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姥姥三次进贾府,每次都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曹雪芹寓意深刻

原标题:刘姥姥三次进贾府,每次都看到完全不同的景象,曹雪芹寓意深刻

刘姥姥是红楼梦里比较特殊的一个人物,也是曹雪芹着力刻画的农妇形象,在一片花团锦簇、富贵已极的天下望族面前,刘姥姥这个角色显得寒酸局促,格格不入,但这也是正是曹公用意所在。

初读红楼的读者,大多处于十多岁的花季,很多人不喜欢来自乡野的刘姥姥,甚至也曾跟着林黛玉,取笑她是母蝗虫,是个为了讨些好处而不惜自我调侃的精于世故的老婆子。

后来我们经历人情世故,知晓生存之不易时,再读红楼梦,再看刘姥姥,就生出悲悯之心,同情之泪,她原来是一个伟大的母亲,是一个拥有极强生存能力和技巧的农村老太太,其底层生存的智慧,令人钦佩。

而曹公要告诉我们的远不止这些,刘姥姥更是他苦心埋下的一条线索,通过刘姥姥前后三次进贾府,曹雪芹为我们精心展示了贾府兴衰败亡的三个侧面,让我们看到了一个贵族是如何从天下望族走向家亡人散的。

一进荣国府,看到贾府的权与势

第六回里,刘姥姥带着外孙板儿第一次来到与女婿家有些瓜葛的贾府。一个农村老婆子,想要叩开国公府的大门,谈何容易?

果不其然,刘姥姥小心翼翼的问路,被几个看大门的三等豪奴一顿捉弄。我们看曹公如何写这些豪奴:只见几个挺胸叠肚指手画脚的人,坐在大板凳上,说东谈西呢。

这是从刘姥姥眼中写来,一句“挺胸叠肚”“指手画脚”“说东谈西”写尽贾府豪奴嘴脸。俗语说,宰相门前七品官,能在国公府贾府门前当差,虽是三等奴才,也是倍有面子的事情,因此可以想象此时的贾府之权势之豪奢。

对此,脂砚斋作批道:不知如何想来,又为侯门三等豪奴写照。再往前不久,黛玉进贾府时,曹公亦从黛玉眼中,写到了贾府三等豪奴:他近日所见的这几个三等仆妇,吃穿用度,已是不凡了,何况今至其家。

曹公为何多次写贾府三等豪奴?更多是为了从侧面衬托贾府之权势,如果直写贾府权势,未免有自夸嫌疑,而通过贾府之外的人写贾府豪奴之装束之嘴脸,则读者很容易联想到贾府的豪奢。

在我们眼中,贾府的三等奴才,已经算是奴仆中的最底层了,但在刘姥姥这样的庄稼人眼中,却是需要她一个老人家去个个纳福的太爷,更不用说之后见到的周瑞家的和平儿了。

我们知道,周瑞家的是王夫人的陪房,她也是奴才,不过仗着是太太的陪房,更有脸面些,差不多的主子奴才都得喊一句周大姐周大娘。

刘姥姥见周瑞家的一节很有意思,周瑞家的在主子们面前是奴才,根本没有说话的份儿,事事得按照主子安排去执行,但在自己家,她却也能使得起丫头,“周瑞家的命雇的小丫头倒上茶来吃着”。

主子的奴才,已经豪奢到也能有自己的奴才伺候,贾府之权势可想而知,这也是曹公一贯的写作手法,欲出贾府之大荣枯,先写甄士隐之小荣枯。欲出贾府之权势豪奢,先一写其家下人等之豪奢权势嘴脸。

紧接着刘姥姥又见了平儿,“刘姥姥见平儿遍身绫罗,插金带银,花容玉貌的,便当是凤姐儿了。”你看,在刘姥姥眼中,平儿这身装束,已经算是大家媳妇奶奶了,一方面写出刘姥姥的村妇眼光,平儿大概也是她截至王熙凤出场前,生平第一次见到的最雍容华贵的主子奶奶了,一方面继续写贾府之豪奢。

随后,刘姥姥在王熙凤房里吃的山珍海味,听到和看到的西洋自鸣钟,都是曹公犹抱琵琶一写贾府豪奢的一个侧面,通过刘姥姥的眼睛,看到了这个百年贵族的权势与奢华,更真实也更深入人心,贫富的强烈对比,令人拍案叫绝。

等到刘姥姥见到了王熙凤,曹公继续通过刘姥姥之眼之耳写王熙凤,“只听远远有人笑声, 约有一二十妇人,衣裙悉窣,渐入堂屋,往那边屋内去了。”写到这里,才是真正的贾府女主人的出场,一个王熙凤,倒有一二十妇人跟随,其豪奢权势可见一斑。

之后,曹公又一写王熙凤的衣着装饰及周边摆设,到这时,曹公才渐渐拉开帷幕,让我们通过刘姥姥这个外人之眼,看到贾府奢华无比的内在,通过女管家王熙凤的一言一行,不仅让我们看到了王熙凤此时的风光,更看到其背后权势滔天的贾府。

我们看,曹公通过贾府三等看门的豪奴,到一等豪奴周瑞家的,到主子的左膀右臂通房丫头平儿,到贾府真正的女管家王熙凤,层层递进,人物等级逐步升高,从小到大,由低到高,由浅到深,由奴到主,曹公像剥竹笋一样,一层一层拨开了贾府之权势与豪奢的外衣,让我们看到了它名副其实的内核。

二进荣国府,看到贾府的兴与盛

刘姥姥二进荣国府,与第一次的目的完全不同,第一次是为了全家人渡过难关,到贾府借银子,这一次却是因为多打了三五斗,刘姥姥没有忘记贾府昔日赠银之恩,于是带了头遭的瓜果来答谢恩主。

很多人说刘姥姥二进贾府,是因为第一次得了好处,所以这次又来了,这未免看扁了穷人,更不是曹公本意。刘姥姥虽精于世故,但作为乡村农妇,其骨子里的朴实、善良和知恩图报,却也情真意切,很是打动人心。只要能在土里刨食,谁又甘愿把自己低到尘埃里,去朝扣富儿门呢?

刘姥姥这次投了贾母的缘,因而得以进入贾府内部,通过与贾府的老祖宗贾母一起玩乐宴饮,从更高的视角,看到了贾府的兴盛和富贵。

如果刘姥姥一进贾府是窥一斑而知全貌的看到贾府权势奢华的一角,那么这一次则是一览无遗地看到最能代表贾府繁华兴盛的大观园全景。

曹公通过刘姥姥的眼睛,先后写了贾府的美食、美景、美人,写尽了贾府此时的兴盛繁华,如果说上一次贾府的权势靠的还是祖荫,那么这一回,贾府的繁华靠的更多的是元春封妃,诚如元春省亲时所说,此时的贾府,富贵已极,达到了兴盛的顶点。

一道茄鲞,让刘姥姥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原来他们日日吃的茄子,竟然还能这样吃。同样一道食材,刘姥姥这样的乡野村妇,怎么做都是茄子,而贵族贾府做出来,却工序繁复,需要十几只鸡来配的高端食材,用我们现在话说,就是把一道常见菜,做成了我们吃不起的样子,真的是“贫穷限制了刘姥姥的想象力”。

跟随贾母,刘姥姥得以进入画境一般的大观园,看到潇湘馆、秋爽斋、蘅芜苑、怡红院等或清雅或古朴或奢华的房屋院落,更是让刘姥姥大开眼界,忍不住赞叹“谁知我今儿进这园里一瞧,竟比那画儿还强十倍。”

生活于乡野的刘姥姥,经常见到的是过年买的年画里的那个虚无的美好风景,也曾梦想过去里面逛一逛,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有一日真的能够进入比那画还要美上十倍百倍的一个贵族园子,亭台楼阁,廊榭轩馆,山水花草,鸟兽虫鱼,无所不有……

不仅如此,刘姥姥还见到了林黛玉、贾探春、贾惜春等生活于大观园中的金尊玉贵的小姐,且各有所长,或擅书,或擅画,也让刘姥姥看到了这世间最美的女子。她见到惜春说“我的姑娘,你这么大年纪儿,又这么个好模样,还有这个能干,别是神仙托生的罢。”

二进荣国府一回,刘姥姥不仅吃到了平生最美味的美食,看到了比画里还要美的美景,见识了贾府那几个异样且各有所长的优秀女子,可以说在贾府生活的几日,是她这辈子最享受的几日。

贾府的美食、美景、美人,让刘姥姥见识到了一个贵族的礼仪与风度,繁华与兴盛,是她一个乡村老婆子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富贵、华丽,只能把美景比仙境,把美人比神仙,面对贾府的馈赠,不断地念佛祖,念阿弥陀佛。

此时的贾府,正处于物极必反的一个极点,处于富贵已极的最高处,刘姥姥有幸见到,或者说被曹公苦心安排其看到,也正因此,有了后来的败落衰亡,才更显其惨烈悲凉。

三进荣国府,看到贾府的衰与亡

刘姥姥一进荣国府时,脂砚斋曾有剧透:此回借刘妪,却是写阿凤正传,并非泛文,且伏“二进”“三进”及巧姐之归着。

但我们目前所见,曹雪芹所写的前八十回里,只写到两次刘姥姥进贾府,另一次当在八十回后,且根据脂批可知,刘姥姥第三次进贾府,有一个重要任务,即救巧姐。

这也是曹雪芹在刘姥姥前两次进贾府时,有意埋下的伏线,暗示八十回后巧姐与板儿有一段缘分。贾府败落后,家亡人散,巧姐被狠舅奸兄卖掉,刘姥姥最终将其救出并带回乡下,这即是巧姐判词里说的“后面又是一座荒村野店,有一美人在那里纺绩。”

从原文可知,红楼梦到第七十五回七十六回时,贾府早已日薄西山,遍布悲凉之雾,离败落愈来愈近,所以刘姥姥三进贾府,见到的一定是一个贵族的衰亡和最后的凄凉画面。

续本里提到王熙凤托孤,刘姥姥曾又先后两次进贾府,虽部分合曹公之意,但终究未能全得曹公本意。根据前两回伏线,刘姥姥三进贾府,不仅会救出巧姐,极有可能还会与贾宝玉、贾惜春、妙玉等人的命运发生交错关联。

如果说前两回是贾府接济刘姥姥,那么第三次进贾府,则可能是刘姥姥这个早已渡过难关甚至过上小康生活的村老妪,千金散尽,想尽办法去救贾府那一干落难之人,无奈能力有限,最终只救出巧姐。

此时的刘姥姥,年事已高,想必贾母也已去世,王熙凤也在弥留之际,林黛玉泪尽而亡,惜春出家去了……刘姥姥目及之处,皆是败落与荒凉,贾府早已人去屋空,子孙悉数落难。

正如甄士隐解读的好了歌里所唱的:衰草枯杨,曾为歌舞场。【甲戌侧批:宁、荣既败之后。】蛛丝儿结满雕梁,【甲戌侧批:潇湘馆、紫芸轩等处。】绿纱今又糊在蓬窗上。两句脂批透露了贾府最终结局,而这也应是刘姥姥三进贾府时亲眼所见。

刘姥姥虽是村老妪,却有些见识,且之前又曾两次进入贾府,亲眼看到了贾府的豪奢与繁华,当她最后一次进入贾府,看到满目苍凉,人去园空,物是人非,贾府荒草遍地,封条贴门时,该是怎样的一番景象呢?

综上,曹公通过刘姥姥这样一个芥豆之微的小人物,三次不同的时间段进贾府,详细展现了一个百年贵族,从靠祖宗余荫的权势声威,到元春封妃后的富贵兴盛之极,到彻底败落家亡人散的全过程,真好似大梦一场,不仅令人警醒,更使人喟叹不已。

诚如甲戌本凡例中的那首诗:浮生着甚苦奔忙,盛席华筵终散场。悲喜千般同幻渺,古今一梦尽荒唐。谩言红袖啼痕重,更有情痴抱恨长。字字看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

作者:夕四少,为你讲述不一样的名著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