戏骨王劲松落泪,这部最小受众的8.8分综艺,不该被埋没

原标题:戏骨王劲松落泪,这部最小受众的8.8分综艺,不该被埋没

《邻家诗话》

18 September 2019

  • 这部综艺受众极小,但是在娱乐至上的时代,却显得弥足珍贵。

前几天一档综艺节目悄悄完结了,

它是“三无综艺”:

无名气、无热搜、无批评。

它又是“三有综艺”:

有书画、有诗词、有琴乐。

这就是《邻家诗话》。

节目每期的主题就是聊一首诗。

主持人王劲松,

著名的老戏骨,

文化底蕴不用说。

常驻嘉宾方锦龙,

民乐大师,

传统文化更是扎实。

最后一期聊的诗,

是纳兰性德的《浣溪沙》。

仅仅为了一句“赌书消得泼茶香”,

王劲松就从云南请来一位茶人朋友,

跟大家聊中国茶文化。

而茶人在来之前,

特意让王劲松早上四点起来,

去自家院子里摘一朵荷花,

放在现场的桌子上。

只因为今天聊的纳兰性德,

曾经记录过他跟妻子与荷花的故事。

这档节目与其说是综艺,

不如说是文人的茶会。

听他们聊天,

你会明白刘禹锡笔下那句: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是一种多么美妙的事情。

最后一期的一位嘉宾,

是节目的出品人:牛魔。

他是这样介绍纳兰性德的:

从整个大清选一个贵公子出来,

纳兰性德都当仁不让。

纳兰在满语中就是叶赫那拉氏,

母亲的姓是爱新觉罗。

纳兰性德很可能就是贾宝玉的原型。

因为他有一个好朋友叫曹寅,

同年中的乡试,

同时拜到徐乾学门下,

同时为康熙做侍卫。

而曹寅就是曹雪芹的祖父。

看上去随意的开场聊天,

却句句都是干货知识。

然而上面介绍的全部内容,

仅仅是开场10分钟的闲谈而已。

一小院、一方桌、

一壶茶,几友人,

却让许多观众说,

这是一个根本舍不得快进的节目。

很少有节目,

能够将琴棋书画、诗词歌赋,

完美的结合在一起。

台词功底深厚的王劲松,

担当着主持人和朗诵的角色。

有时候聊到高兴之处,

向来逃避唱歌的他,

也会击缶伴奏。

精通各种乐器的方锦龙,

是最好的伴奏,

每次都会带来合适的乐器。

从一句“萧萧黄叶闭疏窗”,

他可以引申许多民乐知识。

为了范仲淹《渔家傲秋思》的

“羌管悠悠霜满地”。

他不但拿来了羌笛,

还特意带来几近失传的乐器“筚篥”,

只为了让大家更好地体会

那种大漠孤烟的孤寂。

讲《念奴娇赤壁怀古》的时候

他让学生带来箜篌演奏。

赤壁的故事离不开三国,

周瑜在历史上出名的一件事,

就是他对音乐的喜爱。

“曲有误,周郎顾。

每当有嘉宾唱诗词的时候,

往往是他亲自在一旁伴奏。

这个节目并没有把娱乐放在首位,

就跟每次开场那壶茶一样,

我自清香。

但只要去看一看,

就能体会到一种知己难得的感觉。

在聊纳兰性德的时候,

牛魔讲到纳兰和妻子卢氏的故事:

卢氏问纳兰:

“这世上最寂寞伤心无奈的是哪个字?”

王劲松很自然回答到:“若”,

并接着讲后面的故事。

而当王劲松总结说:

“夫妻之间才华也是要匹配的,

不然的话,你再高的才华,

也只会显示出你更多的孤独。

牛魔则轻声补充了一句:

灵魂也是。

在讲苏轼的时候,

嘉宾说一首词写尽了周瑜的十年,

在场的人哼起来陈奕迅的歌:

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

本来在聊苏轼的生平,

他们也会跑偏去讨论东坡肉,

怎样做味道最好,

怎么才是最地道的。

他们真的就是在聊天,

和你我的日常闲聊一样,

没有那么多套路和剧本。

会跑偏、会兴奋,

也会回归主题。

酒逢知己千杯少,

话不投机半句多。

让人感觉最舒服的聊天,

就是在爱好上,你说出上句,

对面立刻能接到话茬并延伸。

和文化人聊天有多舒服?

大概就是能够信马由缰,

从天南聊到海北,

海阔天空任我聊。

而且每件事都能讲出来龙去脉。

诗中有一句:被酒莫惊春睡重。

新来的嘉宾不懂“被酒”的意思,

牛魔不但可以解释,

连提到这个词的书都信手拈来。

也许将这个节目形容成“高配的语文课”最为贴切。大家不会分析什么中心思想,只是根据自己的经历,讲自己的故事,然后和诗联系起来。

纳兰性德的《浣溪沙》,对王劲松触动很大。他说:如果是一种情感,你拥有它的时候有多么的炙热,失去它的时候就多么的冰冷。在身边的时候不知道珍惜,失去了就找不回来了。

他提及自己曾经一个特别好的朋友,

一起上中学,一起毕业,

去外地上学的时候,

家人都没有送他,

是这位朋友送他去火车站。

甚至他会当上演员,

也是为了陪这个朋友去考试,

结果自己被录取。

后来长大、工作,

两个人渐渐不见面,

但依然经常联系。

有一次王劲松在海岛拍戏的时候,

接到了朋友的电话,

对方东拉西扯却又不说事情。

只是反复问:

你过得怎么样啊?

而正忙着工作的王劲松,

见对方前言不搭后语,

还以为朋友喝醉了,

显得有些急躁:“你有事就说,

没事儿打什么电话啊?”

因为是最好的朋友,

所以没有那些虚伪客套。

急着工作便挂掉了电话。

然而不到一周,

他便收到噩耗:朋友离世了。

王劲松后来几次去坟前拜祭,

想说点什么却张不开口。

朋友最后打来的电话,

如今依然压在他的心头。

王劲松本来想平静地讲这个故事,

谁知道往事重现,

到最后把自己给说哭了。

他想到这件事的原因,

就和纳兰在诗中所说一样:

当时只道是寻常。

而这正是王劲松对这首诗的理解:

时间在流逝,

你永远不知道人生会在哪个节点发生转折,

在哪个节点失去。

所有美好的东西,

当你拥有的时候去珍惜它,

不要等到失去再哀叹。

其他嘉宾也不会闲着,

每个人来都有自己的任务。

比如聊《蒹葭》的时候,

一位嘉宾是节目的音乐监制。

为了最大程度表现秦风的粗狂,

他专门带来了还原的乐器——缶。

王劲松击缶,

嘉宾演唱,

台上佳人翩翩起舞,

台下的蒹葭,

被裙子带起的风吹动。

在聊《念奴娇赤壁怀古》时,

为了表现词的豪迈,

来的嘉宾会吟诗舞剑。

前面说过:

这个节目有琴乐,也有书画。

在所有人聊天时,

后面有一位画师不发一言,

她只是静静听着对话,

然后将自己听到的画下来。

王劲松提到了秋凉,

方锦龙说喜欢黄叶闭疏窗,

胡夏觉得立残阳的很有画面感

……

这些通通被画师呈现在画上。

泰戈尔曾经说:

“人的种种情感在诗中,

以极其完美的形式表现出来

我们那些千年流传的诗句,

从来没有过时一说。

只是需要像节目中一样,

有对的人、对的景、对的乐,

才能真正了解到诗词的美。

这部综艺受众极小,

但是在娱乐至上的时代,

却显得弥足珍贵。

因为它讲述的是我们自己的文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