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课推荐】《西游记》导读|张怡微

原标题:【新课推荐】《西游记》导读|张怡微

七模新课推荐

之 《西游记》导读

这学期,中文系的人气才女老师张怡微在第一模块开设“《西游记》导读”啦!这一本家喻户晓的长篇章回体神话小说陪伴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童年,这一次重新去读《西游记》原典,会有一些什么不一样的发现呢?就让张怡微老师带领大家读出《西游记》中的人生百态吧。

张怡微

教师简介

张怡微,1987年生于上海 ,复旦大学哲学学士、文学硕士,台湾政治大学中文系博士,复旦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讲师,创意写作MFA教师。上海青年作家,《西游记》研究学者。作品曾获时报文学奖短篇小说组首奖、联合报文学奖短篇小说组评审奖、台北文学奖散文首奖 、紫金“人民文学之星”散文大奖等。著有长篇小说《细民盛宴》、《你所不知道的夜晚》,中短篇集:《樱桃青衣》、《哀眠》,以及散文集:《云物如故乡》、《都是遗风在醉人》,随笔《情关西游》等。

对话

《西游记》与人生

复旦通识教育 对话 张怡微

Q

《西游记》作为一部家喻户晓的古典名著,同学们平日接触的多是经过改编的作品,本课程将会阅读原著,是否会有什么不一样的体验?

张怡微:

我们读的是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的百回本《西游记》,这是大家最熟悉的版本。大家好像对《西游记》很熟悉,但是真正读过《西游记》原书的人并不很多。大家接触较多的各种版本的改编,影视作品或是连环画、游戏、戏曲。大致的情节,大家通常都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在阅读中会有一些疑惑。比如说“为什么孙悟空那么厉害,但取经队伍的核心是唐僧”、“为什么孙悟空在大闹天宫时期这么能打,走上取经之路,反而打不过妖怪?”其实这些疑惑都是影视剧的改编造成的问题。如果回到《西游记》原著当中,我们就会发现这些并不是问题,书中明明白白地告诉了你答案。因此我觉得重新读《西游记》是一个机会,让我们真正地去了解《西游记》本来的面目

Q

您作为《西游记》的研究者,有着怎样的视角和发现?

张怡微:

我本来的研究方向是明末清初的《西游记》续书,《西游补》、《续西游记》、《后西游记》等等,而非《西游记》原著。先前因为上海古籍出版社的编辑希望我能对《西游记》的原著写一点小文章,所以才有了一些机会分享读《西游记》的经验。成年以后读《西游记》给我非常大的震撼,书中蕴含的很多人生的道理小的时候看不懂,现在却能感受到奥妙。可以举几个例子:

比如说观音菩萨、弥勒菩萨、如来都教孙悟空一招叫“许败不许胜”。在我们小的时候很难理解这种“不能赢”的世界观。我们从小被鼓励一定要赢,每一次考试都要考第一名。但是《西游记》给我们的启示是,如果你有一个终极的、更远大的使命在前,某一战的输赢其实并不重要

又比如说取经人的感情问题。《西游记》最大的感情问题就是孙悟空对唐僧的感情。在小说里,我们怎么判断一个人的感情呢?我们可以留意人物的眼泪。以取经人的眼泪为例,我们会发现唐僧的哭大部分时间是哭自己,而孙悟空的哭一半以上是为了唐僧。孙悟空两次被唐僧赶走其实都是撕心裂肺的,被叫回去的时候还会说“我要跳到河里去洗一洗,因为身上有妖气师父不喜欢”。但孙悟空有的时候很负气,比如有一次盘旋在空中说“我走是有处过日子的,而你无我去不了西天”,但最后他还是掉转头来做回了一个最忠心耿耿的队友。团队的合作,成员彼此之间的信任、妥协,其实都是指向很复杂的人生问题的,所以重读《西游记》,会发现《西游记》与人生的关系,会发现小时候很多看不到的东西。

再比如说关于《西游记》当中的死亡的暗示也值得我们细细体味。《西游记》的主题中蕴含度亡的目标,三藏是谈天、说地、度鬼,而唐僧的任务是要普度众生。骆玉明老师的《游金梦》当中也有一篇文章叫《猪八戒与棺材》,说猪八戒在《西游记》当中起码四次提到给唐僧买口棺材就散了类似的话,贯穿取经之路始终。而猪八戒和尸体的关系有很密切。《西游记》中的梦,许多也与死亡的暗示有关。孙悟空走出花果山,是为了求不死,后来他的确长生不老了,却依然有复杂的人生滋味。不死就是最大的幸福吗?我们如何面对死亡?这其实都是哲学的经典议题。

Q

您会将《西游记》的古典文本纳入现代进行诠释,以活化《西游记》的多元价值。那您认为《西游记》对于今天的我们来说有着怎样的多元价值呢?

张怡微:

文学作品的流衍有自己的命运,经典化也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历程。《西游记》很适应技术时代的改编,和多重工具的观看和诠释,吸纳各行各业的人都参与到其中。另外一方面它提供给我们一种看待人生的方式,《西游记》也是历经几百年的考验,不管什么年龄阅读都能够有所收获。我自己受《西游记》影响很大,它可能是真正改变我命运的一部古典文学作品。在书中会有一种特别神秘的力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让我对自己的人生产生反思,这是中国文学和文化的魅力。我们知道九九八十一难,每一个难其实都是取经人的心魔。比如说火焰山那一回的火就是孙悟空自己在大闹天宫时从太上老君的炉子里踢下来的天火,所以他才愿意去和铁扇公主求芭蕉扇。他为什么要求情?因为他知道这一难是他自己布下的。这也很像我们的人生。自己的心魔,只有自己去面对、克服它。但是这个启悟的过程很漫长,所以很难说它提供了一个特定的价值。我希望能够给不同专业的同学们一点力量,让他们知道,人生的面向不是单一的,如果遇到困惑的事情,也许可以到文学的世界里来看一看。或许能有一瞬间,想起《西游记》当中的某一个段落,能够获得鼓励。我觉得这就是经典阅读很重要的一个价值。

Q

西游记作为四大名著之一,有什么独特的地方?

张怡微:

《西游记》确实有很多独特的地方。《西游记》当中很多人都有来历,但只有孙悟空才有完整的童年。这种书写包括了教育、饮食、交友等等……它是非常经典的儿童书写的文本,有很美好的童心,也有儿童的困惑。比如说对死亡的焦虑,孙悟空第一次哭就是因为觉得我的日子怎么这么好过,但是我还是要死的。这时候有一个年长的猴子就跟他说,要想不死的话,呆在花果山是不行的,得要出去求长生不老之道,所以他离开花果山洞天福地是为了求长生不老之法。“洞天福地”就写在花果上的外面,但他进进出出花果山却一点感觉也没有,非要出去寻找长生不老。孙悟空的这种想法和行为就好像小孩经常问一些很深刻的哲学问题,也好像小孩有许多的不甘心、不服气。这种书写其实是很特别的,因为我们中国古代小说当中会有神童、儿童神,但是与儿童日常生活有关的书写还挺不多见,但《西游记》有。

Q

您对选修这门课的同学有什么样要求或者期待吗?

张怡微:

我希望他们读原著读得再细一点不要受网络上的各种分析的影响而要从文本中找证据

我也比较希望在跨文本的地方,同学们能够展开一些讨论。上学期有一位同学找了一部日本翻拍的西游记的电影,讨论日本人是怎么改编的《西游记》的,唐僧为什么是女人来演的,这会很有意思。

我也努力地希望课程能够和创意写作结合在一起。因为我是中文系创意写作MFA的教师,创意写作是一个舶来学科,我认为明清小说的续书就是中国的创意写作。改编的人既是读者、也是作者,有着双重身份,我们经由改编的作品或者说续补的作品,可以看到原著当中我们原来没有发现的东西。比方说《西游补》就提醒我们唐僧怕山。《西游记》当中每到一座山唐僧就说会有妖怪,这个时候孙悟空就会教学相长,和唐僧说一段心经宽慰他。《西游补》当中说到要去找一个法器叫驱山铎,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改编。比方说南海观音是《西游记》当中最重要的救援系统,可是续作改编中观音已经很少现身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情况?为什么取经人越来越依赖于自救?这一定是跟改编者的意图有关的。

此外我确实也期待能让同学们自主创作,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当然希望学生参与改编。如果同学愿意以这样的方式来做课堂报告的话,我肯定是很欢迎的。

欢迎评论、转发和关注哦

微信号:复旦通识教育

关注课程建设与学生学习

联系邮箱:fdge@fudan.edu.cn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