重他的兴趣,也不干涉他的选择。

黄子弘凡就是在这样的爱和自由中长大的孩子。他出生于音乐世家,却没有在学习音乐的道路上因为父母的优秀而感受到压力,甚至一开始,他们并不希望儿子也干这行,“他们知道这一路有多心酸、有多不容易,他们不希望我像他们一样苦。”黄子弘凡选择音乐完全是出于自己的喜欢,这也是他从小得到的教育,“我喜欢什么,(就)去干了;讨厌什么事情,那就不管它了。很随意,(但)也不算是任性。”他也很感谢自己的父母,“他们会保护我,同时也会鼓励我,我觉得他们是‘中国成功父母’,我为他们点赞!很爱我爸妈。”

好运气和好心态

“希望通过音乐保持初心”

自幼学习声乐,高三同时获得6所音乐学院的Offer,目前就读于伯克利音乐学院的现代音乐写作和制作专业,又在去年冬天通过《声入人心》走入观众视野,获得关注。在外人看来,刚满20周岁的黄子弘凡无疑是一帆风顺的。但他却认为,“一帆风顺”这个词一直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只是在大事上的运气比较好,“我这个人平时在支零破碎这些小事上经常运气特别不好,我觉得平时会有‘积德’,让我在大事儿上可以转转运。”谁都经历过挫折,黄子弘凡也曾经有过“自暴自弃”的瓶颈期,觉得怎么唱都不对,掌握不了老师教的东西,他甚至一度想要放弃,直接和爸妈表态“不唱了,我退出”。他坦言,那段时间挺难熬的。但好在黄子弘凡有一个良好的心态,给自己灌输道理,“如果现在连这么简单的事都坚持不下来,那以后什么事儿坚持得下来?”通过这样的自我反省,他重新调整状态,拥抱太阳,“难熬的时候终归是难熬的,过了这段时间会是一片彩虹。

从传统声乐“转行”去流行音乐,被黄子弘凡形容为“一股劲”“脑子热”,但这是他的天性,“我是一个比较感性的人,我就看心情,比如今天接触古典,明天就想接触现代,后天可能就是摇滚。”在他看来,无论哪种音乐风格,它们都有各自的美。音乐是黄子弘凡心中“最纯真、最确切、最熟悉”的一样东西,生活中已经有很多限制了,他不会在这方面也限制自己,“音乐就是为了让我放松,我希望通过音乐让自己保持一个很简单的初心。

在过往的采访中,黄子弘凡曾经提及未来也想尝试挑战音乐剧,谈到这一点,他诚实地告诉我们,自己其实还没有准备好,一切都还在计划中。他很清楚地知道自己不管是台词、形体,还是心理状态,都还没有达到音乐剧演员的标准。黄子弘凡没有想过会马上就站在音乐剧舞台上,而是在心里为自己设计了一份蓝图。他正在上一些戏剧班的课,现在要做的事则是先去了解它,知道什么是音乐剧。他相信,很快就可以给自己一个答案。

南都娱乐×黄子弘凡

“我希望十年后,我还是知足的”

南都娱乐:聊一下参加这次节目的契机?

黄子弘凡:其实参加这次节目挺巧的,一切都是缘分,对。

南都娱乐:具体点呢?

黄子弘凡:很具体啦,我长这么大真的都是靠一口仙气儿,就是缘分,真的。

南都娱乐:这一次和倪萍、范明、张晨光三位老师合作,相处起来感觉怎么样,会觉得和他们有代沟吗?

黄子弘凡:其实没有,我还觉得蛮开心的,因为很巧的是我爸妈也是五六十年代的,所以和他们年龄都很相仿。我身边平时接触到的人,因为我爸妈平时有在带学生,所以我很小就在接触大学生,甚至是研究生,然后那会儿就和他们一起玩儿、聊天。我身边也是有很多同龄的朋友啊,不然显得好像我没朋友。但我和他们相处下来,刚开始有一些磨合的问题,但久而久之就习惯了。这次和三位老师说实话多数时间是特别愉快的,有时会因为觉得自己身上有很多不足或者是需要学习的地方,不够好的时候会有一点觉得自己应该更加努力,心情会下来一点点。当然不是不开心,也不是负面的,而是就觉得自己更应该努力。

南都娱乐:网上有你的校友爆料说你在高中是风云学长,全校都认识?

黄子弘凡:其实也还好,没有那么夸张。我在学校呆的也不算特别久,我在学校呆了六年嘛,初中到高中,然后我很喜欢交朋友嘛,身边的朋友比较多,再加上参加一些活动和比赛,露面的次数比较多。而且说实话我这个名儿又“奇葩”,一来就四个字,而且又不是那种复姓或者什么高大上的名儿,让人会比较好记着吧,大家叫“黄子”就叫习惯了,慢慢就知道了好像有这么一个人,晒得有点儿黑,就这样,也没有什么特别夸张的那种。

南都娱乐:你是哪种类型的学生?是老师又爱又恨的那种?

黄子弘凡:差不多吧,又爱又恨吧。因为我平时还是比较皮,上课的时候就会屁股摁不在板凳上,会左扭右扭,会靠着墙,有时候翘着板凳,“bang”一下就翻了,然后(老师)就“黄子弘凡后边儿站着”。但老师喜欢我是为什么呢,肯定还是因为我很爱我的老师们,对自己也严格要求吧。

南都娱乐:通过《声入人心》受到关注之后,有过不适应吗?你如何看待这些人气和热度? 黄子弘凡:我其实适应环境和周边变化的能力还挺强的,我也没有特别地去care这些东西,也没有说我应该怎么样,我还是该干嘛干嘛。我还是很感谢有这么一帮可以很喜欢我的、支持我的小伙伴们,也是他们让我有更大的动力去努力,如果因此懈怠了那就真的是对不起观众!

南都娱乐:如果要你总结前20年的人生,怎么总结? 黄子弘凡:知足。每个人经历大大小小的事儿都会有后悔的,或者说“如果有时光机我想回去改变”。但其实想一想那些事真的需要改变吗?或者说需要浪费机会在它们身上吗?我觉得经历就好,过了可能都不记得了,无论好事儿、坏事儿,甚至我觉得多经历些坏事儿才是好事儿,因为它记忆深刻。开心的日子总是短暂的,痛苦的日子总是永恒的。然后我知足的原因是比例刚好,难过的、不开心的、不愉快的,也就在那;开心的、开心过的,差不多的,打包放着,我以后还该干什么干什么。我觉得20岁就是我到30岁的一个起点,我希望十年后坐到这,自己还是知足、满足的,但并不是知足前面就会不往后面跳跃,我觉得做什么事儿都是需要有野心的,要给自己定一个也许攀登都攀登不到的高度,再去尝试去努力触碰它,如果连给自己设立目标的勇气、胆量都没有,那我觉得真的是……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