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游记》76岁曲作者被喷“只想赚钱”?我想起了他收的2.7元版权费

原标题:《西游记》76岁曲作者被喷“只想赚钱”?我想起了他收的2.7元版权费

又是一年中秋夜

76岁的许镜清吃过了月饼

点上一支烟,沏了一壶茶

像一个普通老头一样享受佳节

电视里正在放央视中秋晚会

这一首歌有些熟悉

是谭维维演唱的《敢问路在何方》

这首歌被改成谭维维的摇滚风

还加入了华阴老腔的唱法

观众的反响不同

有人觉得“惊喜”“牛逼”

也有人觉得“辣眼睛”“毁童年”

许镜清也不喜欢这首歌

这个中秋夜,他彻夜难眠

在第二天的下午

许镜清写下了一条微博:

“我不能接受,也非常不喜欢”

这条微博的能量巨大

两个小时后

谭维维不得不在微博发声

专门向这个老头道歉

因为许镜清是最有权利说不喜欢的人——

《敢问路在何方》的曲作者

而在他看电视之前

没有任何人告诉他改编的事

他也没有收到一分钱的版权费

许镜清就这样看着自己的孩子

五花大绑上了刑场

这还不是最离谱的

在许镜清发了这条微博之后

微博上的杠精们出动了

他们觉得

许镜清就是第二个六小龄童

那个利欲熏心的“老艺术家”

第一宗罪是拒绝创新

“戏说不是胡说,改编不是乱编”

你像六小龄童一样看不惯年轻人作品

不就是在扼杀时代进步吗?

“您是打算封死中国音乐人的成长环境吗?”

第二宗罪是见钱眼开

你许镜清骂谭维维

不就是为了几个钱吗?

越是阴阳怪气

越是博人眼球

就越能趁机敲一笔竹杠不是?

第三宗罪就更要命了

你竟然和六小龄童一样是搞西游的

那你一定是个假艺术家

一辈子就指着西游记的老本活着

恨不得个人独占西游记

以上这些评论

都是许镜清老师的置顶微博评论区里的

平均五六条就有一个杠精

许老已经76岁了

我不知道他如果看到这些恶毒的评论

会不会又彻夜难眠

许镜清才有曲子的著作权啊

明明被侵权的是他啊

欠债还钱天经地义

维个权怎么了?

他只会吃老本吗?

杠精们可能不知道

他给100多部影视作品创作过主题曲

只不过西游记

是他最出名的一部

被媒体给翻出来了而已

他是86版西游记的唯一曲作者

他的名作

普通人有一首就能吹一辈子:

《女儿情》《猪八戒背媳妇》

《何必西天万里遥》...

他不懂创新吗?

他有中国最早最出名的电音单曲《云宫讯音》

(丢丢丢 登登等灯 凳登等灯)

光是一首《云宫讯音》

就在网易云音乐上有8.5万评论

最热评论有34万赞

就四个字,“电音之王”

这首歌是1983年制作的

当时央视连电子鼓都没有

众多专家也没听过什么电音

而许镜清力排众议

献上了一曲神来之笔

电子乐、打击乐、管弦乐和中国民乐错落有致

中间还有渺远的女声

你能听出东海的澎湃

仙宫的瑰丽

玄奘只身西行的庄严肃穆……

许镜清的才华是毋庸置疑的

他和《西游记》剧作的所有人一起

完成了这部中国人的奇幻史诗

西游记播出了三十多年

其他所有人都出名了

六小龄童穿上了金猴皮鞋

蒋大为走穴唱一曲《敢问路在何方》

就是几十万上下

许镜清的贡献并不小

但是少有人知道他

你们能想象吗

大大小小的彩铃遍布街头

可是许镜清只收到过八千元的版税

有一家网站只给了他2块7

他还住在一栋5层老楼

70平米的房子里

其实,声名、荣誉

于他也没有那么重要

他只是像所有普通的音乐人一样

有一个最朴素的梦想——

开一场西游记的音乐会

那么多不入流的音乐人

都开过音乐会了

于他,一个作品早已红遍大江南北

随便一个华人都能哼两句的作曲家

这本不该是一件难事

而且他自己

甚至连音乐会的舞台都策划好了

一个简易版,可能需要100万

一个复杂版,可能上千万

但复杂的也许可以卖票收回成本

但偏偏他就犯了难

因为开音乐会需要的钱太多了

然而那么多人用他的音乐

却很少有人给他付版权费

即使付,也少的可怜

2014年

韩寒拍《后会无期》时

想要用《女儿情》那段音乐

找到了许镜清和导演杨洁

付给了他们10万元版权费

他们俩惊讶极了

因为这是西游记播出28年来

他们收到的最高的一笔版权费

他还收到过2块7毛钱

这样便宜的版权费

那是2008年左右

全国手机用户都热衷于给自己的手机

设置一个彩铃

有很多音乐人

靠着收版权费一夜暴富

比如庞龙

单单是《两只蝴蝶》那首歌

版权费收入超过1000万

其实在众多彩铃中

许镜清的《猪八戒背媳妇》

也受到许多人的青睐

在人们电话响起时

响遍大街小巷

许镜清想着

自己也不说多

能有庞宽的十分之一

他就满足了

最起码可以凑上一部分音乐会的钱

他兴奋极了

做梦都在等着版权协会发钱

可最终等来的只有8000块

足足50家网站

只给了8000块

连人家的千分之一都不到

平均每家网站100多块

最少的只给了两块七

他至今都在纳闷

那两块七到底是怎么算出来的

可这还算是好的

最起码不是赔本买卖

但有的买卖

让他赔了夫人又折兵

有一次,一个杂志

给他寄了50块钱稿费

你不去取呢

好像瞧不起人家

但是邮局离他家还挺远的

他开车过去

排了老长的队

终于取到了那50块钱

但出邮局们一看

他的车上被贴了一个200块的罚单

还被扣了2分

想靠着版权费开音乐会

怕是永远都没有希望了

2012年

许镜清已经年过七旬

想要开音乐会的心情

越来越迫切

他在微博上写下了他想开音乐会的事

不少老板说愿意投资

希望的火苗似乎又开始闪烁了

没有经纪人,也没有助理

年过七旬的他

一次次亲自和那些老板吃饭交涉

一个文化企业说投资可以

但“你先拿50万,我们去操作

这不明摆着是骗子嘛

一个比较大的演艺公司

和他来来回回谈了六七次

到最后却说不办了

没有精力办

但人家转头就去办别的了

一个老板答应投资办音乐会

于是许镜清拿出

他多年攒下来的20万积蓄

做了七八首主要的歌

把那位老板请过来

那天那位老板喝的酩酊大醉

到录音棚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音乐停后,老板醒了

拍拍屁股走人了

此后再没理他

他的20万积蓄就这样打了水漂

像这样的事情还有许多

他心中的那个小火苗

一次次燃起

又一次次黯淡下去

30年来

就这样反反复复

却没有一次燃成熊熊烈火

一位拥有十几首名作

几百个优秀音乐片段

的国家一级作曲家

想办场音乐会

圆一个30年的心愿

就是这么艰难

但经历了这么多坎坷的他

却对这些年遭受的白眼

还有许多欺骗

没有一句狠话

他只是有些惋惜

然后还带着极大的宽容:

我也能理解

企业家赚钱也不容易

不可能为了情怀

赞助一场没有回报的音乐会

直到2015年

已经73岁高龄的许镜清

在微博上收到一位网友的留言

这位网友找他

要《敢问路在何方》的授权

他们想在电视剧里用上一段

当得知电视剧是半公益性质时

许镜清连连说算了

我不要你的钱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尽管许镜清办音乐会

需要很多钱

可但凡得知别人要拿他的歌做公益活动

他都会不收钱

后来这个网友跟他说

“许老师,您应该办个音乐会”

他做梦都在想

可是没钱啊

这个网友告诉他

可以在网上发起众筹

那位网友甚至还主动帮他写众筹的稿子

但许镜清不乐意:

众筹向大家要钱

这不就是乞讨嘛

他不好意思向大家要钱

这个坎在他心里

足足大半年才过去

他决定还是众筹办这场音乐会

他平时出场费几十万的朋友们

都愿意免费来出演

但你得给人家一两万车马费吧

他算了算

租场地、请乐队、布置舞台等等

怎么也得500万

2016年8月30日

他终于在微博

发出了第一条众筹信息

他的微博没有多少粉丝

但那条众筹的微博

24小时内被转发超过4万次

筹款100万元

3个月结束时

29016名网友参与众筹

共筹款461.5万元

其实离500万还有一些距离

但他开心极了

他说:这是我自己的演唱会

我必须自己花钱

那几个月

他一边想办法筹钱

一边忙着寻找协商场地

一边忙着编配歌曲

其实像西游记的片头曲《云宫讯音》

早就没有了

他靠着自己的乐感和记忆

一遍遍重新修改编排总谱

终于,2016年12月4日、5日

两场西游记音乐会

在人民大会堂举办

许镜清编排了20多首歌曲

每场容纳4000人

节目正式开始了

他自己却没有在观众席上

而是一个人悄悄躲在化妆室里

他害怕

他怕大家不喜欢

他也怕大家太喜欢

他承受不了这份压力和刺激

可是在后台的他不知道的是

有网友一听到片头曲响起

瞬间就热泪盈眶

不止是年轻人

现场还有很多老人

一位小孩子搀着老奶奶

在现场找座位

不止是一位

现场很多白发苍苍的爷爷奶奶也在哭

有网友感慨这位老爷子的

时尚、前卫和诚意满满

电影、3D、话剧、舞蹈

合唱、乐队乐团

想得到的想不到的

他全都有

这些年为了创作

他从来没有在深夜前睡过觉

从来没有见过早上的太阳

为了跟上年轻人

他时不时就去学习一下他们的文化

嘻哈他也去听

尽管他不喜欢

于是时隔30年

他依然能跟上年轻人的节奏

然后就有了这场

老少皆宜的音乐会

节目结束的时候

西游记师徒四人齐亮相

西游记播出30年

这是历史性的一刻

最让网友感动的是

在最后的致谢名单里

参与众筹的29016位网友的名字

在大屏幕上滚动播放

一位都不少

这是这位老爷子的诚意

大家把他请出来

问他有什么想说的

他在掌声中

颤抖着声音说:我想哭

他一次又一次向观众90度鞠躬

观众久久不愿离去

他和冲在前面的观众一一握手

直到他累得不行了才走

他说如果可以

他想和每一位观众拥抱

想了30年念了30年

那天晚上回到家里

这位74岁的老人

嚎啕大哭着喊出:

真不容易呀

在央视《朗读者》节目中

董卿说:

许老师人生的这第一场音乐会

似乎来得晚了一点

他说:

不晚,我想只要我活着就不晚

如果这是一部童话

那么故事到这里就该结束了

贫寒的才子终于实现了理想

生活幸福美满

可现实总是残忍的

《西游记》音乐会落幕后

许镜清的生活

并没有我们想象中那么好

他还是拿不到版权费

2016年,许镜清把蓝港互动告上法庭

这家公司的手游一直使用

《云宫讯音》和《猪八戒背媳妇》

但是已经5年没交版权费用了

许镜清要求赔偿160万

公开登报致歉

蓝港的负责人拒不接受

说我们“态度诚恳,无需道歉”

……

这八个字放一起就简直离谱,对吧?

可硬刚了一年官司之后

蓝港也只赔了17万元

对于月流水几千万的手游公司来说

根本无关痛痒

手游也就算了

可是就连大制作的电影也赖账啊

去年的《西游记之女儿国》有钱

赵丽颖郭富城都舍得请

却不舍得给许镜清的音乐结账

许镜清还一直想再办一场音乐会

今年1月份

西安市宣传部主持下

许镜清在微博宣布

要在5月16日的陕西大剧院

举办一场“西游西归回长安”音乐会

网友们都欣喜若狂

到处问在哪儿买票

会不会到上海、广州继续开

可是已经四个月过去了

这场音乐会依然停留在通稿阶段

许镜清的微博也没了下文

甚至有网友表示

在剧院的排期上根本就没这场音乐会

进入2019年

留给许镜清的舆论空间越来越不利了

今年年初最火的关键词

就是嘲讽六小龄童的“六学”

六小龄童的人设崩塌

让人们开始怀疑

老艺术家是不是真的艺术家——

许镜清宣布西安音乐会

最高赞的评论竟然是“开花”

这次谭维维的改编风波

其实只是草草收尾

道歉声明里只提到“唱得不好”

却只字不提版权问题

还用“下一次”“真正参与改编”的字眼

暗示自己没有参与改编

不背这锅

六小龄童没有《西游记》的著作权

许镜清却有《西游记》音乐的著作权

他只是拿回自己应有的权利

却遭到了冷嘲热讽

更让人难过的是

六小龄童事件之后

老艺术家似乎不再是

一个完完全全的褒义词

尤其是当许镜清也和西游记联系起来

人们开始骂他倚老卖老

说他到处维权是穷疯了

这个世界从什么时候开始

变成这个样子了呢

有谁知道

他曾经为了创作那些音乐

焦头烂额到整宿不睡觉

有谁知道

他也曾是一个贫寒子弟

没有乐器、没有电视

站在电线杆下听县城广播学音乐

一步步创作出举世皆知的音乐

又为了自己的下一个梦想

努力了整整30年

可如今

资本拿着他的歌曲赚得盆满钵满

却从不想付一分钱

反而让他这个年过七旬的老人

卑微地向这些侵犯他权益的人

去一个个讨要他本该得到的部分

却还要反过来被讥讽

这个世界的逻辑

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呢

但凡这其中有一半人遵守规则

他也不必如此卑微

这已经是9102年了

看个网剧都要充会员的时代

一个76岁的国家一级作曲家

却依然走在艰难的维权之路上

这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哀

我不知道

这条路还要走多久?

我只是打心底里希望

我们生活着的世界

所有努力的人

都能得到他应有的回报

而不是被金钱绑架后

又被流言逼得无处栖身

我真的希望

这个世界不要再有第二个“许镜清”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