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读两年我考上北大:年轻人的世界充满可能,谁也不要回头看

原标题:复读两年我考上北大:年轻人的世界充满可能,谁也不要回头看

两个多月前,高考结束,全国各地状元、学霸、牛娃……纷纷闪亮登场。学霸们的闪亮光环照亮祖国各个角落,他们或是高分上榜、或是黑马逆袭,总之,他们都没辜负自己曾经的努力。

今天,我们想分享一位北大毕业生Lisa的故事,她曾两次与北京大学擦肩而过,经过不懈努力,终于于2014年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2018年被保送至北京大学法学院攻读硕士学位。

Lisa有哪些独家高考通关秘诀?如何成功进入中国最高等学府?来看看她的分享。

01

“和大多数女孩一样,我不属于那种天生优秀或者家境优越的,我所有的获得都需要靠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去努力拼来。因此从中学时期开始,我就很努力,不如别人聪明就比别人用功,不如别人优秀就使劲追赶别人。

我的人生座右铭是——为自己战斗吧,永远也不要倒下,你是你,也是自己的那面军旗。

我是一个极度不自信且缺乏安全感的女孩。

但同时,我又对自己极其严格苛刻,我想这是统一的,不自信要求着我每一天都要为自己战斗,就算遍体鳞伤,也不允许喊一声认输。然而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残酷可言,也没觉得自我严格要求有什么不好,真正咬紧牙关不放弃的那些精神,往往都可以支撑自己往后余生。

我的故事要从学前班说起,那时候因为个子高的缘故坐在全班最后一排座位上,坐在我身边的都是男同学,而且是淘气又令人讨厌的男同学。他们嘲笑我个子高,说我是“电线杆”或者“长颈鹿”,我不懂得为自己辩驳,于是只能一个人捂着眼睛掉眼泪,很没出息。

然而我的软弱并没有换来他们一点点的内疚,我成了一个“软柿子”,被他们捏得越来越顺手。后来我才明白,在现实的世界里,没有人会因为你软弱而停下,那并不符合生存的规则。

生存就是竞争,生存就是战斗,生存就是不停倒下,却要不停站起来。

我开始自卑,变得话很少,有一段时间还坚持认为自己得了抑郁症或是孤僻症。我当然知道父母很爱我,他们一直声称我是全世界最美丽的女孩子,就算我再不信,可看到他们那么热切又真诚的眼神,我也只好配合着笑一笑,给他们一点轻松的安慰。

至此,我所有的生活都被揉成一团乱糟糟的解不开的毛线团。

02

升入高中之后学习变得紧张起来,我虽然仍是全班最高、最壮的女生,但很少有人会因此而嘲笑我了,大家最多是开玩笑,而没有人真心想取笑我。我开始发现,当你成长得越多,到达的世界越大,生活的圈层越高,所在的平台越广,就越不会有那些粗鄙又低级的趣味。

因此,让自己努力到达一个更好的目的地,才会活得更舒服、更畅快。

我开始为了让自己去一个更好的大学而努力。那个时候的我相信,只要考上更好的大学,我就能站在更好的平台上,去和更好的同学打交道,那里一定没有嘲笑、偏见、歧视、孤立,充满着尊重、欣赏、认同与包容。

我的高中生活苦不堪言,虽然这种苦只是简单意义上的苦——从早到晚,我坚持做第一个来、最后一个走的人,我跟自己说保持学习的上进心,就要做第一个奋战的人,所以不管炎热的夏天还是酷寒的冬季,不管是温热的凉席还是冰凉的被窝,我从不让自己拖沓。

一年四季下来,基本上我都是班里最早来的那个人。

而下课铃声一响,我一定会第一个冲出教室,跑到食堂,在不需要排队的前提下就把饭打完端到最近的一张桌子上吃掉。就在同学们慢慢吞吞手挽手走出教学楼、排大长队在食堂打饭的时候,我已经吃完饭准备回教室上午自习了。

我尽可能让自己成为一个高效率的人,绝不因为懒惰而浪费宝贵的时间,虽然也有很想偷懒、很想退缩的时候,但我都一一克服了。我相信,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一块好的材料,百炼才可以成钢,苦学才可以成才。

上课时我全神贯注,不要说同桌跟我说话,就算后桌掉了东西让我帮忙捡起来,我都会等老师讲完重点,然后再抽时间帮她。上课如此、下课亦然,课间休息的时候我都在心无旁骛地做习题,耳塞是我常备的物品,不管吵闹声有多大,我都能安安静静地做题。

早上到学校的时候打好一大壶水,中间便不再去打水了。由于管理自己比较严格,我也形成了到午饭结束才会去上洗手间的习惯,因此一个上午都是在连续地学习,不会受到丝毫打扰。

出操的时候,我都是最后一个出发,然后以最快的速度在老师讲集合口令之前跑到队伍里,把口袋里的小本子偷偷拿出来,继续目不转睛地看。有时候是古诗词,有时候是作文素材,有时候是政治大题,我不放弃任何一个学习的机会。

如果有活动课,同学们有的做扫除、整理教室,有的去外面走走,有的去校园的小花园里聊天谈心,而我都会一个人跑到图书馆里学习,坐在最里面的角落,无人问津的孤独里也充满了一个人的力量。

高中三年,我没在外面吃过一顿饭,全都在学校食堂里解决。就算同学们带回来的炸鸡或者麻辣烫传来很香很香的味道,我也没有丝毫动容,人都是需要克制的,懂得克制的人生才可以真正掌握前行的方向。

晚上自习课结束,收拾书包回家,我通常又会学习到很晚。困了,就去洗把脸,让自己清醒;还不管用,就坐在地上做几个仰卧起坐;还不管用,就喝一杯咖啡。实在累了,困得学不进去,我就会立马躺上床,闭眼睡觉,我从不做浪费时间的事情,时间该花费在该做的事情上,果断一点,绝不要把时间浪费在犹豫上。

我越来越清晰地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也越来越有勇气和动力去为了这份得到而付出一切代价。

03

很快,月考成绩出来了,我考进了全校的前五十名。

与此同时,一样发生变化的是我的体重,我开始慢慢消瘦,虽然数字上的差别并不是很大,但我能感到自己在节制,很多方面、很多层面上的节制。

带着所有笃定的努力,我继续前进着,第一学期期末考试,我考取了全校第一名。

得知成绩的那一晚,我哭了一整夜。

老天知道那是我人生第一次考全校第一名,简直称得上是我人生的荣光时刻,当然了,老天也一定知道我为了得到这样的名次,付出了多少努力,牺牲了多少休息。

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原来努力付出的收获,可以让人如此畅快。

昔日把我看成傻子、疯子的同学,转而向我投来崇拜的目光,我成了他们口中的“学霸”和“大神”,甚至还有不少同学来向我请教问题,这些都令我意外。

原来当你有价值的时候,你就会被围绕、被追寻、被簇拥。

我倒不是说这样辛苦地学习有多么正确,只是觉得,从一个自卑的世界里得到彻底解放的那一刻,正是通过努力为自己证明的时候。那些对自己的不确定,全都变成了“你看我行”的肯定;那些自卑,也全都变成了“我也有我的神奇之处”。

当你意识到你拥有不一样的魅力时,你才算真正拥有了自己。

整整一个高中,我都是这样挺过来的,难免还是会有落寞的时候,但总归来说,我在一点点成长中不断成就更好的自己。

高二结束的那一次考试,我仍是全校第一,并且很强势地“霸占”着这个宝座。

家里人开始为我规划大学之路,问我考清华还是考北大,我也开始沾沾自喜,原来我这样一个普通的女孩,竟然可以到达这样的高度。

就在我为一直以来的成绩得意扬扬时,我的名次竟意外地出现了下滑。

那段时间常常胃痛,坚持不去看医生的我,身体状况越来越差,于是在爸妈的坚持下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由于吃饭太快、作息不规律、经常熬夜等综合因素导致了胃溃疡,胃病很严重,并且一再警告我,不要再透支自己的身体。

和体重一起下滑的成绩让我像是一瞬间又回到了上小学的时候,丑丑的大脚在运动裤下原形毕露,个子高到突兀极了,一眼就可以被望到可笑的模样。

我瘦了将近三十斤,而成绩也下滑了六十名。

不知道什么原因,语文作文开始写不好,文综答题踩不到得分点,数学出现频繁的计算失误,很多老问题一起浮现,我显得手忙脚乱。

高三的紧张学习让我更加焦虑,我开始更努力地去学习,更专注地去补救自己的失误。然而不管我做什么样的努力,始终见不到成效。

04

我开始怪罪自己,气急败坏地惩罚自己,有时候半夜打开冰箱,猛地喝下满满一罐凉可乐,然后痛到胃抽搐,在床上翻滚,流着眼泪问自己为什么不争气。

持续作祟的坏情绪让我开始抵挡不住袭来的压力,我一点点丧失斗志和勇气,甚至有时候甘愿承认眼前的结局。

第一次高考,我只考了全校第二十九名,那年北大和清华一共录取了十九名同学。

父母劝我走,我劝自己留,也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勇气,就是要坚持复读,第二年重新再来,考上北大或者清华。

和父母一个暑假的争执、冷战、热吵后,他们同意了我复读的决定,我也跟他们表示了自己的决心,一定要重返当年的状态。

那时候跟自己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以前可以做到的,现在就可以做到;别人能做到的,我也可以做到;未来想做到的,现在就该做到。

带着这股子执念,我留级了,又重新读了一遍高三。

一年的时间里,我重整旗鼓,给了自己很多信心,跟自己说这一年里,一定可以把没弄明白的知识都搞懂,没背下来的知识都记住。我给自己描绘了很多关于未来的蓝图和设想,也让自己拥有了很多次重生的希望和勇气。

只是成绩忽好忽坏,一点也不如我所愿。

很难用文字讲清楚那一年吃过的苦,只能说我更加瘦了,又瘦了十斤,也更加不爱说话了,仿佛习惯了承受痛苦。我依然有很多的倔强,也有很多的不屈不挠,可与之一起而来的,还有不断的沮丧、不断的疑惑、不断的质疑和投降。

第二次高考,我考了全校第二十七名,基本上没有什么改变,那年北大、清华招走了二十二名同学。

放榜那天,我没有太多知觉,不知道是已经学到麻木,还是对成绩无憾无悔了,总之我没什么表情。只是单纯知道自己又失败了,没有什么理由,只有赤裸裸的现实。

那个暑假,我和父母之间又爆发了一次激烈的争吵,甚至我拿自杀威胁他们,因为我依然想复读,也不知道那时候哪来的那些偏执,可它就这样发生了。

我猜可能是小学的大脚、初中的“失恋”、高中的“滑铁卢”,它们不断地跳出来折磨我、伤害我、鼓励我、怂恿我,让我既痛苦,又对自己充满希望。

我又一次复读了。

第三年高三,我依然有那些烦恼,比如长了白头发,比如身体消瘦,比如性格更加沉闷,然而其实最让人难过的是,那一年,我明显感觉到父母老了。

不知道是不是为我操了太多的心,是不是我真的让他们失望又担忧,只觉得父母好像一夜间就老了,老到让我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那一年的时间仿佛过得很慢很慢,我也不太记得每一天是如何度过的,也可能是因为三年里我的生活大多类似,因此早忘记了哪次是哪一年发生的故事。只是记得很清楚,高考结束的那天,我对自己说:“愿此生无悔。”

放榜了,我依然没有太多情绪波动地查看了分数。

这次高考,我考了全校第十三名,被北京大学法学院录取。那一年,清华、北大在学校招走了二十名学生。

那年夏天格外热,像笼罩了一层密不透风的网;天上没有星星,它们像是都躲起来了,如同过去的故事一样;时间走得很慢,每天都在提示着我,一直无比珍惜的时间,现在可以毫无顾忌大把地浪费了。

我曾无比讨厌青春,无比讨厌结局,无比讨厌一切和我有关的故事。

然而现在,似乎一切都很平静——成败,得失,你我。

那是我第一次觉得,人生没什么公不公平,也没什么残不残酷。你的努力并不一定每次都被看到,时间可能会和你玩捉迷藏的游戏,但只要你永怀一颗赤诚的初心,持之以恒地做你该做的事情,你就会收到属于你的那米阳光。

是的,我们该做的,我们能做的,我们得到的,已是最大的幸运。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