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体写生不容争议,国民美育不容后议

原标题:人体写生不容争议,国民美育不容后议

9月17日,#美术院校示范人体写生引争议#话题莫名其妙地上了热搜。起因是,网友@艺术物语上传了一组大学课堂人体写生教学的照片。令人咋舌的是,评论区竟以“该不该画裸体”掀起热议。还有网友表示,自己学校的艺术系因为部分家长学生反对、教师从中作梗,而取消了人体写生课。(9月17日《钱江晚报》)

“该不该画裸体”的问题,并不是第一次被提起。早在1965年,毛泽东主席就已经给出了答案——“画男女老少裸体Model是绘画和雕塑必需的基本功,不要不行,封建思想,加以禁止,是不妥的。即使有些坏事出现,也不要紧。为了艺术学科,不惜小有牺牲。”这封信清楚明白地回答了人体写生的必要性,并用辩证的观点来看待艺术教育和艺术创作。

纵观世界美术史,不难看到人体艺术在艺术宝库中的重要地位。远到古希腊,人们就发现了人体所具有的美的价值。在体育竞技运动蓬勃发展时,运动员总是以全裸的姿态出现在赛场上,优胜者以被塑成一尊裸体雕像为荣。如果关心现代美术教育的进程,就会知道人体艺术包含着许多艺术科学的学科,如解剖学、透视学、色彩学、构图学等。美术院校画裸体模特儿课程有助于学生掌握造型艺术的规律,是一门必修学科,是绘画和雕刻的基本功。

“该不该画裸体”的争议,折射的是国民美育的失败。社会大众对美育的轻视,再加上义务教育中艺术教育的缺失,导致不少民众在基本美学知识上一片空白,全民鉴赏力和品位无法进化提升,审美升格的可能微乎其微。

这种审美缺少并非偶然,除此之外,还有土味家居、奇葩建筑、网红脸、伪古风、抖式快感等等令人无奈的事物。以流行音乐为例,我国市场上的音乐如果不靠“流量”,几乎从未挤进世界音乐排行榜。我们的“中毒曲”不是格莱美的获奖作品,而是“海草海草”“我们一起喵喵喵”“燃烧我的卡路里”。这些歌曲背后不乏追求有理想的音乐人,可是他们不得不屈服于市场和大众审美,甚至羞于用真名署名。

著名美学家朱光潜认为,美学对一个人人性的完善,对一个人的人生修养是必不可少的,美学能够给人以人生的智慧。从根本上说,人除了物质生活的需求,还有精神生活的需求,美学正是满足精神需求的最好工具。因此,国民审美教育必不可少,也不容后议。

现今,人们似乎对中国社会的低美感,达成了某种默认的共识,逐渐陷入对美的集体无意识,这是莫大(博客,微博)的可悲。

本站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转载须注明来源、原标题,著作名,不得更变核心内容。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