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将通用汽车推向毁灭之路?或将成为美国工业的牺牲品?

原标题:谁将通用汽车推向毁灭之路?或将成为美国工业的牺牲品?

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汽车工会坚持要通过罢工将时薪涨至76美元,通用接下来将无能力实现转型,会在下一个四年被困死,慢慢走向破产。

人们都说出轨没有一次,只有零次和一万次。没想到,这句话同样适用于美国汽车工会的罢工。

根据BBC的报道,由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与通用汽车公司为期4年的合同期快到期,而双方针对工资、医疗保障、就业保障等问题的新谈判谈崩了,在本月16日,引发了一场约5万名工人的罢工。外媒指出,这是通用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的全国罢工,也是全美12年来规模最大的一场罢工。

事实上,从今年7月份开始,美国汽车工会开始与底特律三大汽车制造商展开新合同期的谈判。但这次谈判与以往相比,大环境上出现了许多变化,一方面受到特朗普政府的“美国优先”政策掣肘;另一方面,面对汽车行业朝着电动化和自动驾驶等新兴技术转型,以及整个经济大衰退的到来,汽车制造商不得不以缩减开支为谈判原则。

于是,毫无意外的,谈判破裂导致美国汽车工会被激怒。而消息透露,UAW在上周五与底特律三大中的另外两家签署了无限期合同延期协议,而选择了专注与通用汽车的谈判。

2008年,金融危机曾给了通用汽车致命的一击,曾经的汽车霸主轰然倒下。十一年之后,已经涅槃重生的通用汽车,这次是否会再次遭遇重击,走向毁灭之路?

为何是通用?

2019年的春节刚过,通用汽车就迫不及待地发布了其2018年财报,财报显示,公司全年净收入1470亿美元,同比增长1%;净利润81亿美元(其中包含25亿美元重组相关费用),较2017年的3亿美元同比暴增2347%。

狂赚81亿!

而这背后,得益于通用汽车最近几年来不遗余力的“壮士断腕”收缩政策。2017年,通用将连年亏损的欧宝卖给了PSA集团,此举也意味着其一并放弃了欧洲市场,此后,通用又接连退出印度、南非市场,收缩阵线,聚焦企业盈利。

但在美国劳工协会看来,雇主利润丰厚,却没有与员工进行分享。

“我们看到了我们的美国公司获得了创纪录的利润,但令人悲伤的是这些收益不会真正的惠及到我们的会员。”美国汽车工人联合会会长Gary Jones在与底特律汽车企业正式启动集体谈判活动时,这样表示更要命的是,为了应对复杂多变的外部环境,通用汽车还将进一步收缩,包括关闭北美的五家工厂,并裁减14000个工作岗位,以调整发展方向,生产更多的电动汽车。目前人员重组已经在推动中,根据计划,通用汽车将最终在北美地区的5.4万名白领员工中裁员15%,约有超过8000人会受到影响。

在美国汽车工会看来,公司决定关闭美国国内的多家工厂,是对工人的“背叛”。而且通用计划未来几年,将加速向电动化转型。而根据美国汽车工会的说法,生产电动汽车意味着更少的劳动力,估计会有更多的工作岗位面临被裁风险。

所以在这次的集体谈判中,美国汽车工会最终选择了与底特律三大中的福特和克莱斯勒签署了无限期合同延期协议,将通用汽车作为其目标公司,这意味着它是讨价还价的焦点。

事实上,这似乎也符合特朗普的心意。

早在此前几个月,特朗普就在其Twitter帐户上,愤怒抨击了通用汽车在海外建厂的行为,并提到希望已经关闭的通用俄亥俄州洛兹敦工厂能继续运营。

有业内人士透露,特朗普不遗余力的施压通用汽车,背后并不简单是就业和经济需求,而更多的可能是关系到2020年总统选举前景。新华社报道显示,俄亥俄州将是2020年总统选举的关键战场。

工会杀鸡取蛋

“如果工会成立的话,我就工厂关了,我就不做了。因为那个(工会)没有希望,通用怎么倒掉的?通用就是死在工会上面。”前不久热播的纪录片《美国工厂》,讲述的就是福耀玻璃曹德旺以强硬的态度,坚决拒绝建立工会的一段往事。

有人说,要问世界上最强大的工会在哪里?你得去底特律问问那些汽车公司的老板们。美国汽车工会(UAW),控制着通用、福特、克莱斯勒等汽车厂商的工人,在全盛时期(1979年)会员将近150万人。

美国研究工会问题的一位专家曾一针见血指出:“工会的主要功能,就是把工薪从自由竞争的市场中抽出来,使之不受有竞争的市场决定。”

美国汽车工会,已经成为一个为汽车工人谋求不合理的高福利待遇的既得利益组织。工人在汽车工会的保护下,不思进取,只想墨守成规,安安稳稳过日子,还能享受全世界最好的待遇。

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通用汽车熟练工人的时薪是骇人听闻的81美元,而当时在美国设厂的丰田公司平均时薪约为50美元左右,高昂的劳工成本增加了通用的生产成本,削弱了通用汽车与竞争对手在市场上的竞争力。

12年前的事实已经证明,美国汽车工会对汽车公司高福利和高工资的胁迫,不啻于杀鸡取蛋,导致美国三大车企不堪重负,相继陷入破产深渊。而相关数据显示,在1994-2007年期间,通用汽车为劳工成本所进行的支出为1030亿美元,每年支出70亿美元。

自从2009年通用汽车宣布破产重组后,旗下的工人数额从17万降至5万,工资与福利也从每小时80美元降至60美元。而这一次,通用汽车4.9万工人的大罢工,要求将平均时薪和福利从现在的63美元提高到76美元。

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分析师丹·利维(Dan Levy)表示,由于罢工所导致生产的减少,可能会让通用汽车每天损失约5000万美元的息税前利润。

美国汽车工业的十字路口

事实上,这不只是通用汽车的危机,也是美国汽车工业自2008年遭遇金融危机重创之后,再次走到了危险的十字路口。就像曹德旺此前在采访中所说的:“在美国,有工会就不会有工厂生产效率的提高!”

作为传统的汽车消费大国,美国轻型汽车市场(包括乘用车和轻型卡车)在2019年上半年相比2018年同期下滑了1.9%,销量为8,412,900辆。虽然轻型卡车(主要为SUV和皮卡市场)的销量增长了1%,但乘用车却下降了9%。

分析师普遍预测,由于经济衰退,美国2019年汽车销量将会低于1700万辆,如果预测成真,这也将是美国汽车行业自2016年创下1755万辆记录之后的第二次下降。

众所周知,美国曾经被称为“轮子上的国家”,发明了汽车装配流水线,曾几何时,美国是不折不扣的制造业第一强国。

但是,时代在不断地演进,当一个国家原本处于优势地位的传统产业正在失势的时候,针对该领域的贸易保护主义政策便会兴起,因为它符合传统产业的利益集团的核心诉求。

当自由贸易高歌猛进之时,美国这个一直以来的经济全球化最大获益者却选择了抗拒全球化。当下,美国甚至充斥着“全球化带给美国千千万万工人的只有贫穷和悲伤”的声音。

或许是在制造业回流的主旋律之下,美国几大主流车企近几年来在全球的版图已经越来越往本土回退。通用汽车在两年前通过出售欧宝之后,完全退出了欧洲市场,同时还关闭了俄罗斯、印度、印尼和日本等市场。如果不是有中国市场的支撑,通用已经彻底沦为一家“地区性汽车企业”。

福特此前同样退出了印尼和日本市场,而在前不久,福特公布了一项到明年年底在整个欧洲范围内裁撤12000个就业岗位以及关闭6座工厂的计划,LMC Automotive研究公司的舒斯特尔表示:“福特如果最后退出欧洲市场,我也不会感到惊讶。”

虽然特朗普一直试图将美国制造业撤回本土,以促进本土的生产和就业。但只要有美国工会的存在,低成本而保持高效的生产,将是美国汽车工业无法克服的难题。

随着汽车产业进入大变革的时代,美国几大车企都需要勒紧裤腰带,将更多的资金用于新技术和新兴领域的投入。“你不能等到火烧眉毛才开始改变。”位于安阿伯市汽车研究中心的名誉主席大卫·科尔如是说道。

随着这一次规模罕见的大罢工,美国汽车工业再一次面临生死考验。汽车工会带来的沉重负担,将导致美国三大车企一步步失去竞争优势,直到在大变革的浪潮中逐渐被边缘。或许到那时,他们才会深刻意识到,什么叫“老兵不死,只是逐渐凋零!”

文/孤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