触乐夜话:游戏机上已经没有柯南了

原标题:触乐夜话:游戏机上已经没有柯南了

触乐夜话,每天胡侃和游戏有关的屁事、鬼事、新鲜事。

图/小罗

中秋节去看了《名侦探柯南:绀青之拳》。作为至今还在追更漫画的柯南10级学者,每年的剧场版我当然是不能错过的——剧场版并不是年年都能在中国大陆地区上映,我甚至有一年是跑到中国台湾去看的。

“柯南”的剧场版系列已经来到了第23个年头。这几年来剧场版一直口碑低迷,这一作更是将疲软之态暴露无遗:看在上帝的份上,不到弹尽粮绝,制作组怎么也不会把京极真和怪盗基德捆绑在一起。

就连海报都透出一股不太行的气味呢

这或许也不能全怪制作组。早年间,他们已经将能够发挥的CP都搭配了一遍:两对青梅竹马的恋爱剧场自不必说,有时候主推少年侦探团的友情,有时候是黑衣组织的主线,有时候还会暗戳戳地卖一点儿捕风捉影的腐——在这些老生常谈的主题中,怪盗基德是最不容易出错的选择。没有人不喜欢怪盗基德,但总是拿基德大人出来遛弯,以此掩盖自己剧情上的疲乏,也不是长远之策。

从头到尾没有交代柯南为什么变黑……什么啦,制作组真是跟傻瓜一样啊

所以,这一次他们把舞台搬到了新加坡。是的,你都能够猜想到他们的无力感——整个日本国,天上盖的,地上跑的,水里浮的,这20多年来已经炸无可炸了。灵感枯竭的制作组于是将目光放眼亚洲:中国和韩国显然是不好惹的主儿,东南亚都是一些边边角角的小国家,能够挑出来担此重任的,好像也只有新加坡——马六甲明珠什么的倒不重要,我看制作组是看中了滨海湾金沙酒店……长得那么高,看起来就很欠炸的样子……

跟一块去看电影的朋友聊:制作组搞这么一出,得跟新加坡政府扯多长时间的皮啊?我们都知道一个文艺作品从概念到落实要牵扯到多少细节,更何况这是号称“走到哪儿死到哪儿”的“柯南”系列——“新加坡形象宣传片”和“辱坡”就只有一墙之隔。而在看完了最终的成片后,新加坡人的宽容大度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不剧透地形容一下就是,片子里大概有100个关于新加坡的镜头,如果换作是别国的语境……制作组估计万死不足以谢罪。

但制作组也就这点儿敏锐了。我看了终场的字幕,才知道今年用了新导演,叫永冈智佳。我再一查,才知道上一作主线剧情的《零的执行人》也是新导演,叫立川让……难怪啊难怪,上一作那么好的题材,那么好的超人气主角安室透,最终的成果那样平庸。再往前倒是静野孔文,再往前是山本泰一郎……想当年我都是一路骂着他们长大的,如今换了新人,我倒怀念起那些年的四平八稳和无功无过了。

这一想,就令我大惆怅起来。“柯南”剧场版的下坡路大概是从第7部《迷宫的十字路》之后开始的,那是导演儿玉兼嗣最后一次执导“柯南”剧场版。这位导演几乎贡献了“柯南”剧场版历史上所有精彩的演出:或许你已经不记得在摩天大楼里毛利兰那根不愿意剪断的“命运的红线”,但你一定记得在生死关头柯南对毛利兰说的那句“比地球上任何人都更喜欢你”的表白;或许你已经不记得世纪末登场的那部《世纪末的魔术师》讲述了一段多么扣人心弦的故事,但你一定记得《贝克街的亡灵》那只“茧”——它将主角们送到了19世纪的伦敦,和福尔摩斯一起揭开经典的开膛手杰克之谜——柯南剧场版在2002年展现出来的对于未来游戏的想象,直到今天也走在最先进的VR技术之前。

“茧”这个游戏设备给我留下太深的印象,还曾经成为了我一篇同人文的背景设定

我小时候也是福尔摩斯迷,这一段真是令人激动——就算是在游戏中体验一次19世纪的伦敦也好棒啊!

作为柯南10级学者,我从小除了在贴吧与CP党对喷和写作同人小说以外,还会孜孜不倦地在网际网络上寻找名字中带有“柯南”二字的游戏,并且无数次被简介里的“正版”和“官方授权”字样骗到……好吧,或许它们真的跟官方取得了某些联系,或许它们是日版的汉化或复刻——但你真的会想玩这些游戏么?至今在某个粗糙的安卓应用商店里,你还能看到这些东西:

哎……说它“良莠不齐”好像都有点儿犹豫……

如你所见,“柯南”这个IP就没有出过多少质量及格的游戏。这其实有点反直觉吧?毕竟“柯南”是破案故事,多么浑然天成的解谜类剧情向AVG啊……不求做成《逆转裁判》吧,但像今天这样半死不活也是令人困惑。

或许IP的持有方不是特别看重“柯南”在游戏方向上的发展,不过倒也不是完全没有比较经典的作品,比如GBA上的《黎明之碑》、PS初代上的《三人的名推理》、NDS上的《苍蓝宝石的圆舞曲》……但能数出来的也就这么些了。PS3和PS4上已经没有“柯南”了。

大家都知道当年在没有游戏机的时候,从网络的边角抠到一部能玩的、有汉化的作品有多么困难,对吧?

如果仅仅是这样倒还无所谓,真正气人的是,为了跟这部剧场版《绀青之拳》联动,TMS Entertainment今年4月在Switch上推出了《名侦探柯南:怪盗基德与神秘秘宝》……一款异常粗糙、粗糙得根本不像本世代审美的跑酷游戏。

跑酷!跑酷!!跑酷!!!

在“柯南”剧场版被疯狂嘲讽为“毫无推理元素的动作片”的这些年里,唯一一款在本世代主机上线的官方“柯南”游戏竟然是跑酷……这是自我放逐了么?

我忍不住放一张图让大家看看我有多气

再放张游戏中的大图让它死个明白——您根本不配被称为“柯南”游戏!

再说下去我就要脑溢血了。

好在另一条线上,柯南的故事依然在继续。虽然更新的速度也达到了20多年来缓慢的极限——上一回更新是在9月4号,接下来是休刊11周,要到11月底才会恢复连载。

9月4号那一次更新是第1042话。服部平次终于要跟远山和叶表白,但又一次奇妙地失败了。不过没有关系,这种等待对我们柯南迷来说早就是家常便饭了。你知道工藤新一和毛利兰的伦敦告白是哪一次吗?那是在2010年的第752话里,14岁的我激动地看完了更新,在贴吧慷慨发帖:“新兰大业已成。”

每当动画版的剧情上热搜的时候,我们漫画党都会发出不屑的嘲讽:“呵呵,这玩意儿我们早就已经磕烂了好么……”

成什么呀?没成。毛利兰回应这个告白花了整整7年。2017年的第1004话里,毛利兰终于在京都清水寺以一个脸颊吻确定了和工藤新一的恋人关系。

我并不开心。我曾经是一个战斗力不输今日饭圈女孩的新兰党,但如今我更理解柯哀之间的复杂情绪。我想这个世界总是不如我们所愿的:我会长大,但新一哥哥不会;我会拥有更微妙、更丰富、更难以言说的感情,但新一哥哥眼里只有青梅竹马,只有6岁开始的一生注定。

但我还能对它要求什么呢?可以没有什么值得玩的游戏,可以一休刊就休上两个多月,可以将我不再喜欢的CP凑成一对,就算是剧场版一年不如一年也没关系啦……我从12岁就在写关于他们的同人文,还差这点儿脑补么?

还是最喜欢你,我的小世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