尤三姐既和男人暧昧,又为情自杀:她到底是荡女,还是烈女?

原标题:尤三姐既和男人暧昧,又为情自杀:她到底是荡女,还是烈女?

● 作者 ╳ 林宛央 ● 来源公号 ╳ 宛央女子

● 配图 ╳ 来自网络,如侵权请联系删除

____

《红楼梦》里有两个女性,出场时间很晚,出场篇目也不多。但这么多年下来,在无数读者心中,她们让人印象深刻的程度不亚于宝黛钗。

这两个人,一个是尤二姐,我曾经写过对她的叹息怜惜,认为她命运的悲剧在于软弱和拎不清。

可是尤三姐,给人的感觉却是矛盾的。

尤三姐这个人,满打满算在《红楼梦》中也不过出现了3回半的篇目,第63回后半篇“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中她第一次登场,被小丫头看到和贾蓉调情,第66回,她右手回肘只把剑往颈上一横自尽而亡,就随风归去。

但仅仅这三回半的篇目,就让无数《红楼梦》研究者,为她吵了个不休——她到底是荡女还是烈女?你看,开场就很荡,退场就很烈的样子啊。

说她是荡女,那也是有据可查的。

第63回贾蓉一来,和尤二姐玩闹,尤三姐笑着去撕贾蓉的嘴,三个人搂搂抱抱不成体统,连小丫鬟都看不过。

第65回,贾珍到尤二姐和贾琏的住处,和尤三姐一起吃酒,两人挨肩擦脸,百般轻薄起来。曹雪芹向来在写作上很少用到重复之语,但这次又写:小丫头子们看不过,也都躲了出去,凭他们两个自在取乐,不知作些什么勾当。

一句重复,其实也是强调的“丫头们看不过”,一句“不知作些什么勾当”,大家就尽可以想象尤三姐和贾珍的关系。

到了后来,贾琏也趁机撩拨尤三姐时,就写得更明白了。说她自此作出许多万人不及的浪态来,哄得男人们迷离颠倒,令贾琏和贾珍这种风月惯了的人也想不到尤三姐竟如此无耻老辣。

说她是刚烈女子,似乎也有道理。

一是,她不想被人摆弄自己的命运。

在尤二姐提出要给她说亲的时候,有过一段在当时看来非常大胆的言论:终身大事,一生至一死,非同儿戏。我如今改过守分,只要我拣一个素日可心如意的人方跟他去。若凭你们拣择,虽是富比石崇,才过子建,貌比潘安的我心里进不去,也白过了一世。

这段言论,一直以来都被无数人认为,是大胆追求自由恋爱的宣言,因此,人们就在淫荡之外,对尤三姐有了一点另眼相看——何等勇敢的女子啊!

二是,当柳湘莲悔婚时,尤三姐不辩解不低求,选择自刎而亡。令柳湘莲后悔不迭,赞她是刚烈贤妻。有了柳湘莲这一句话,后来就更多读者认为尤三姐是刚烈女子。

我认为尤三姐的确是勇敢女子,她始终在和命运作对抗,但自刎真的代表她刚烈吗?我却觉得不。

柳湘莲赞她是刚烈贤妻,那是庸常男人一贯的自恋。他把尤三姐的自刎当作对他表忠心,认为尤三姐爱她爱到心甘情愿为他死,多么自以为是的男人啊。关于柳湘莲的自以为是,回头专门写一篇。

其实尤三姐的自刎和尤二姐的吞金自杀一样,是她们最终看清并承认——这命运,不管她们选择逆来还是顺受,都最终拗不过,所以她们缴械投降了。

所以其实根本不必去争论尤三姐到底是荡女,还是烈女,我觉得那都不是她。放荡和刚烈其实都是她无奈的对抗手段而已。

抛开所有的表象,尤三姐,不过是一个渴望过寻常生活,却始终不能遂愿的可怜女子罢了。

我非常认同马瑞芳教授在品读《红楼梦》时的一句话,她说尤三姐的故作放浪其实是一种很可怜的心态。

尤三姐有不放荡的资格吗?没有的。至少从她选择依靠贾府时,她就失去了这种资格。

在《红楼梦》中,贾珍是个什么人,贾珍有什么样的势力,大家都很清楚,那是一个连秦可卿都不放过的人啊。

可尤家姐妹是什么人呢?那是败落到了无以为生,只能做寄生虫,成为挂在贾珍身上的一颗扣子的人,而已。

可,想凭借做颗扣子,分得别人的一点钱,哪是那么容易的事,那是要用尊严换的。刘姥姥进府求个接济,尚且有那么多辛酸,更何况尤二姐尤三姐这种只有美貌没有社会经验的少女?

成为男人的玩物是尤三姐的宿命。

终究不过弱肉强食。

终究不过,你想要得到点什么,就总要失去更多。

所以只要尤二姐和尤三姐动了想花贾府钱的心思,那么她们此后的命运就只有任人捉弄和百般挣扎。还是要多说一句,人,终究靠自己,才能更自由,既想花别人的钱,又想被人看得起,永远是奢望。

尤三姐曾对尤二姐说:“咱们金玉一般的人,白叫这两个现世宝沾污了去,也算无能。”这句话里既有她的后悔,也有她的无奈。

于是面对着这种后悔和无奈,尤三姐选择了一种匪夷所思的对抗方式。

书中如此写:

“那尤三姐天天挑拣穿吃,打了银的,又要金的;有了珠子,又要宝石;吃的肥鹅,又宰肥鸭。或不趁心,连桌一推;衣裳不如意,不论绫缎新整,便用剪刀剪碎,撕一条,骂一句,究竟贾珍等何曾随意了一日,反花了许多昧心钱。”

又对姐姐和妈妈说:“不知谁生谁死,趁如今我不拿他们取乐作践准折,到那时白落个臭名。”

我每每读到此处,心内都替尤三姐觉得凄楚。

那是一种多么绝望的反抗啊,自损一千,也不过杀敌一点皮毛。尤三姐早知自己终究是死,破罐子破摔,拼了自己的一条命,舍去自己的尊严、名声,妄想能改变命运投掷在她和贾珍身上的不公平,到头来也只不过换来对方多花一点冤枉钱而已。

自主选择柳湘莲,其实是尤三姐绝望中的最后一次抗争,她特别想以此证明,她的人生她自己可以说了算,但还是失败了。

她选择死,当然不是为了爱情,而是一种最深的无奈,最彻底的绝望——认命了。

曹雪芹创造尤二姐和尤三姐,其实是殊途同归。

他用尤二姐的天真软弱拎不清和尤三姐的放荡不羁豁出去,同时向我们证明:生活在那样一个时代里,作为一个底层女子,无论怎样抗争都是没有用的。

悲剧不管拐了怎样的九曲十八弯,它终究会降临。

曹雪芹真是刻骨的苍凉啊。

只有尤二姐你会觉得或者安慰自己,她的惨,是不懂得反抗才酿成,可是有了尤三姐,你就再也做不了梦,只能承认,原来那不是尤二姐无用,而是命运无常,无从抵抗。

于是满腔话语,到头来好像都不如一句“唉”,来得贴切。

但其实也没必要一味悲观,不想走入尤二姐尤三姐的悲惨境地,当然是有办法的。那就是会选择——永远不要抱觊觎和侥幸的心理,踏实一点,去选择自己能掌握的命运。

本期作者:林宛央。潇洒派生活者,畅销书作者,未来知名编剧。一个不走千篇一律的人生,却过得比谁都潇洒的姑娘。忌矫情,治拎不清,喜欢你的不盲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