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美院长示范人体写生咋就让网友沸腾了?

原标题:川美院长示范人体写生咋就让网友沸腾了?

最近四川美术学院院长亲自为学生示范写生引发了热议。原因不是因为院长示范的轰动效应,而是示范的是人(裸)体写生。

一时间,评论区里众说纷纭,甚至有人说“艺术就是流氓!啥不能画,非要画不穿衣服的!艺术就是渣渣!”

看到自己的示范画裸体成了议论的焦点,川美院长表示“不可思议”。的确,自上世纪20年代,刘海粟们冲破世俗观念,大胆使用裸模以来,已近百年时间,然而艺术与色情仍然存在着如此大的争议。

绘画作为一门艺术,该不该画裸体原本不是问题,只要是符合审美,能表达美感的作品皆为艺术,西方古典雕塑、绘画艺术莫不如此。

虽说中国古代观念对于人体的保守造成了我们对人体艺术的排斥,但是那些流传千古的“春宫图”却也说明中国古人在人体与艺术方面存着的矛盾。

文明的交流让我们学会接受人体艺术,传统观念又让我们本能的排斥在大庭广众之下展示的裸体。这应该是观念上冲突,文化上的碰撞。

而这样的观念变化也与宣传有关,因为我们极少会将艺术当作美来宣传,除了美术作品展览外,哪怕是媒体报道中涉及了人体艺术图片,都会在敏感部位打上“马赛克”,就算是破坏了整幅图的结构也在所不惜。这无疑让人产生疑问,什么是艺术?艺术作品为什么要打码?到底是在怕什么?

这种疑问也无疑也会误导公众,人体艺术并不美,它需要被遮掩。不过是色情还是艺术却在于观众的角度,有人从裸体画中看到人体美,也有人从裸体画中看到了性冲动,那么是该怪艺术作品还是该怪看的人?但是当宣传中的“打码”无疑会助长了观赏者的猥琐。

现在“野模”盛行也是不争的事实,她们或当模特,或招揽皮肉生意,根本不分艺术与色情,完全是为金钱服务,因此也在舆论上也混淆了艺术与色情的本质区别。

所以,院长写生引争议并非是不可思议,而是提醒我们需要净化艺术的殿堂,什么是人休艺术?那些出格的“人体行为艺术”又算不算人体艺术?这些都应该有一个标准,只有正经的宣传才能让人们的观念回归正确的轨道。

至于说绘画为什么要画裸的质疑就有些可笑了,照这个说法是不是就应该规定,所有画家都应当只准写意或者抽象手法,如同都用毕加索的风格,看谁还能认得出画的是裸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