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丨桂林某副校长喝酒后将学生鼻梁打断,将他的头撞向铁皮墙...

原标题:本地丨桂林某副校长喝酒后将学生鼻梁打断,将他的头撞向铁皮墙...

希望能够还这两位学生一个公道!

“爸,我被老师打了。”9月6日傍晚,恭城瑶族自治县栗木镇初级中学学生小周(化名)回到家后,说完这句话,就流下了两串眼泪。周先生看到,儿子的脸部又青又肿,明显是被人殴打的痕迹,他心如刀割。

他刚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电话里刚好说的就是儿子被打的问题。于是觉得9月9日亲自到学校问清楚。

当周先生来到学校时,得知还有另外一名学生小孟(化名)也被打了,而动手打人的李副校长承认自己打了学生,还承认打人时喝了酒。

目前,当地派出所和教育局已介入调查。

事件回顾

9月6日下午,在恭城瑶族自治县栗木镇打零工的周先生,结束手里的活拿起手机,看到学校班主任李老师打来的未接电话。

他回拨过去,电话那头的李老师告诉他,他的儿子小周在学校被李副校长打了。建议他带小周到医院检查。周先生回忆:“李老师说李副校长只打了孩子两巴掌,说得轻描淡写的,我也没在意,还跟她说孩子顽皮是应该管教的,没事。”

网络配图

但下午6点钟,等儿子小周回家,却哭了。

“爸,我被老师打了。”这是小周回家说的第一句话。看着儿子的眼泪和青紫的眼窝、浮肿的脸颊,周先生顿时心如刀绞。紧接着,小周拉开了嘴唇,周先生看到小周口腔有一道约1厘米长的撕裂伤口,并且小周告诉周先生,“打我的是李副校长,他当时抓着我扇了十几个耳光,我当场就流鼻血了,现在鼻子还疼。”

网络配图

小周告诉周先生,另外一名叫小孟(化名)的学生也被打了。

小周和小孟并不经常来往。周先生听后觉得不可思议,再次打电话找班主任李老师核实,得到的答复是周末学校放假,周一到学校面谈。

随后,周先生将情况反映给了恭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并报了警。做完这一切,周先生接到了小孟父亲孟先生的电话,双方约好,周一一起到学校核实情况。

两位同学被打起因

9月9日上午,桂林日报记者和周先生、孟先生、小周、小孟在事发地恭城瑶族自治县栗木镇初级中学见了面。

小周和小孟说,他们是9月5日晚上9点多,下晚自习后被打的。

尽管4天过去了,小周的脸上仍有些浮肿,嘴巴里的撕裂伤口泛白,鼻梁红肿。小周说这几天他一直觉得呼吸困难。小孟则说有些头晕,并且他的小腿上还有大片瘀青。

网络配图

小周和小孟就读的恭城瑶族自治县栗木镇初级中学有约1100名学生,是一所寄宿制学校。小周读初二,小孟上初三。出事前,因为是同村,所以他们相互认识,但几乎没什么来往。

9月5日中午,小周在食堂打饭,遇到了初三学生小田(化名),两人发生碰撞和身体摩擦,但并没有直接冲突,随后各自回到了宿舍。

当天晚上,小周想找小田理论,于是下晚自习后9点,就找到小田,这次,却直接打了起来。

由于是下晚自习的时间,两人打架的地方又在教室到宿舍门口的拐弯处,立刻吸引了四五十名下晚自习的学生围观。

网络配

小孟也是其中之一,他站在人群的最外围,跟着起哄。

喧闹声和聚集的人群极为瞩目,大约9点20分左右,学校李副校长来到现场,他突然抓住小孟的头发走到一块铁皮墙壁旁,往铁皮上撞了十几下,随后小孟倒在了地上,这一幕被监控记录了下来。但由于倒地后,小孟被人群挡住,监控没办法拍到他随后经历了什么。

回忆这一幕,小孟心有余悸:“后来,他(李副校长)并没有停手,而是对着我的肚子踹了几脚,叫我起来把小周叫过来。”

原来,看到李副校长打小孟,小周和小田都逃离了现场。

网络配

但打完小孟后,李副校长还是命令小孟把小周叫到了男生宿舍楼下。

“一下楼,李副校长就对着我连扇了十几个耳光,当时我鼻血就流出来了。”小周说,一顿暴打过后,他的双腿已经开始发抖,“但李副校长还是没有停手,又往我身上踹了几脚,彭老师也象征性地踹了一脚。”

几乎所有男生宿舍的同学都站在阳台上围观小周被李副校长扇耳光,让他觉得非常屈辱。这一幕成为这几天小周的梦魇。每当谈起这件事,他的表情都会明显紧张。

小周说,自己被打期间,李副校长接了个电话说他今晚喝了酒。“他说话有酒气,脸色也泛红。”小孟和彭老师都这么说,“李老师应该是喝了些酒。”

网络配

小周被打后,小田也拿着木棍冲到现场,想要打小周,被李副校长和彭老师拦了下来。

最终,这场纠纷被老师以这样的形式平息了下来,但并没有人带小周、小孟去看医生。小周的鼻血是在两个同学的帮助下,用纸巾止住的。

当晚,小周躲在寝室偷偷哭了一场。

学校承认打人并喝酒

40多岁,是学校教数学的老师,2004年在学校开始做德育工作,已经有十多年执教经验了。

9月9日11时许,在周先生报警后,栗木派出所也来到学校找到李副校长进行调查。

在当地派出所做的笔录上,记者看到,李副校长承认打了小周,并且自称这是面对“非常时期的非常手段”。

网络配

李副校长说,学校会遇到学生打架事件,所以对于这种情况,就需要用相对严厉的手段去解决。

“他们打架的时候,已经有很多人围观了,这种影响非常不好,为了快速平息这件事,所以我就从外围随机抓了个学生打。”李副校长说。而这个学生正是小孟。

随后,为了快速有效地找出“罪魁祸首”,李副校长打完小孟后,从小孟口中问出打架的是小周和小田。

记者刘净伶 摄

“那天晚上因为有应酬,我确实喝了两杯酒,我记得我打了小周,但是没有他说的那么严重,只是打了他的脸几巴掌,至于流鼻血,可能是小周躲闪的时候脸碰到我巴掌造成的。”李副校长说,“至于小孟,我记得我只推了他,并没有拿他的头往铁皮墙上撞。

采访结束,小孟则走到事发时的铁皮墙,指着铁皮墙告诉记者,“就是在这里,我的头遭到了连续撞击,当时铁皮都撞凹了。但是现在又被修好了。

学校承认打人并喝酒

9月9日上午,恭城瑶族自治县栗木镇初级中学的丁校长、彭老师、李副校长和小周的班主任李老师在栗木派出所民警的调解下,与孩子的家长进行了道歉和情况说明。

核实完情况后,周先生和孟先生又惊又气。

“我们农村孩子不娇气,老师教育打一两下我也能接受,但是像这样打,我没办法接受。”周先生和孟先生说,特别是小周和小孟被打后,竟然没有任何一位老师带他们去看医生。

网络配

孟先生觉得,小孟并没有参与打架,当时起哄的孩子那么多,几十个人里面就这么“随机”挑选小孟一个人,儿子成了“倒霉鬼”,事发后,学校仅仅一个电话告知就算了,实在太过分。

他们对学校的行为不满且愤怒,“要求李副校长必须给孩子道歉。

随后,经过派出所调解,李副校长答应在9月12日学校放中秋节的集会上,向小周和小孟道歉。

由于小周一直觉得鼻子疼,呼吸困难,周先生担心孩子被打出问题,不需要校方进行赔偿,但要求带孩子去医院检查,并且医药费由学校承担。双方达成了和解。

网络配

“我们家庭不富裕,都是农村人。但是我的孩子现在连学校都不愿意去了,回家跟我说起这件事情的时候,还是腿发抖,说明这件事情对他的影响是很大的,我不想让他想太多,受委屈。”周先生说。

9日下午,小周从医院做完检查,被医生诊断为鼻梁骨折。

网络配

恭城瑶族自治县教育局得知小周、小孟被打的事件后,副局长孟宇告诉记者,虽然派出所的调查和调解工作已经结束,但教育局已记录这一情况,并由纪检监察人员到学校调查。

9月15日,小周的父亲在电话里告诉记者,李副校长已经如约公开道歉,小周的心情也平复一些了。小周鼻梁骨折的费用已经花了900多元,他拿着发票去学校找老师的时候,李副校长想要多给100元作为交通费,“但我没有要,我只要个理。

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也是是教师的伟大使命。阻止学生有很多种方法,以暴制暴的方法绝不可取。对于此事件您怎么看?欢迎大家到评论区参与讨论!

▍内容来源:桂林生活网

▍图片来源:见标注(其余源于网络)

▍图文编辑:船上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