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回答1989:“华语女rapper”赵丽蓉的笑泪人生

原标题:请回答1989:“华语女rapper”赵丽蓉的笑泪人生

相信生于90年代头里的电视儿童们,小时候过年都有个保留节目,就是全家杵在彩电跟前看春晚。可以说甭管大人小孩,劳心劳力地忙碌了一整年,最期待的就是那台辞旧迎新的晚会。

毕竟当时找乐子的途径不多,电话都刚刚普及,互联网更是没影儿的事。那年月春晚是个自由欢乐的盛会,不光好节目多,余味也很长。

每年晚会结束后,不少观众还要郑重其事地剪下《中国电视报》上的小纸片,来票选最喜欢的节目,这般操作足见春晚的国民度。

别的不说,能上台露脸的节目,都是千锤百炼出来的硬货。在娱乐手段不甚丰富的九十年代初,一个接一个的小品,一浪接一浪的笑声,似乎就是最好的年货。

其中涌现的笑星们,便是最有国民度的腕儿。都说凡事要赶早,出名更是,不过今天的主人公赵丽蓉是十足十的"大器晚成"。

别着急,先从她和舞台的一段渊源说起,然后再仔细聊聊这位女笑匠的前尘往事。1928年3月11日,天津宝坻有一户姓赵的人家刚得了最小的女儿,乳名"老爱"。1929年,老爱才一岁半,谁也没想到她这就和舞台结了缘,而且时间还不短。

哏都天津一直都盛行各种曲艺杂耍,其中评剧是一大流派。那时宝坻的复盛剧社有一位评剧名角儿,艺名芙蓉花,她在一场抱孩子的戏码中,突发奇想地把道具娃娃换成了老爱。

老爱的这次登场,在评剧术语里有个好听的名头:彩娃子,或是喜神。原本这举动风险不小,不过性格外向的老爱直冲着台下观众笑,不但没搅戏还添了彩,让众看官喜上眉梢。

睹此情景,芙蓉花干脆认了门亲,把老爱收做自己的妹妹,带着她正式登上了舞台,自小就不怯场的老爱后来还承包了剧社里所有的儿童角色。如此一来,名角芙蓉花就成了带着老爱入行的引路人。

1940年,老爱12岁,芙蓉花给她改了正式的名字,姓还是本家的"赵",名则是"丽蓉"。一岁半登台的老爱下线,大家后来熟知的赵丽蓉自此正式亮相。

赵丽蓉十七岁那年,她和姐姐芙蓉花算是成了角儿。姐妹俩靠一出评剧《杜十娘》大杀四方,还去了上海滩闯荡,照样是叫好叫座。不过名气终究难以和时局抗衡,不多时姐妹俩容身的戏班就在战火中解散。

芙蓉花和老爱也各自归去,在乱世里继续讨生活了。建国后,昔日的老爱,如今的赵丽蓉已在评剧这一行里浮沉了十多年。

或许连她自己都料不到会有再度"翻红",甚至"出圈"的境遇。老实讲,评剧在北方民间还算流行,不过在正经剧团里倒没几个演员会唱了。巧得是在赵丽蓉进了剧团后,认识的第一位同行就是人称评剧皇后的新凤霞。

因为评剧结识后,赵丽蓉和新凤霞成了合作最多的那一组。两人从1952年起就一起演戏,一巧一拙相映成趣,以至于不少唱法和身段都成了后辈的教材。

赵丽蓉习惯演配角,从不挑戏,也不抢戏搅戏,什么角色她都能演。《刘巧儿》里赵丽蓉能演媒婆,也能演李大婶。到了《祥林嫂》里,她也可能是婆婆或者鲁四奶奶。

总之赵丽蓉是我们常说的那种钻石配角,哪怕是个不起眼的活儿,她都不慢待。两人搭伙期间,赵丽蓉和新凤霞一度到了无对方不演戏的地步。几乎新凤霞所有的代表作中,都有赵丽蓉做配角。

进了六十年代,评剧圈里的绿叶王赵丽蓉更是风头无两。《小二黑结婚》还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引起了大领导的注意。

后来,老搭档新凤霞生病无法继续演戏,赵丽蓉干脆和她的学生搭伙。谁知同样的戏路同样的舞台调度,观众的眼光就是离不开配角赵丽蓉。

可以说她几乎每一个动作都有掌声,每一个唱腔都有喝彩。圈里这才醒过神,明白赵丽蓉是个千载难逢的硬里子,欠火候的主角根本压不住她。

再往后,60岁的赵丽蓉演小品红遍了全国,还从搭档新凤霞这里得一外号,"老倭瓜",意思是越老越红。

说起赵丽蓉越老越红的契机,这档子事还得再往细了聊。近年曾有媒体采访新凤霞的女儿歌唱家吴霜,请她说几件丽蓉阿姨的往事。

吴霜略一沉吟,说自己印象最深的就是赵丽蓉很"新潮",唱评剧的她完全不保守,最喜欢地就是拉着留学的吴霜问国外有什么新鲜事。

"她是天才的艺术家,在各种领域都小有成就,靠的就是不保守,不固步自封",在吴霜的眼里,评剧唱得好,还跑去演小品的赵丽蓉,就是这么一个"新潮老太"。

"新潮"两字,恰恰就是赵丽蓉身上除了"晚年成名"之外的另一个关键词。据考证,赵丽蓉的第一次触电是在八十年代中期,当时她已经算是功成名就,不过还是逃不过那三个字,不出圈。

不出圈怎么办呢,那个不保守的赵丽蓉再次登场。她去天津台和后来也很有名的配角郑天庸搭档,演了两个口碑很好的小品《陈年老醋》、《富了咋办》。

这两个小品虽好,知名度却没起来。毕竟在网络不发达的年月,"出圈"的难易程度和上天也差不了多少。

好在没过多久,一个再上大银幕的机会就找到了58岁的赵丽蓉。86版的《西游记》导演杨洁是赵丽蓉的旧相识,她此番登门来请赵演一个不大不小的角色,车迟国皇后。

赵丽蓉觉得这角色大小也是后宫之主,不漂亮点可说不过去。她就照着自己的想法可劲儿拾掇。

谁知杨洁导演却指出了其中的错,原来这皇后就不该"美"。因为车迟国的一王一后都不是有主心骨的人物,被三个妖怪蛊惑心智,怎么着也不能太精神,多少得有点"懦弱劲"。

于是,赵丽蓉这次就醒过神了,不识字的她硬是求杨洁一字一句地讲戏。把自己在《西游记》里的戏份都嗑了下来,这才有了观众看到的那个昏聩皇后。

时隔两年的1988,赵丽蓉60岁,操着一口唐山普通话的她开始对春晚舞台发起第一次"冲锋"。当时她的搭档是济公专业户游本昌,两人在小品《急诊》里演一对南北差异相当显著的亲家。

对赵丽蓉而言,这个憨厚朴实的老太太角色没什么难的,本色出演就是了,但第一个小品反响一般。和当时最出名的笑星陈佩斯,还有风头正劲的赵本山相比,赵丽蓉多少有点"起大早赶晚集"的意思。

虽然舞台经验不少,在原先行当也是个人物,第一次亮相对赵丽蓉而言仍然不算完美,她的的确确没有"出来"。或者可以这么说,老将赵丽蓉的初登场,不算一鸣惊人。

要说"走红"这档子事是真得玄之又玄。因为真正让赵丽蓉焕发女笑星光彩,最终成为当年全民主角的那个舞台,还是春晚。九十年代前后,春节联欢晚会逐渐迈入了难以复制的巅峰时期。

在全国瞩目的舞台上,前前后后走出去不少歌星笑星。论及晚会本身精彩程度,1989年的春晚也属于巅峰中的精品。

能集齐"亚洲天后"韦唯、中国台湾歌手潘安邦、甚至是顶着绿头巾和人相亲的宋丹丹的晚会,足够让人们新奇地看一夜,然后议论许久了。

1989年,赵丽蓉再次登台出演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搭档是后来早逝的侯耀文。这次演出过后,大龄新人赵丽蓉一炮走红,在全国掀起了狂潮一般的笑声,这时她刚好61岁。

在讲究年轻的圈子里,没几个人能和她一样登台即巅峰外加高龄走红,当年28岁的宋丹丹已算是大龄,过了60的更是稀罕。

小品《英雄母亲的一天》过后,赵丽蓉的造梗天赋愈发显山露水。当时只要上街溜达一圈,您保准能听到那句掰扯:到底是司马光砸缸,还是司马缸砸光。

和后来小品女王蔡明"什么词流行用什么"的话术不一样,赵丽蓉的搞笑话术更前卫。她说什么词,当年一准会流行,可以说是喜剧圈的造梗教母了。

有小品《急诊》做契机,《英雄母亲的一天》做铺垫,作为小品演员的赵丽蓉算是真正地"出来"了。

按理说,没人不想在一炮走红以后乘胜追击,特别是演艺圈这个行当,但赵丽蓉又成了例外。1990年,62岁的赵丽蓉没有像外界期待的一样二度登台献艺,反而缺席了当年春晚,跟着剧组去了天寒地冻的吉林拍电影。

在这部戏里,赵丽蓉再次本色出演一个操持全家,渴望团团圆圆过年的老母亲。进组后赵丽蓉跟年轻人没什么区别,和整个剧组冒着零下二十多度的天气工作。

当时吉林很冷,室内也暖和不到哪儿去。赵丽蓉有一场需要露着后背拔火罐的戏,导演黄健中担心她扛不住,有意安排替身演员上阵。

但是赵丽蓉一口回绝对方,亲自在低温环境里完成了拍摄,还调侃到"你那是弄虚作假,咱老了,也拍拍裸戏过过瘾"。后来还有一个更刁钻的长镜头,需要赵丽蓉在狭小的空间里追着鸡躲闪腾挪,而且运镜要一气呵成绝不能断。

这就对赵丽蓉的腿脚灵活程度有点苛刻了,不过和拔火罐那场戏一样,赵丽蓉不顾膝盖咔咔作响,依然奉上了完美演出。一部电影下来,原本有骨质增生的赵丽蓉算是伤痕累累,从早冻到晚不说,下了戏还得用热水袋敷膝盖。

这部戏杀青后,赵丽蓉大病一场,添了两个伤病:膝盖骨质增生,气管炎。所幸赵丽蓉在片场没有白吃苦,这部叫《过年》的电影不光让她拿下两个世界知名影展的最佳女主角,还成了央视逢年必播的片子之一。

谁也想不到那个人称赵妈的老艺人,能成为中国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位国际级影后。发生在赵丽蓉身上的这一切,看似是一个和时运有关的小型传奇,但我们不妨扒开本质来看看其中的内核。

怎么样,唱念做打、说学逗唱背后是不是四个掺不得假的字:业务能力?拍完《过年》后,赵丽蓉在1992年重回春晚舞台。这次她搭档的是岁数不大的演员巩汉林,两人准备了一个小品叫《妈妈的今天》。

在这次正式合作之前,两人老早碰过面,还嫩着的巩汉林有点紧张,担心自己在大腕赵老师面前跌份。好在一口唐山话的赵丽蓉见他后亲切得不得了,一句"你就是儿子吧",让战战兢兢的巩汉林吃了定心丸。

起初《妈妈的今天》打磨过程不算顺利。小品的几个主创都同意结尾安排赵丽蓉和巩汉林跳探戈,但没想好怎么把这段舞蹈编排得有趣。

期间巩汉林刚好一人逛街,耳听得旁边的舞厅大放音乐,不由自主踩着点摩擦摩擦一阵后,他才想明白到底该怎么处理结尾。灵感乍现的巩汉林马上找到赵丽蓉,对方一听也来了精神。

两人连说带比划,赵丽蓉甚至不顾腿部旧伤,一气呵成地把顺口溜捋了下来。

"探戈儿就是趟啊趟着走,三步一窜嘛两啊两回头,五步一下腰,六步一招手,然后你再趟啊趟着走,这叫探戈儿"。

1992年的春晚,随着赵丽蓉和巩汉林表演的结束,这段台词顺口溜在全国光速蹿红。不管是小品播出后的轰动,还是后来全国学探戈的热潮,一切似乎都是时运回赠赵丽蓉的厚礼:这个64岁的女笑匠真正地"出来"了。

序曲过后,必有华章,赵丽蓉也不例外。1993和1994两年,巩汉林跑去拍吴子牛的电影《火狐》,不得已缺席了春晚。期间赵丽蓉先搭档蔡明郭达演了《追星族》,又搭档李文启王涛演了《吃饺子》,不过这两番效果都一般,远不如有巩汉林在的时候。

在赵丽蓉自责之际,1995年的春晚又到了该筹备的节骨眼上,导演拿着小品《如此包装》的剧本找上了门。当时赵丽蓉眼前一亮,原本准备力荐老搭档巩汉林一起演,还表示这本子就是给两人量身定做的。

彼时巩汉林手头还有一部电视剧《而立之年》在拍,身为男一号实在不好请假,就表示腾不出档期,只能因故放弃同台的机会。

戏剧的是,开机没多久,电视剧导演腰伤发作,不得不把一切拍摄延后,这才见缝插针地促成了赵丽蓉、巩汉林母子的巅峰之作《如此包装》。

用现在的眼光来看,小品本身的剧情并不复杂,主要就是讲赵丽蓉受邀去一家公司拍评剧的MTV,结果发现自己和导演谈不来,然后因为鸡同鸭讲触发的一系列"笑果"。

十二分钟的时长里,赵丽蓉化身鼻祖级女rapper麻辣鸡丝,奉上了一段足以载入小品史册的rap,《花为媒·报花名》。

这段古早说唱风靡全国后,上至八十下至十八的观众都被评剧元素+唐山口音的freestyle洗了脑,个顶个地失去了"好好说话"的能力。

"春季里开花十四五六,六月六我看谷秀我春打六九头,这么包装简直太难受,我张不开嘴儿,我跟不上遛,你说难受不难受,你说难受不难受"。

毫无疑问,在进入九十年代后,中国就好比一装了马达插了翅膀的大风筝,不管不顾地往前冲。闹笑话也好,跌了份也罢,总归是冲劲难得,但这背后似乎鲜少有人注意到随着时代之风而来的,还有种种乱象。

1996年春晚,台上母子赵丽蓉和巩汉林再度出马,用作品《打工奇遇》解构了一番当年的虚假繁荣。这次演出中,时髦老人麻辣鸡丝不见了。赵丽蓉化身正义老太太,用前民兵排长的身份,和巩汉林扮演的奸商展开了一场激烈的对抗。

在世纪大对决中,赵丽蓉从韩磊的《走四方》唱到京剧《沙家浜》,一个走位又唱回谢东的《笑脸》,中间饶舌贯口报菜名一个没落.

然而这还没完,当年老太太一顿舌灿莲花,好似一个资深DJ在线搓碟,不断地抖包袱,又不断地针砭时弊。

最后的点睛之笔是老太太的手书,当年悬腕写下四个字"货真价实"。任谁也看不出本不识字的赵丽蓉每天在家临摹,半夜来了精神也会起来写两遍。

春晚过后,还真有不少人找老太太求字,对此赵丽蓉笑呵呵地说出了真相:我其实不识字。

和《花为媒·报花名》的待遇一样,后来的《如此包装》里也是金句频出。比如"宫廷玉液酒,一百八一杯,这酒怎么样,听我给你吹",以及"群英荟萃,我看是萝卜开会",都成了广为流传的"梗"。

或许如今的小朋友们不懂,但当年那一批电视儿童只要有人起个头,就绝对不缺接下茬的战友,自编完了还能收获一缸时代的眼泪。《如此包装》这小品到底有多火呢?当时的编剧石林十年后出差,还依稀见到酒楼里有人用这段rap揽客。

1998年春晚,小品《功夫令》里的赵丽蓉扎着宽腰带,一身气功服格外板正,她开口就是一首《心太软》。

老将开嗓效果极佳,这首歌不光讽刺了溺爱独生子女的现状,还让进军内地受挫的原唱任贤齐红了一把。

后来,任贤齐录综艺《我的歌声里》,还回忆表示当初能成为内地一线歌手,内心最感谢的就是两位女性,一是推荐《心太软》的王菲,二是在春晚传唱它的赵丽蓉老师。

如果要用一个词形容老前辈赵丽蓉,"新潮"二字最贴切,或许就像老搭档之女吴霜所说的一样,"她从不拒绝新潮和流行"。

1999年,真正意义上的世纪之交即将来临,国内随即掀起了一股英语热,当年紧跟时代步伐的赵丽蓉也没落下,携小品《老将出马》再登舞台。

这次赵丽蓉又编了一段顺口溜,相比前两者的力度,99年的这一波来得更猛一些,"点头yes,摇头no,来是come,去是go,要打招呼喊hello"。

这波伦敦音给电视机前的丫头小子们来了一次英语扫盲。惊艳的英文歌过后,当得起一句"欢乐满人间"的老太太赵丽蓉,却不得不去迎接自己人生的最终章。

早在春晚前数十天,赵丽蓉便感到肺部不适,排练时还咳出了血,巩汉林看到后立即通知赵家人带她检查身体。

入院检查一番拿到结果后,所有人哑口无言且达成了共识:一定要向赵丽蓉隐瞒她罹患肺癌晚期的事情,让老太太安心演出。

在《老将出马》里,赵丽蓉用盘腿坐炕头的姿势拿着麦,字正腔圆地唱起了当年奥斯卡最佳影片《铁达尼号》的主题曲《我心永恒》。

台上的老太太神情陶醉,台下观众新鞋新裤,一团和气里没人知道眉开眼笑的巩汉林心情降到了极点。"welcome to China"过后,小品结束,属于舞台的赵丽蓉也讲完了人生中最后一句台词。那个属于笑匠赵丽蓉的舞台,就此散场。

2000年7月17日清早,还在犯迷糊的巩汉林接到一通电话后瞬间醒神,赵丽蓉去世了。还在外地演出的巩汉林原本准备取消节目,立刻为长辈奔丧。

起初主办方不允,在知道赵丽蓉过世的消息后,才多方协调提前了他的演出。当天从不出错的巩汉林神情呆滞,在台上一连吃了几个螺丝说错了台词。

演出过后,巩汉林和妻子金珠驱车五小时赶回北京。那天的北京天色不好,巩汉林在挽联上写到"艺术千古绝唱,美名万世流芳"。

后来赵丽蓉出殡,三万多观众自发地在八宝山公墓汇集,冯巩陈佩斯六小龄童葛优等艺人都前去送老太太最后一程。

2001年的春节晚会上,少了赵丽蓉的舞台仍旧是一片欢声笑语。可零点钟声敲响后,有不少人心里却空落落的,少不了念叨两句,"老太太走了","可惜她走太早了,再也看不上她的节目了"。

2019年3月11日,央视官博发文纪念赵丽蓉91岁冥寿。细算下来,如果她还在,已是年近耄耋。

或许这位新潮老太也看综艺,看到男爱豆会夸对方长得帅,也会摆弄几下智能手机,毕竟她从来不拒绝新鲜玩意儿。

这十九年里,老太太也没走远,她的小品合集在视频网站上仍有千万级别的点击量,地方台周末也还会放一两个经典小品。就连大家生活的某个角落里,也可能正在播放那句"司马缸砸光"。

在人设遍地的今天,观众怀念的仍旧是那个从不端着的老太太,一口亲切的唐山普通话,一句"我啊,就是个普通人,有衣穿,有饭吃,就挺好啦",足够。不知道什么时候,赵丽蓉翻唱过《昨夜星辰》,歌词十分应景。

常忆着那份情那份爱,今夜星辰,今夜星辰依然闪烁。小二十年弹指一挥间,老太太,不说别的,只是很想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