颠覆作为一种风格——陆军数码水墨之我见

原标题:颠覆作为一种风格——陆军数码水墨之我见

长期生活在中国南端美丽小城珠海的陆军,已经在实验艺术的道路上行走了很多年,尽管他一直在用摄影作为表达工具,但我还是很难把他称之为“摄影家”,因为他的作品,总是以观念为先导,在寻找奇异效果方面,在试图建立另类的观看逻辑方面,他一直在顽强地工作。陆军几乎在一开始工作的时候,就无视摄影的“本质”之一,也就是摄影的纪实性。但是,陆军的活动又一直在摄影界,结果是,他很难归类。当纪实摄影如火如荼开展的时候,他冷静而超然地从事着个人的实验,比如把剥了皮的青蛙“摆”成性感的样子,以期产生让人惊恐的视错觉。后来,摄影技术发生了一场革命,传统摄影方式一步一步地让位于数码成相,以至于到了今天,数码已经成为最主要的图像摄取手段,而把传统挤到了发誓信仰药水胶卷和相纸的老派摄影家那里。

《清风不解意》 陆军

数码成相的一个直接而无可挽回的结果是,摄影的门坎变得无足轻重了,从前那种让摄影自豪的成相秘密技术,不再发挥作用,任何人,只要愿意,几乎可以马上成为“摄影家”。另外一个结果则是,摄影纪实所带来的真实感也荡然无存,数码技术轻而易举地制造了一个又一个逼真的表象,而让摄影无地自容。

《白龙马》 陆军

《禅荷No:1》 陆军

有意思的,陆军凭着一种直觉,发现数码所颠覆还不仅是摄影,甚至不是摄影,而是另外的东西,比如说绘画,尤其是水墨画。当他在水中观察墨迹的泛滥与渗透时,他发现了一种与水墨韵致相一致的视觉呈现。本来,这一呈现是纸笔墨水四者的结合,贯注其中的是一种水墨精神,但现在,陆军却通过物理的方式,达成了一种表面化的精致,而几乎与水墨相等。但这一回陆军所呈现的是真实的墨在真实的水中的弥漫,然后再通过影像媒介而凝固其效果,从而达成一种风格。现在的问题是,这风格是制造出来的,而不是描绘出来的,是数码时代的一种创举,同时又是一次发现。结果是,颠覆成了一种风格,而让水墨还原为物质,只是,这一次是关于视觉的物质,而不是视觉本身。

《传说》 陆军

我不知道陆军还能够在这条数码水墨的道路上能够走多远,其实这不太重要,重要的是,陆军的实验提醒我们,在数码已经成为视觉呈现的主要手段的今天,数码本身究竟意味着什么?

答案一定有很多,我们不妨把陆军的实验看作是诸种答案的一种。

《穿越》 陆军

《 风动、水动、心动》陆军

《风生水起静无声》陆军

《云开空自阔》陆军

《穿越千年的等待》陆军

《乐动我心》陆军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免费获取
今日搜狐热点
今日推荐