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芬兰、以色列......《他乡的童年》,真的存在“完美”的教育吗?

原标题:日本、芬兰、以色列......《他乡的童年》,真的存在“完美”的教育吗?

你觉得什么是成功?

“当你有一份工作,

有一个妻子,有点钱,就算是成功。”

“没有什么最好的,

每个人都是一样的好,

是平等的。”

你能相信吗?

这么成熟的答案,

出自几个只有9岁的孩子之口。

这个镜头出自纪录片《他乡的童年》。刚刚播出两集,便在豆瓣获得9.1高分。不同国家的人有不同的个性,自然也有着最适合的教育方式。而不同的教育方式,又导致了不同的个性。

这部纪录片,就是讲述几个国家对孩子教育截然不同的态度。被人羡慕的教育并不完美,被人批判的方式并非毫无用处。

如今虽然只播出两集,

却讲述了两个最极端的模式:

个人空间第一的芬兰,

集体主义至上的日本。

提起芬兰,

许多人会想到芬兰式距离与冷漠。

排队的时候,

间隔距离至少要1米,

公车上紧挨着的座位是无法忍受的。

但是这个人口只有500万的国家,

却号称教育最强国。

芬兰人甚至敢说:

芬兰最好的学校,

就是离家最近的那一所。

因为每个学校的质量都一样高。

这里的孩子上学极其自由,

用我们的标准来看甚至自由过了火。

纪录片的导演,周轶君,

到达学校时,

感觉这里与其说是学校,

不如说是游乐场。

学生们有聚在一起玩手机的、

打游戏、玩桌游的,

甚至还有翻跟斗和跳舞的人。

即使在课堂上,

也是有的打扮稀奇古怪,

有的光明正大吃东西。

学生的高度自由,

是以老师的兢兢业业为前提。

出现在镜头中的拉妮老师,

负责教小学三年级。

她讲一堂主题为《时间、年龄、我》的课,

能穿插着艺术作品、数学、

生物、芬兰语言文学……

为此要准备许久。

但是老师如此认真,

并不是为了学生的成绩。

因为三年级的孩子没有任何考试,

他们特意避免任何形式的竞争。

老师的要评估的,

不是学生学了多少东西,

而是他们学习的方法。

现在的时代飞速向前,

芬兰老师的任务却是让他们慢下来,

静下心来一起看书。

虽然姿势五花八门,

抱着熊的,趴在地上的,

甚至倒立在桌子上的,

但重点是爱上阅读。

而日本的教育理念,

刚好和芬兰完全相反。

这也是这部纪录片特殊的地方,

一开始就放出差异最大的。

日本幼儿园的早晨从晨练开始。

孩子们一大早就光着脚在土地上,

疯狂地跑、跳、喊,

爬上爬下、翻滚,

为的是让身体苏醒。

日本讲究个人仪表,

更讲究团体和规则。

孩子们从小就集体练习坐姿,

每个人的一举一动,

都是一模一样。

从幼儿园开始,

日本的孩子就被教育,

要遵守并维护团体的秩序和规则。

东京的藤幼儿园,

以独特的圆形设计闻名,

设计师的初衷,

是可以让孩子自由出入各个教室。

体会到自由和随心所欲。

但是如果认真看细节,

就会发现这座“自由”的幼儿园,

其实充满了“枷锁”。

教室入门处的地板上,

绘制了拖鞋的图案,

提醒孩子要把鞋子摆正。

推拉门经过特殊设计,

孩子的力量无法一次性关上,

必须关第二次才能严丝合缝。

因为如果忘记了,

就会留下缝隙,

离门近的孩子会喊冷。

这样是为了教会每个孩子,

最后进来要随手关门,

不然就会给其他人添麻烦。

水龙头原本是有水槽的,

但后来被拿掉了,

因为这样不及时关水,

就会弄湿自己的脚,

让孩子记住节约用水。

幼儿园的许多细节,其实都是在教育孩子:如果你一件事没有做完整,就会有人因为你的失误而受伤。

从孩子的教育方式,就能明白为什么日本以做事严谨、追求完美而闻名。他们的追求完美,是为了让团队更好,是为了不给别人添麻烦。

从孩子的身上,

可以看到一个国家的未来;

从教育方式上,

可以看到这个国家的性格。

芬兰的课堂自由,

注定他们不会照本宣科。

老师经常带着学生去森林上课,

给每个人发一张色卡,

让他们去森林中寻找匹配的颜色。

本片的导演说在她自己尝试之前,

单纯觉得森林中只有两种颜色:

绿色和土色。

孩子们需要观察,甚至闻味道,

回答什么都可以,

并没有对错。

你可以说它是自然的味道,

也可以说闻起来像苹果、像雨。

芬兰的学习是为了回到生活,

回到生存的环境中。

所以芬兰给人的感觉就是朴素,

拒绝喧嚣,回归本来,

这是一个安静不急躁的社会。

当芬兰的孩子在品味自然时,

日本的孩子在学习分享与保护。

幼儿园安排孩子们吃饭时,

常常是6个人一桌,

其中2个人自己带便当,

4个人吃学校的配餐,

配餐里会额外提供果冻。

在正式开动之前,

孩子们要去交流沟通,

和伙伴分享、分配食物。

但是当分配结束后,

老师们又会用“抢”的方式,

来让孩子学会说“不”。

偷偷拿孩子的食物、

装可怜索取,

孩子们都会马上推开老师的手,

并大声拒绝。

因为老师希望教给孩子,

这个时代“拒绝”同样很重要。

分享是为了让孩子意识到,

即使是自己最喜欢的东西,

有时候也是需要分享的。

但是分享结束后,

对于有些重要的东西,

例如仅此一份的午餐,

是要靠自己去保护的。

如果芬兰教育追求的是平和,

那日本教育追求的则是力量。

他们在让每个孩子有自己角色的同时,

又引导他们凝聚成一股力量。

芬兰人很内敛,

喜欢保留自己的空间,

即使夫妻之间也一样。

芬兰人把“爱”看的很崇高,

和中国人一样,

不会轻易挂在嘴边。

如果丈夫出门前对妻子说“我爱你”,

她可能会觉得丈夫是疯了,

或者犯了什么大错。

这种内敛和距离,

同样存在于父母和孩子之间。

在芬兰父母的眼里,

父母不是孩子最好的朋友,

而是帮助他们在社会中生存下来的人,

所以需要规矩和边界。

这同样是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

前面提到的拉妮老师,

她有5个孩子,

但自己从来没有落下学习。

为了取得芬兰文学教师的资格,

她在取得学位后,

又学了一年半的中文,

并针对自己的教学做了研究计划。

连厨房都随手放着她要看的书。

对于她来说,

学习是一件自然而然的事情,

不是为了竞争或者攀比,

只是为了自己和学生而已。

因为她能学到的知识,

就是她教给学生的东西。

她的老师是这样教会她,

如今她也这样教育着自己的学生。

也许这就是

芬兰人非常信任老师的原因之一。

在日本就是完全相反,

许多母亲为了孩子甘愿牺牲自己。

在日本的文化里,

妈妈做的东西才是最好的。

如果孩子的东西都是从商场买来的,

会被其他人瞧不起。

日本的许多家庭,

都是父亲工作赚钱,

每天早出晚归,

很少能和家人呆在一起。

母亲虽然在家,

但是全部家务和孩子的事,

都需要她独自面对和解决。

拉妮老师为了让孩子更好的理解时间,

带他们去疗养院看望老人。

老人与孩子的对话,

正是过去与现在的交流。

老人和孩子一起画画时,

本片导演也加入了其中,

她一直觉得自己画画很差。

但旁边有位老人告诉她:

自己同样没有学过画画,

甚至不擅长,

只是单纯的喜欢而已。

当你的人生中有一项爱好,

你永远不会孤单、不会绝望。

拉妮也告诉周轶君,

画画的是为了表达自己,

而不是为了竞争,

我们不做任何评比。

你只需要用不同的创意,

表达自己的感情。

芬兰人所追求的:

为了你的生活而学习。

就是这个道理。

本片的导演在听完这些话居然崩溃了,

忍不住哭起来,她说:

“我从小一直被说你这个不行那个做不好,

你不可能做到这个那个。”

但世界上从来没有完美的东西。

日本的教育能教出守规矩的孩子,

但会磨灭他们的棱角。

有的父亲担心在日本的学校中,

会导致孩子的个性消失。

因为日本的社会讲究团体,

要学会照顾周边人的感情。

但照顾了所有人的感情,

最后唯独对不起自己。

大部分人都是如此压抑,

以至于催生了一个特殊的职业:

感泪疗法师,

教人们怎么哭出来。

给日本人从小接受的集体教育,

带来一点感性。

有的男生从幼儿园开始,

老师就教育他不能在别人面前流泪。

甚至家人过世时哭泣,

因为有外人在,

还被告知先不要哭。

日本人不在公共场合表达悲伤的原因,

是因为会给别人造成负担和麻烦。

集体主义的教育,

可以让团体变得非常强大,

但是副作用也日益显著,

例如霸凌现象。

连日本专家都说:

日本几乎不存在,

没有经历过霸凌环境的孩子。

如今许多学校都开始反思改变,

尊重、承认每个孩子的个性,

而不是一味地让步于集体。

而看上去让人羡慕的芬兰,

同时也有当地人在质疑。

有人觉得芬兰会变成一个

福利太重的保姆国家,

而不是有竞争力的资本社会。

甚至学校的校长都觉得,

现在孩子的生活太轻松了,

看电视玩游戏,

失去了芬兰曾经的努力精神。

经历过芬兰苦日子的他,

其实希望有更多竞争。

因为正是过去的努力,

才造就了如今的幸福。

纪录片中颇为有趣的一幕,

是芬兰人提到他们的教育,

跟中国的孔子很相似:

因材施教,

知之者不如好之者,

好之者不如乐之者。

而讲述日本那集,

幼儿园的园长,

在最后题字的时候,

引用的是孟子的一句话:

不为也,非不能。

也许这就和围城是一个道理,

城里的人想出去,

城外的人想进来。

没有完美的教育理论,

每个国家都有适合自己的方法。

重要的是跟着时间的变化,

去改变、提高它,

让它更适应这个时代,

这才是最重要的。

毕竟受教育的孩子,

才是真正的未来。

本片一经播出就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芬兰的“教育神话”和同在东亚文化圈的日本教育到底有哪些值得我们借鉴的经验?我们如何博百家之经验发展“最适合自己的教育”?

第五届中国教育创新成果公益博览会将带您找到答案!

第五届教博会将首次开设“国家教育日”活动。芬兰“国家教育日”将邀请芬兰教学法与教育学专家,教育学硕士Juha Ollila等嘉宾,为现场观众展示芬兰教育发展概况、教育变革历程与教育创新亮点,并分享芬兰对PISA测试的反思。日本“国家教育日”邀请到日本文部科学省前教育次官(教育部副部长),国际著名网络高中(N高中)理事长山中伸等嘉宾,分享日本教育创新经验并介绍日本的教育改革历程。以色列国家教育日上,TED大奖获得者Sugata Mitra、以色列教育城市创始人Yaacov Hecht、耶路撒冷市教育署长Avivi Keinan、以色列前教育部长 MRS. Yuli Tamir、以色列西蒙佩雷斯小学校长MRS. Nitsani Miriam等嘉宾将共同为您“解密”以色列的创新“密码”。

除芬兰、日本和以色列国家教育日活动以外,本教博会还将开设美国、澳大利亚、韩国、加拿大、罗马尼亚等国家教育日,分享各国教育特色,让观众“一站式”纵览全球最优秀的教育创新经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