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杉印度的野望

原标题:红杉印度的野望

原创: Andolini 志象网

红杉在印度复制“Scout”计划

//本文共3009字,预计阅读10分钟//

目前,印度创投圈正在见证一轮新的融资热潮。而在此次热潮中,风投公司们的一个新战略也已初现端倪。

红杉资本等顶级风险投资公司和投资者,正通过各种计划提供资金,让印度创业公司的创始人和高管对其他前景光明的企业进行天使投资。这是风投公司的一项新举措,旨在与印度生态系统中的新兴企业建立早期(尽管是间接的)联系。

在美国,天使投资人一般来自富有的个人和家庭,通常指那些投资于非常年轻的公司,以帮助这些公司迅速启动的投资人。其中更多的,是由创业成功的企业家转型而来,他们带给企业的不仅仅是钱,更多的是管理经验、人脉资源以及对产品和市场的敏锐理解、商业意识等。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深化发展,近10年来,中国的天使投资也日渐成熟,投资案例和投资人的各种故事乃至“八卦”也逐渐家喻户晓。而创业者转型投身天使投资的事例也层见叠出,大大推动了创投生态的发展。

比如奇虎董事长周鸿祎就曾表示:“‘天使’应该是在这个行业里创过业的人,公司卖掉了或者上市了,他应该对所在行业有一定的认识,有一定的资源。”

雷军也提出过类似观点,“要做好天使投资,最好是自己创过业,成功地掘到了第一桶金。”在已进行过多项投资的他看来,有经验的天使投资人给新的创业者帮助会更大,因为这可以帮助创业者少走弯路,节约时间,提高效率。

风水轮流转。如今,这股创业者转型天使投资的浪潮,又在互联网的新热土印度上演。

广撒网,放长线

红杉资本在印度推出了“Scout”计划,正进一步向早期市场进军。该计划鼓励创始人通过天使投资来支持有趣的企业家或年轻公司。而这些进行投资的创始人,可以来自红杉资本的投资组合公司,也可以不是。三位熟悉该计划的知情人士表示,红杉会承担交易的费用,但并不会在交易中露出品牌。与投资正式挂钩的,是发现那些标的创业公司的“Scout”或创始人。

十多年前,红杉在美国推出了“Scout”计划。今年早些时候,它在印度也悄然推出了该计划。第一批由7至8名创始人组成,他们将投资其他公司。移动广告网络InMobi的联合创始人Naveen Tewari,在线家居设计创业公司Livspace的联合创始人Ramakant Sharma,Naspers的Fintech负责人Amrish Rau都位列其中。

种子阶段的投资公司India Quotient则帮助推出了First Cheque,后者与创始人和高管(他们称之为“风险合作伙伴”)的网络合作,在他们进行天使投资时提供资金。这些风险合作伙伴,包括方言应用程序Sharechat的Farid Ahsan和Byju’s的首席产品官Ranjit Radhakrishnan。

据两位知情人士透露,除了India Quotient,中国的风险投资公司顺为资本和Avnish Bajaj、Vikram Vaidyanathan、Tarun Davda已成为First Cheque的投资者。这个三人组都是经纬印度公司(MatrixPartners India)的高级管理者。First Cheque通过Angel ListSyndicate平台运行,已经达成了16笔交易,并计划在三年内达到100大关。

红杉确认了其Scout计划,但拒绝评论参与其中的天使投资人。First Cheque也拒绝透露其支持者名单。

这些天使投资人通常参与初创公司的第一轮融资,提供500万到3千万卢比(约合人民币50万-300万元)资金。根据当轮融资规模的不同,这些公司的估值一般在5千万-1.5亿卢比(约合人民币500万-1500万元)之间。

一般来说,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和企业高管们拥有强大的人脉网络和良好的投资判断力,但缺乏足够的资金来支持有前途的公司。Scout和First Cheque给他们提供了帮助。

一些在其他公司进行早期投资的创始人认为,这些计划是更好地了解风险投资世界的一种方式。据业内人士透露,这些计划帮助风投公司在无需直接管理大量投资的情况下,撒开了更广泛的网络,因为它们的带宽和收集情报的能力有限。

通过Scout,红杉资本一般每年与参与计划的创始人(天使投资人)一起投资约700万卢比(约人民币70万元),并在交易成功后共享收益。同样的,First Cheque由前创业者和BITS-Pilani(比尔拉技术与科学学院)毕业生Kushal Bhagia管理,在每笔交易中与天使投资人共同投资100万到200万卢比(约人民币10-20万元)。

今年早些时候,红杉推出了加速器项目Surge,之后它筹集了1.5-2亿美元的首笔种子资金。此时Scout项目应运而生。在美国,红杉通过其种子资金为Scout提供资金。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虽然许多创始人和天使投资者之前曾与红杉资本合作,但随着一只印度特有的种子基金的推出,该计划变得更加正式。

Surge每年有两批,红杉会对每批的20-25家初创公司投资超过100万美元。但Scout计划将帮助它在更早的阶段发现新公司,从而加剧与其他风险投资公司的竞争。

两大优势&3C网络

在2014-15年的资金热潮中,许多顶级风险投资公司,如赛富基金、经纬创投、红杉资本和Chiratae Ventures(前身为IDG风险投资公司印度分公司),在新创业公司的估值过高之前,已分别对它们进行了不到1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当时他们把重点放在A轮上,投资额度为300-500万美元不等。

种子轮通常有助于初创企业获得资金,用于开发产品和寻找适合的市场。A轮融资则是为了建立业务。管理着高达3亿美元资金的风险投资公司认为,在种子交易中投入800万至1000万美元是一种低风险策略。

对创业者来说,这其中的一个不利因素是“信号风险”:如果现有的风险投资公司决定不参与领导这一轮,其他人可能会认为这家初创企业出了问题,从而拒之于千里之外。初创公司筹集A轮资金的能力便遭受了冲击。

图注: 典型的创业公司融资时间表

在风险投资公司支持天使投资者押注的安排中,就排除了“信号风险”。在Scout和First Cheque的案例中,风险投资公司无权领导未来的融资或者要求董事会席位。

然而,红杉会鼓励参与其中的天使投资者告诉那些公司,支持它们的一部分资金来自红杉资本。而投资决策则完全取决于天使投资人。

在第一年,一家创业公司只有少数员工,它仍在构建产品和研究市场。在此期间,创业家们的外部网络的支持是非常宝贵的。这些创业家一般都拥有管理初创企业的丰富经验。

根据First Cheque的Bhagia的说法,在这一级别的决策中,投资者正在寻找两种类型的“优势”。“当一家公司刚刚起步的时候,你没有多少可以做判断的依据。如果他们是一家公司的同事或雇员,那么天使投资者们就会了解创始人,这是一个优势。另一个优势是对市场的了解和洞察。由于天使投资者已经在运营一项业务,因此他们更接近用户,可以在其成为主流之前就看到趋势,”Bhagia说。

风投试图通过这些天使投资者进入的网络,可归类为三个“C”——大学(colleges)、城市(cities)和公司(companies)。与Flipkart或Byju's等独角兽或其他成功的初创公司中的CXO级人物保持联系,可以帮助风险投资公司获取信息——某某高管离职了,并希望成立一家新公司。风险投资公司可以利用这些洞察来决定是否要支持他们的新企业。

例如,Farooq Adam是First Cheque的风险合伙人之一。他是O2O创业公司Fynd的联合创始人,该公司今年早些时候被Reliance Industries(信实工业集团)收购。当Fynd前高管Shakeef Khan联合创立服装品牌Disrupt时,Adam和First Cheque就成为了早期支持者。

图注: First Cheque的投资组合

“通过增加其他天使投资人,我们可以完成500-70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50-70万元)的交易,相比之下,此前的交易只有150-200万卢比(约合人民币15-20万元)。而且,First Cheque也使投资更有条理,并有助于处理相关文件工作,要知道,这些工作可能是非常麻烦的。” Adam表示。

红杉投资组合公司以外的人,也是其Scout天使网络的一部分。“市场已经成熟。忙于建立公司的创始人被视为榜样,新一批企业家正在向他们寻求资金和建议。前者是新企业的导师,”红杉资本印度公司董事总经理Mohit Bhatnagar说。目前,Scout行动方案由他负责监督实施。

“这就是Scout有意义的地方,因为它有助于生态系统的建立,可以让拥有宝贵经验的人发挥作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