楷书的精神,已融入中国人的魂魄之中!

原标题:楷书的精神,已融入中国人的魂魄之中!

楷书又名正书、真书。楷书的“楷”是楷模的意思。唐代张怀瓘《书断》称:“楷者,法也,式也模也。”意思是说,楷书是可作楷模的书体。楷书产生于汉末,吸收了隶书结构匀称明晰的优点,把隶书的波磔改为平直,把其形体的扁平改为方正,形成横平竖直的“方块字”。成为最受国人喜爱的书体。

这种楷模作用还影响到人伦道德。中国古人一贯强调“作字先做人”“人正则字正”,在儒家看来,方正庄严、齐整大度的楷书已超出书法本身的意义,被赋予了“温柔敦厚”的人格象征和行为约束。

三国钟繇《宣示表》单字风貌

楷书作为一种标准字体沿用了1800年左右。就其种类而言,分为小楷、中楷、大楷及榜书;就其演变而言,经历了隶楷、晋楷、魏楷、唐楷4个时期,分别标志着楷书的萌芽、成熟、发展和鼎盛。楷书作为书法五体极其重要的书体,1800年来,也同时承载着各个时代的精神面貌与文化气节。

01

隶楷|清新,高古,盎然

楷书萌生于汉末,初期的楷书,仍残留隶书的笔意,故名“隶楷”。史载汉末三国的书法家钟繇是楷书的创始人,他把民间流行隶书中那些方正平直、简单易写的成分集中起来,用楷书的横、捺笔画取代隶书的蚕头雁尾,并加入一些篆书、草书中的圆转笔画,使楷书初步定型,被后世尊为“正书之祖”。

三国钟繇《宣示表刻本。故宫博物院藏。

钟繇代表作为《宣示表》《贺捷表》《荐季直表》,2007年我国发行的《楷书》邮票,首枚即为《宣示表》。《宣示表》共18行,字体宽博而扁方,仍留有隶书的笔意和体势,然点画之间已初具楷法。由于处在由隶入楷的嬗变过程中,自然流露出一种清新朴茂、古意盎然的趣味和来自篆、隶的遥远气息格调。

钟繇与“书圣”王羲之并称为“钟王”。王羲之的书法学自卫夫人,而卫夫人又师承钟繇,钟繇在中国书法史上的地位由此可见一斑。

02

晋楷|清雅,妍美,俊逸

晋代沿袭汉魏余风,楷法渐趋成熟。东晋王羲之、王献之父子增损古法,大胆革新,脱尽汉魏以来的滞重用笔,把钟繇楷书中与隶书相近的横体势转化为方长体势,创出了妍美俊逸的新体楷书。王羲之的《黄庭经》《乐毅论》《曹娥碑》以及王献之的《洛神赋》等为后世确立了楷书的审美定式。

王羲之小楷《乐毅论》

《玉版十三行》,其珍比玉昂

王献之小楷《洛神赋》,内容为三国文学家曹植的辞赋名篇。原迹为麻笺本,入宋残损,南宋权相贾似道先得九行,后又续得四行,刻于似碧玉的佳石上,世称“玉版十三行”。后石佚,至明万历年间,在杭州西湖葛岭半闲堂旧址复得。清康熙年间入内府,八国联军攻占北京后,此石流入民间,新中国成立后由国家收购,现藏于首都博物馆。

《洛神赋》笔画秀劲圆润,结字萧散逸宕,顾盼有致,被誉为“小楷极则”。其楷书笔法不再带有隶意,字形也由横势变为纵势,已是比较成熟的楷书作品。

东晋王献之《洛神赋十三行》。首都博物馆藏。

《爨宝子碑》,亦楷亦隶

晋代是隶书向楷书的转换期,新旧杂糅,楷隶相参:有的以隶为体,参以楷法,隶多于楷;有的以楷为体,留有隶意,楷多于隶;有的则楷隶参半,亦楷亦隶,如被誉为“南碑瑰宝”的《爨宝子碑》。

《爨宝子碑》拓本。原石现存云南曲靖。

《爨宝子碑》刻于东晋大亨四年(405年,实为义熙元年),为云南边疆少数民族首领爨氏仿效汉制而立。字体介于隶、楷之间,一些横画仍保留着隶书的波挑,但结体方整又近乎楷书,康有为评曰“端朴若古佛之容”。其立碑时间距王羲之辞世仅数十年,却与王羲之清雅俊逸的书风大异其趣。

03

魏楷|朴茂,雄强,俊迈

楷书在南北朝取代隶书成为正体。因南北分裂,书法亦分南北两派。北派书法,犹带汉隶遗型,笔法古拙劲正,书风质朴雄强,长于碑版;南派书法,为“二王”一脉,多疏放妍妙,秀美典雅,长于尺牍;据不完全统计,北碑有数千种之多,著名的如《龙门二十品》《张玄墓志》《张猛龙碑》《郑文公碑》等。南朝禁碑,存世碑刻仅有《爨龙颜碑》《瘗鹤铭》等数十种。南北朝碑版既以魏为主,故统称为“魏碑”。

张玄墓志,温润神韵

《张玄墓志》刻于北魏普泰元年(531年)。墓主张玄,字黑(hè)女(rǔ),清代为避康熙帝玄烨讳,改称《张黑女墓志》。结体扁方,多参隶意。既有北碑俊迈之气,又含南帖温润之美;既承北魏神韵,又开唐楷法则,兼具众美,堪称魏碑中的极品。遗憾的是,此志原石早已不知去向,现存旧拓本为海内孤本。《张玄墓志》距今近1500年,可它的遗脉就在您的囊中夹内。大家熟悉的第二套至第五套人民币上的“公式”,就属于“张黑女体”。这6字为马文蔚先生于1950年题写,为汉隶和魏碑的变体。比对一下墓志中的“行”字,是不是形神逼肖?

北魏《张玄墓志》拓本。上海博物馆藏。

张猛龙碑,隋楷先驱

《张猛龙碑》号称“魏碑第一”,明代金石学家赵崡评曰:“正书虬健,已开欧、虞之门户。”其用笔完全摆脱了隶书痕迹,开隋唐楷书之先河。

北魏《张猛龙碑》拓本。原石现存山东曲阜。

04

唐楷|盛世气度,正大气象

隋朝统一中国后,楷书南北混一,既吸收南方清劲秀逸之书风,又融进北方朴茂雄浑之气象,《龙藏寺碑》《董美人墓志》以及智永《千字文》已十分接近唐人楷书。另外,传为智永的 “永字八法”和智果的《心成颂》,为楷书用笔理论和结构理论建立了法则。

混一南北,唐楷先声

《董美人墓志》清嘉庆年间出土,原石1853年毁于兵燹。董美人为隋文帝四子蜀王杨秀的爱妃,病逝时年方19岁。杨秀对其感情颇深,故撰文哀悼,刻为墓志随葬。细观此志,笔意精到细腻,点画清劲挺秀,堪称隋志小楷之冠。从字体面貌看,楷法纯一,隶意脱尽,已与晋人小楷、北朝墓志迥别。由于隋朝国祚短暂,楷书规范化不可能在30余年间完成,这一任务便历史地落到了唐代。

《董美人墓志》(隋)拓本。日本三井文库藏。

楷书到了唐代,法度已臻完善,体势亦趋完备,很快达到鼎盛期。唐代楷书可分三个时期,初唐有欧阳询、虞世南、褚遂良、薛稷“四大家”,基本沿袭“二王”书风,崇尚清瘦;中唐以颜真卿为代表,创新求变,以肥劲为美;晚唐以柳公权为代表,融颜、欧之长,自创新意,以骨力见胜。唐人尚法,最好的例证就是欧阳询。

欧体楷书,楷法极则

欧阳询是建立楷书典范最早的书家之一,他博采众家之长,以破胆夺气的勇气,创出唐楷新书体——“欧体”。其“戈戟森然”之笔势,主要受北派书风影响,同时兼容南派“秀骨清相”之气象,传世作品有《九成宫醴泉铭》《化度寺碑》《皇甫诞碑》等。欧体规矩法度森严,被视为“楷法极则”,后世科举考试常以之作为标准书体,遂致千手雷同、千人一面,至明、清成了广受诟病的“台阁体”“馆阁体”。

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拓本。原石现存陕西。

欧阳询在长期的书法实践中还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楷书创作理论,撰有《传授诀》《用笔论》《八诀》《三十六法》等,具体总结了用笔、结体、章法等书法形式技巧和美学要求,为“唐人尚法”奠定了理论基础。

颜筋柳骨 字如其人

中唐的颜真卿和晚唐的柳公权并称为“颜筋柳骨”。颜真卿汲取初唐四家特点,兼收篆隶和北魏笔意,自成一格,开创了雄强丰腴、宽博大度的“颜体”,传世作品有《多宝塔碑》《麻姑仙坛记》《颜勤礼碑》等。柳公权学颜又出颜,变颜体的肥壮为瘦劲,创立了法度更为严谨的“柳体”,传世作品有《玄秘塔碑》《神策军碑》等。

唐颜真卿《颜勤礼碑》拓本。原石现存西安碑林。

颜、柳的书法成为千古楷则,还与两人的精神境界不无关系。中国古人认为“字如其人”,宋朱长文《续书断》称颜真卿的书法“如忠臣义士,正色立朝,临大节而不可夺也”,指出其书品和人品的一致性。颜真卿一生秉性正直,从不阿附权贵、屈意媚上,以义烈名于时。唐德宗建中三年(782年),淮西节度使李希烈叛乱,颜真卿以社稷为重,亲赴敌营,晓以大义,凛然拒贼,终被缢杀。颜真卿的忠烈事迹,更加提高了他的书法地位。

柳公权亦是“字如其人”的典范。据《旧唐书》记载,唐穆宗怠于朝政。一次,他向柳公权询问怎样用笔才能写好字,柳公权答道:“用笔在心,心正则笔正。”穆宗为之改容,知道这是柳公权用书法之道来规谏自己。这就是广为后世传颂的“笔谏”佳话。

唐柳公权《玄秘塔碑》拓本。原石现存西安碑林。

印刷之源,进仕之阶

有唐近300年间,涌现出众多的楷书名家,树立了楷书的范式和法度。到中唐开成年间(836年—840年),楷书的笔画和结构规范已经定型。唐楷为现代规范汉字奠定了基础,也为标准印刷字体提供了范本。现在常用的老宋体即是在欧、颜、柳三体基础上演变而来,并派生出书宋、报宋、标宋、宋体等诸多变体。

宋版印刷

唐代楷书整体水平如此之高,不得不归功于当时的科举制度。唐代实行“以书取仕”制度,选拔官员的标准为“身、言、书、判”,其中“书”的要求为“楷法遒美”。这就使得参加科考的士人必须苦练楷书,同时唐翰林院有侍书学士、国子监有书学博士,楷书在全社会得到空前的普及和提高。正如南宋洪迈《容斋随笔》所言:“既以书为艺,故唐人无不工楷法。”

05

结语

“盖文字者,经艺之本,王政之始,前人所以垂后,后人所以识古。”东汉许慎《说文解字·叙》中的这句话,不仅阐明了文字传承文化的功绩,也道出了文字超越时空的作用。

汉字是中华文化的地质层,记载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汉字是中华民族的根,承载着中华民族的情节与思维方式;汉字也是海内外中华儿女的文化基因和精神家园,每个人的魂魄中,都融入了方块字的点、横竖、撇、捺!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