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散文||【东村秋雨】◆李爱明

原标题:当代散文||【东村秋雨】◆李爱明

作者简介

李爱明,江苏兴化人,公司财务人员。热爱文学,尤好古文、诗词,闲遐时喜爱写作。先后在《齐鲁文学》、《中国诗歌网》、《人民作家》、《玉峰文苑》发表作品若干。

东村秋雨【原创】

凉席似乎更凉了,我扯掉毛巾被,下得床来,将窗帘打开,这又是一个东村秋天的早上。

窗户玻璃上蒙着一层水气,莫非是下雾了?在这八月的秋日,好象不必有雾,至少前些时日我未曾见过——微微脑残的我就这么傻傻地想着。

“秋雾凉风,秋雾雨”。入得庭院,我便确信这是一场秋雨了。或许刚刚开始,或许它来时不忍惊醒酣眠的人儿,故我不能晓得。“花非花,雾非雾,夜半来,天明去,来如春梦几多时,去似朝云无觅处。”花虽是花,雾却不是雾。如丝的细雨,就这么悄然地下着。看看那火龙蕉针叶间微微发亮的水丝,着实让我疑是勤快的蛛娘织成网丝;倒是积在洒金珊瑚斑黄圆叶上的水滴格外清澈,分明是一粒粒圆润的玉珠了!微风拂过,几颗跌入泥土,竟不见了踪迹。

打开院门,天地之间竟如蒙上了一暗纱。远处的花草、树木,还有那数数然、匆匆而过,由近而远的行人,恰似一幅如烟的水墨,愈发朦胧起来。只留下散落在眼前地上的片片树叶,那微黄的颜色,让我相信秋天真的来了。还有门外那一大簇清瘦的翠竹,风过时故意沙沙地作成繁响,亦或是在嘲笑兀自伫立在秋雨前的我,那么的潦倒、那么的萧瑟,活脱脱蠢然一物;我亦不去反驳,因为此时的我只剩下淡淡呼吸时轻颤的脉搏。

这又不禁让好奇的我越发痴心,枉自比较起不同时日的雨来。我又将怎样呢?有了,我何妨冒充一下文人,赋诗一首:

咏秋雨

不似春雨带娇羞,

胜却夏雷无故怒。

浸心浸骨有凉意,

丝丝缕缕藏温柔。

我这边还在假装斯文吟诵着,竟不知风儿渐渐的大了,头顶的烟云散去了许多,天渐乎亮了起来。“亮一亮,下一丈”,小时候奶奶有这么说过的,记得那似乎讲的是夏季久雨的事儿,但空中真的有雨点下来了:星星点点掉落在门外池缸中,有的被硕大的莲叶接住,滴滴答答;有点径直跳入池水中,溅起晶莹的水花。愈发好看的是那水洗过后晚开的水莲花,分外妖娆——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只留下不胜凉风的娇羞。志摩的话竟那般的诗意,而我却远不如他那样的多情,我只能远远地想着,自愧于无有望其项背的资格。

昔日刘郎,胜赞过秋日“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眼前的一切,却又是雨秋。李义山诗句:“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勉强应景,只是可惜了这是秋天的早上。

雨点逐渐稠密起来了,落在池缸里,酒向旷野中。初时轻柔跳动、缓缓流淌的琴键声,节奏快捷了起来,似乎要弹出一个消魂的高潮。

眼前的一切渐渐明朗起来,水淋淋的光景下,尘埃不再,铅华洗尽,色彩也愈发分明了。五色的紫薇花,还有令人爱怜的树叶——暗的如翡翠,亮的如黄金,无不示意着现在是秋天。

一场秋雨一场凉,风再到我面前时,我微微一颤,我得回向屋来。有人说秋雨的凉意,可以思恋,这话我真信。此时身在远方的儿子和妻子,不知你们那处是否也下着雨?算了,且让我独立在屋檐下,一边静静听着这滴答滴答的秋雨,一边抬起头向着远方将东村陌上尘的一首新词吟起:

菩萨蛮

—秋雨寄江南

天高云淡鸣归雁,

水随天去秋无限。

翘首望江南,

良人未归还。

见君秋梦里,

梦醒两行泪。

秋重雨渐凉,

愿君加衣裳。

主编:罗永良

执行主编:马俊华

一级编辑:邓晓燕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