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襄公与妹乱伦,却报了齐国的九世之仇,开启了尊王的道路

原标题:齐襄公与妹乱伦,却报了齐国的九世之仇,开启了尊王的道路

其实说齐襄公“臭名昭著”在某种程度上来说并不确切,至少不客观。我国的文化传统中有一个非常奇怪的现象,那就是喜欢用人格道德来评价政治人物,即“唯道德论”。按照这个规则来衡量,怕是全世界大部分的政治家都应该立即枪毙,挫骨扬灰,然而很明显这是不可能的,一个政治人物的评价,就应该站在一个更高的立场上,看他所做的是不是符合他所在位置的游戏规则,更高一点的要求,是他作为掌握权力的人是不是能够活用自己的权力去做更多有助于国家的事情。而按照这个说法,对于齐国的发展来说,齐襄公不能说优秀,至少是合格的。

首先要说的是,齐襄公解决了一直以来齐国的隐痛,纪国问题。之前我们提到过,纪国跟齐国有着非常深远的仇恨,齐国的第五代国君齐哀公就死在纪国的谗言里。但是之于齐国本身来说问题却远不止情感因素这么简单,纪国的位置在齐国东面,而且疆域的总面积跟齐国受封时的土地差不多大小,相对于姬周宗亲鲁国以及另外一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小诸侯国,纪国对齐国来说是一块巨大的肥肉,一旦吞下去,国力会有一个质的飞升。因此吞并纪国是从情感上和利益上有着双重价值的齐国国策计划,在齐国多年的发展中,一个重要的规划就是一步一步蚕食纪国的土地,到了齐襄公继位的时候,距离齐哀公已经过去了九代,而纪国的实力早已经衰弱到回天乏术的程度,此刻除了想要依靠保存纪国来获得战略缓冲区的鲁国以外,纪国的灭亡已成定局。公元前690年,齐襄公一举灭掉了纪国,纪哀侯出逃,纪国彻底灭亡,《公羊春秋》所载齐国的“九世之仇”终于得以报偿。

另外,齐襄公帮助卫惠公恢复他的国君位置也是一个亮点,卫国跟周王室的关系也非常亲密,初代国君是周文王的第九个儿子,周武王的嫡亲弟弟康叔封,属于近枝宗藩中的一员。而卫惠公因为国内的动乱而流亡到齐国,在这个情况下,抓住了机会能够拥立卫惠公复位,毫无疑问对齐国的国际声望和大国地位有一个相当重要的提升,更妙的是齐襄公在这件事上还打出了周庄王的旗号,可谓开启了“尊王”的序幕。有天子的号令,行使的又是拨乱反正的大义之举,齐襄公可以说把事情做的非常漂亮。

综上所述,齐襄公绝对不是一个废物,甚至可以说有着相当到位的战略眼光。然而襄公到底是没听说过木桶理论,决定一个木桶装水多少的从来不是它最长的那根板子,而是它最短的那根,这句话在襄公身上表现的甚是贴切。襄公的短板最终让他死于非命,成为了齐国又一位宫廷斗争的牺牲品。

齐襄公是个怎样的人呢?简单来说就是无法无天,跟亲妹妹保持不正当的关系莫说在立法森严的周代,即使现代也是丧心病狂的重口味爱好者。更为关键的是,出于个人的好恶,他接连杀死了鲁国的国君并且是自己妹夫的鲁桓公以及郑国国君郑子亹,而且都是采用引诱对方参与会盟或者访问的阴谋手段,这些行径说到底都是完全无视游戏规则的肆意妄为。就这样齐襄公在国际上的评价飞速下滑,但是真正让齐襄公走上绝路的,还是自己在国内的行为。

襄公有个堂弟叫公孙无知,当然他一点也不无知,反而很会讨欢心,因此受伯父齐僖公的宠爱,齐僖公对公孙无知的态度和待遇到了跟太子时代的齐襄公相同的程度。这点自然让齐襄公非常不满意,谁愿意自己的父亲对堂兄弟跟自己差不多,甚至于比自己还好呢?于是在齐襄公上台后,大幅度削减公孙无知的待遇,由奢入俭难,过惯了好日子的公孙无知自然非常不满意。不满意就要想办法,齐襄公还很年轻,公孙无知熬不到他离开人世,就只能帮他离世。于是乎,公孙无知就联合齐襄公身边几个早就对他不满的大臣连称、管至父等人,这也可以理解,因为以齐襄公的性格,对他满意的人应该才是少数。他们趁着齐襄公休息的机会,将齐襄公杀死,时年是公元前686年,齐襄公十二年。

襄公死了,而我们的主角齐桓公,终于要正式登场了,铺垫了这么久,就是为了让大家对齐桓公的统治有一个更明确的理解,因为正是在齐桓公的治下,才让齐国登上了真正的巅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